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六章 (Pokhara in Nepal part 1)

波卡拉是我第一次體驗尼泊爾陰雨綿綿的地方,波卡拉的天氣真的分常涼爽,但都不會冷,整個城市又被喜馬拉雅山脈環繞,如果再加上瑞士的建築,就很難與北歐景色難分秋色,對於這種世外桃源,很難想像尼泊爾最有名的傭兵「廓爾喀勇士」的故鄉就在這裡,我之後會參觀大部分的景點,來這裡其實可以租摩托車,帶約200-300盧比就可以租上幾天,接下來的幾天筆者我都會騎車遊波卡拉。

當天抵達波卡拉時是下午一點,背著重得要命的隨身物品,我在下車時滑了一下,手撐著沒事,但是身邊的當地人馬上跑來關心我,深深感受到波卡拉人的友善,第一天住了一間民宿,老闆很友善,在巴士站招呼遊客,他說他載我到民宿,喜歡再住,不喜歡富他50盧比的車資就好,就這樣我就被帶過去了,我第一天住的房間兩床一衛浴,350盧比,台幣100多,先住上一天。

東西卸下後就到主要幹道上閒晃,找東西吃。

Day of Nepal

這裡的巴士有兩種,有種是收費較高給遊客座的巴士,另一種就是這種巴士,人多到可怕,但是外觀都很特別!

Day of Nepal

其實波卡拉,整座城鎮是圍繞這這座費瓦湖,可以來這邊划船,但筆者沒空做這麼無聊的事,而滑翔翼和登山,筆者也因為時間不足而作罷。

Day of Nepal

波卡拉曾是西藏和印度之間重要的貿易通道,該地曾被卡斯基人統治,後來又被沙哈王朝統治,波卡拉周圍的大山還有中世紀的遺迹。1786年沙哈王朝將其納入自己的版圖,從那時起波卡拉逐漸變成了加德滿都和久姆拉,西藏和印度之間的貿易重鎮。

1959年至1962年間,西藏局勢動蕩時期,有約30萬藏民逃至尼泊爾,其中波卡拉附近建立起數個難民營

Day of Nepal

波卡拉(尼泊爾語:पोखरा 意為:「湖城」)是尼泊爾西部發展區、甘達基專區和卡斯基縣的治所。是尼泊爾第二大城市,人口約20萬,位於尼泊爾中部,加德滿都以西198公里。波卡拉以雪山和湖泊等自然景觀成為尼泊爾著名的旅遊勝地。歷史上曾是西藏和印度之間重要的的貿易中轉站。

尼泊爾和大吉嶺本身就有相當多藏族移民到此,也在這裡建立的一定的地位,諷刺的是藏族近年來的衝突並沒有影響尼中關係,畢竟國與國之間沒有所謂的真正友誼,只有實質的利益。

Day of Nepal

山寨7-11

Day of Nepal

幾天下來甚麼食物都吃不慣的筆者忍不住跑去吃日式料理,menu一翻開沒有生魚片、軍艦壽司並不意外,但是居然有牛丼定食,看在非常非常貴的價格上,相信不會太難吃,結果我錯了!

味噌湯單點要90盧比,三十塊台幣

Day of Nepal

牛丼一上來筆者臉都綠了,台幣一百多塊的定食就這樣?

吃下一口後更是傻眼,跟嚼橡皮一個樣,加五味粉和醬油勉強吞了下去。

再點了杯可樂漱漱口,沒想到帳單來了軍然要價560盧比,營業稅+政府稅要30%

下次別跟著日本人後面走,他們跟英國人和美國人、加拿大人一樣,味蕾殘障…

吃完飯,筆者就回旅館休息,明天就會換一間旅館。

Day of Nepal

當天一在我就搬到我昨天晚上找的旅館,相較前一家旅館,感覺貴上很多但還是便宜10美金一晚,加上很強的WIFI,沒錯網路再接下來尼泊爾和印度都是主要的旅館評斷標準。

每天洗上老媽在我出國前買的衣服,快乾的襯衫和褲子。

整理好東西準備出發騎車到山脈博物館。

Day of Nepal

這天一早並不是很走運,陰雨綿綿,雨下個不停,但筆者抱著都來了,不出去走走對不起自己的想法,穿上雨衣就騎的車出門了!

記得要租的時候記得的講是一般的「scooter」,而不是「motorcycle」當然你在台灣時就是騎重型機車或檔車的朋友,就可以在這裡租一台好一點的重型機車來玩玩,但老話一句還是安全至上,還有在這裡是開左側車道的。

就這樣筆者硬著頭皮看著GPS前往了山脈博物館

下著雨,崎嶇又凹凸不平的道路,騎起來並不好受,大約騎了三十分鐘筆者從市區騎到了山脈博物館。

門票Rs.300 (當時匯率1:3)

所以相當於台幣100元

裝大陸人這裡沒有優惠,有些景