南亞之旅 第三章 (Death in Nepal)

第二天早上友人決定陪我去「帕斯帕提那神寺Pashupatinath」,這真的非常感謝他,因為他早就去過帕斯帕提那神寺了!完完全全就只是陪筆者去。
這一天我們決定走路到帕斯帕提那神寺,沿路看看真正的尼泊爾。一早我們當然不能放過一杯溫暖的尼泊爾奶茶,這就是尼泊爾的傳統啊!
在尼泊爾的每個早上都可以喝到,但是在尼泊爾當地人並不習慣在早上吃東西,所以尼泊爾奶茶就是大家能量的來源。

老板很忙的。

兩個外國人拿著大相機,在這裡確實還挺顯眼的!

其實這感覺就想我們在美而美吃早餐的感覺一樣,但是在台灣北部大家都是各扒各的飯,在這裡大家都會邊喝邊聊天。

沿路就是就是邊拍照邊走,其實這也是很有趣的體驗,畢竟這些地方,其實並不是一般觀光客會走的地方,但是可以看到尼泊爾真實面的一種體驗。

沿路的風色

尼泊爾的電影和寶來塢的電影可以在路上看到宣傳廣告,但是筆者我根本找不到電影院。

由於當地大部份的地方其實並沒有柏油路,所以常常車子開過去都是塵土飄揚,因此在這裡走我們都是戴上口罩或用圍巾遮住鼻口,這這在之後印度會更加嚴重。

看不出是池子的池子

尼泊爾的古蹟是充斥在每一個角落的,沒有住上一年,你是無法發現所有古蹟的~

清晨的道路上,最真實的尼泊爾!

在尼泊爾並沒有靠海,唯一的魚類是來自河川、湖裡的淡水魚,但由於尼泊爾是屬於完完全全的印度教國家,所以當地的華人都說,這裡的魚都吃人肉!但筆者覺得其實是被誇大了!

尼泊爾傳統的油炸糕點,甜又油膩,並不算好吃。

一位尼泊爾爺爺帶著孫子,小朋友很可愛~

含飴弄孫!

尼泊爾的水果很便宜,但是大多都來自中國或印度

傳統的尼泊爾雜貨店

尼泊爾的生活水平非常差,仔細想想市中心就是已經那樣的不可思議,在裡能有多好!

牛到處都是,在尼泊爾、印度你真的要習慣!

沿路的牛和風景自請大家自己體會了!

這樣的沙塵,連尼泊爾當地人都受不了,一位婦女用著頭巾遮住口鼻,可見這裡空氣品質糟的可怕。

拍牛中

垃圾每一個轉角都是,由於這時筆者還是第一次造訪南亞的國家,對這種景象仍然無法習慣。

看到回巨木時才想到,這裡的海拔

可樂廣告穿梭在尼泊爾的街道上,可口可樂的廣告一律都是找一位當地美女,拍張喝可樂的照片,很沒創意,但很有效。

特別教育的學生

走著走著,我們和一家書店跟書店老闆聊了起來,我們聊到尼泊爾很多方面的問題,他是一位英文老師,他對於尼泊爾的政治體制相當不滿,他曾經出國留學過,但因為畢竟尼泊爾還是他的國家,最後他還是回到尼泊爾教育下一代,這種節操真的是很可貴的,畢竟我身邊的朋友很多都出國留學,定居國外了!只有筆者乖乖留下來當兵,而尼泊爾人的「窮卻過得快樂、人窮志不窮」確實深深地感動我!

我跟他說「我們有錢,但我們並不快樂,而尼泊爾人的快樂正是我要學習的!」

和這位好老師交換E-mail後就繼續往帕斯帕提納神廟前進。

終於抵達了「帕斯帕提納神廟」

牛還是到處可見

這裡就是「帕斯帕提納神廟」,這裡其實就相當於台北的第一賓遺館,沒錯,這裡就是火化死人的地方,這裡與瓦拉納西不一樣的地方,就是這裡把賺死人才撐推到一個最高境界,而且在這裡可以拍照,只要你付上台幣500Rs你就可想有絕對的特權,不用脫鞋子,可以拍照。

介紹一下「帕斯帕提納神廟」

帕斯帕提那寺(尼泊爾語:पशुपितनाथ मन्िदर,拉丁化:Pashupatinath),又稱帕斯帕提納神廟,是坐落於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東部巴格馬蒂河畔的一座印度教寺廟,是印度次大陸四大供奉濕婆的寺廟之一,修建時間可追溯至公元400年。1500多年來,絡繹不絕的朝聖者來到帕斯帕提那寺,瞻仰他們心中偉大的濕婆神像。

神話傳說

濕婆林伽
帕斯帕提那寺是加德滿都最古老的印度教寺廟,不過關於這座寺廟建成的確切時間卻無人知曉。但根據《室犍陀往世書》中的「Nepal Mahatmaya」與「Himvatkhanda」章節所述,一天,濕婆在祂位於岡仁波齊峰的宮殿中待厭煩了,於是就去尋找一個藏身之處。祂發現了加德滿都山谷,然後就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逃出了宮殿,並在山谷中定居。祂在當地以帕斯帕提——眾生之主的名字而聞名,之後其他神祇發現了祂的藏身之處,於是就去引祂出山谷。於是祂將自己化身成一隻雄壯的鹿,在其他神祇請求祂幫忙時,祂不願意提供幫助。如果濕婆不答應祂們的請求,祂們就會使用武力。毗濕奴抓住祂的鹿角,鹿角斷裂成了碎片。毗濕奴建立了一座寺廟,並在巴哥馬蒂河畔用碎鹿角做成了林伽。隨著時間的流逝,寺廟被埋在地下並被人們遺忘。後來,一頭奶牛秘密地將奶灑在了土堆上,接著飼養奶牛的牧人就在土堆周圍挖掘,最後他們發現了失蹤的林伽,然後就再次建起了供奉濕婆的寺廟。

宗教意義

帕斯帕提那寺是供奉印度大神濕婆(尼泊爾語中稱為帕斯帕提,即獸主)的寺廟中最神聖的一座,印度教最重要的節日濕婆誕辰節(Maha Shivaratri)就在這座寺廟中慶祝。只有印度教的信徒才被允許進入帕斯帕提那寺,而那些不是信徒的遊客只能在巴哥馬蒂河(Bagmati)對岸遠遠地觀望寺廟。這里也是帕斯帕濕婆派聖地(獸主派)。
在寺廟附近的巴哥馬蒂河畔,坐落著尼泊爾最大的火葬場阿里雅火葬台(Arya Ghat),在加德滿都及周圍地區尤其常用。火葬前,死者的長子會在河邊剃光全身毛髮,走進河中淨身,舉行簡單的儀式後,用白布包起死者的遺體,然後在河邊的平台上搭起架子火化,焚燒後的骨灰灑入河中,而長子還需吃齋禁慾13天[1],因為他們相信這樣做,死者的靈魂才能離開軀體,融入神界。

正在火化,在這裡火化的地方代表了不同的階級,這有遮棚的就是給貴族專用的!典型的種姓制度。

建築結構

帕斯帕提那寺佔地2.6平方千米,是塔式建築,主體建築和附屬建築群的主要元素是方形結構,主體建築四邊對稱,具有大型屋頂,屋頂為雙重檐,四面斜坡,其雙重檐為銅製,表面鍍有金層,塔頂也是金制,具有宗教象徵意義,木雕浮屠裝飾精美。寺廟有四個大門,門表面鍍滿銀片。西門外有南迪(Nandi,濕婆的坐騎公牛)雕像,雕像表面也鍍有金層。濕婆神像是由黑色石頭雕刻而成,高及周長均約為1.8米。

各式各樣印度神的畫像

再來要講講這了!我到解說員和我說道,這是大麻!我其實原本來就有點懷疑,這盆奇怪的植物,沒想到不出我所料,就是大名鼎鼎的大麻啊!

後面會再跟看官們好好談談尼泊爾的「大麻」

歷史

寺廟的祭祀活動自馬拉王亞克亞西·馬拉(Yaksha Malla)的時代開始[6],祭司是來自南印度的婆羅門。此傳統應該是在公元6世紀由聖人商羯羅開創,表面上是為了停止寺廟中很普遍的人祭,實際上是通過鼓勵文化交流使大印度(Greater India)思想得到傳播,使印度達到統一。他的方案在印度的其他寺廟中也被推行。與印度不同,那時尼泊爾的主權在幾個世紀中從未被外敵奪走,這時由於她被強大的踞喀兵軍隊保護。

然而馬拉王很尊重商羯羅的請求,並任命其為受人尊敬的印度教祭司。
還有一種說法,帕斯帕提那寺是印度祭司們的住所,因為當國王逝世後,尼泊爾全國的百姓一年中都不能進行任何宗教活動,而要為故王服喪一整年。由於寺廟必須永遠受人敬仰,印度祭司也會進入寺廟以保證

帕斯帕提那寺不受破壞,即使是在全國服喪期間。
還 有一個特別之處就是寺廟中只有4名祭司能觸摸神像,而且祭司均需來自南印度。然而,由於尼泊爾於2009年發生了歷史性的革命,尼泊爾的君主制已被推翻, 隨著民主化進程的推進,尼泊爾籍的祭司們稱他們更適合守護神像,因為他們與南印度祭司有著同樣淵博的學識,而且他們對加德滿都獨特多元的文化更為了解,而 這正是南印度祭司所缺少的。

祭司
帕斯帕提那寺中的婆羅門被稱為Bhaṭṭa,而祭司長被稱為Mool Bhatt或Raval。祭司長只答覆尼泊爾國王的問話,並向國王定期報告寺廟的問題。這些進行表演的祭司全部來自南印度,而這些祭司中,最知名的一位是帕德瑪納巴·沙斯特里·阿蒂加祭司長(Raval Padmanabha Shastri Adiga,1927年-2005年)。他從1955年開始擔任祭司,1967年成為祭司長。在任期內,他首次使用寺廟資金用於當地的發展。1993年退休後,他回到了故鄉烏杜皮。

2009年騷亂事件寺廟的祭司長自馬拉王時代就均由南印度人擔任,而這一點與寺廟中未證實的腐敗問題成為尼泊爾人心中的癥結。

2009年1月,在寺廟的祭司長被強行辭退後,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領導的政府「精心挑選」並任命了一名尼泊爾籍的祭司長,但並沒有按照適當的程序實 行。此任命受到了寺廟中Bhandari們的非議,他們稱自己並不反對此任命,但反對沒有按照適當程序進行的任命。法庭上,由於此任命決定遭 到如此質疑,最高法院否決了此任命。

然而,政府無視這一裁決,繼續這一任命決定,於是這種缺乏透明度的做法導致了公共暴力和抗議事件。尼共(毛主義)領導的半武裝組織共產青年團(YCL)襲 擊了抗議者,導致多人受傷。立法者和反對黨激進分子也加入抗議者的行列,他們稱他們會支持Bhandari們和其他抗議者。而政府依然無視這一事件,繼續 其任命決定。

不過,當印度人民黨穆拉亞姆·辛格·亞達夫(Mulayam Singh Yadav)表達其不滿情緒後,而印度知名人士葛溫達·阿胡加(Govinda Ahuja)、阿米塔布·巴沙坎以及安尼爾·安巴尼也由於騷亂不能參觀寺廟,政府迅速撤銷了其決定,並使印度祭司復職。
by wiki

以下有先照片可能會讓部分人感到不適,請斟酌觀賞。

我們首先到對岸,因為從對岸看火葬儀式會比較清楚

除了火化區,我們都可以自由參觀。

生殖之神,在「斯帕提納神廟」感覺特別奇怪,但印度教其實對性都保持著很開放的態度。

對面是觀光客不能進入的區域

我換上了長鏡頭,拍攝這令人沈重的畫面,最真實的生離死別。

旁邊的那位男士正在進行淨身的儀式。

這位婦女的哭叫聲驚動到我,因為在印度教裡,對死者的不捨,會讓死者靈魂徘徊於人間。

等待淨身儀式的大體

相當沈重的畫面

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在這裡人們不畏懼死亡,因為對印度教徒來說,死亡是另一個開始,而家人最後還是會再次相聚。

看完沈重的景象後,嚮導帶我去看所謂苦行僧,但事實上這裡的苦行僧,其實大部份都是假的,真正的僧侶並不會和觀光客收拍照的錢。

這裡有一些建築,是給瀕死的人居住的,就像是醫院裡的安寧病房,感覺就像是在賓遺館旁邊建安寧病房,最有趣的是,很多人覺得自己要死了,就會自己跑來這裡住,住一段時間

發現沒有什麼問題,又走了!說真的這種對死亡的態度,令筆者敬佩又稱奇!

你能想像一個火葬場旁邊居然可以洗澡嗎?這種百思不得其解的情景,讓我清晰的瞭解,我已經不在我熟悉的台灣了!

這是尼泊爾!!

大型的鐘,上面刻滿了天城文的經文,每一是敲響,代表念頌一次又一次的經文。

「大麻」在尼泊爾可說是隨處可見的植物,就如同野草一般,但是在尼泊爾吸食大麻一樣是不合法的行為,但是對當地所謂的苦行者,是被允許的,而理由是「讓修行者吸食大麻,可以降低他們的痛苦??」

雖然我個人是認為,這裡的苦行者大多都是假的,大部份都打扮得非常有特色,吸引遊客拍照留念,以收取小費,而且其中不少所謂的「苦行者」吃得相當豐滿,令我深思,這些難道都是一場作秀?

之後遇到一位俄國女生,她身上就帶了不少所謂的自製大麻,由於尼泊爾政府相當腐敗,因此外國觀光客,可以輕鬆地買到各種不同的大麻,尼泊爾真是不擇不扣嬉皮的最後勝地阿!

下面幾張照片筆者就多加解釋,賞圖

這裡有一座福利院,是德蕾莎修女建立的,這種偉大的精神,令筆者十分敬佩,後面筆者會在介紹這位偉大的女士,之後在加爾各答我參觀的德蕾莎修女的遺址。

回到原處,這裡有一座廟是非印度教徒不可入內的,裡面有一隻金牛。

嚮導帶我到上面偷拍照。但其實什麼都拍不到…

離開前最後一張照片

Kathmandu

回程因為筆者和友人都有些疲憊,所以就坐車回去,不再走路了!
回去旅館後,休息一下,就繼續探索這座古城了!

往著昨天相同的路走著,感覺與第一天抵達加德滿都有很大的不一樣,習慣了味道、髒亂、凹凸不平的街道,有了更多的心力去發現,腳下的驚喜。

羊的頭骨

Kathmandu

放路雞

Kathmandu

看不懂卻很有感覺的招牌

Kathmandu

宛如時光隧道的社區大門。

Kathmandu

其妙虛幻的城市

Kathmandu

當地人吃不太起卻少數允許食用的雞肉。

Kathmandu

再來就請看官們賞圖。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傳統點心,沒嘗試。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到處都是的廟宇

Kathmandu

古蹟被破壞

Kathmandu

Kathmandu

在一個轉角內又發現一個較大的廟宇,再者裡「廟」就像是公園一樣的,孩子在這裡嬉戲,老人、婦女在這裡談天。

Kathmandu

換一顆鏡頭繼續拍照,以下圖片無注解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這裡看到一個很歡樂的畫面,一對白人夫婦帶著小孩來這座「尼泊爾式公園」,大地的小朋友與這位西方小女孩玩在一塊,這樣有愛的畫面真的很難得,為什麼我要說難得?

一般傳統中國、台灣的家庭,根本不太可能帶小孩子來這種國家,更不用說讓自己的孩子與我們所謂「落後國家」的孩子一同嬉戲,一句實話,大多台灣、中國的年輕人與老人都仍然有著一些深根地固的奇怪觀念,歧視印度人、尼泊爾人、東南亞人,對自己的小孩更是像皇帝一般的照顧,怎麼可能放心讓自己的孩子來這種國家,甚至和當地的小孩一起玩,這是不可能的,中國多虧了一胎化政策,小孩子跟皇帝一樣寶貝,那我們台灣人呢?

你可以反駁我,但我問你?

你會帶你孩子來尼泊爾、印度嗎?

西方人做得到,為什麼我們不行?

別說我們台灣人沒有種族歧視

Kathmandu

語言不通也可以玩在一起,小孩子的世界不分膚色、不分種族。

Kathmandu

離開神寺後我們繼續探索街道上的美麗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Kathmandu

最後我們到了當地的傳統市場,尼泊爾、印度、斯里蘭卡的蔬菜非常的便宜,都是以一公斤來算的,往往一公斤的菜,只要台幣十塊、二十塊就有。

Kathmandu

香料買賣

Kathmandu

各種不同的薑與大蒜

Kathmandu

Kathmandu

這魚乾的味道令人後退兩步,但魚乾是不靠海國家,魚類來源的方法之一。

Kathmandu

水果香料各式各樣很多我連見都沒見過,回程我買了一些收納袋和求生用品,並且訂了一個80美金的奇旺國家公園行程,共五天四夜

Kathmandu

今天就這樣結束了!明天友人會回台灣,而我會一早出發到奇旺國家公園,而明天會更精彩!

Kathmandu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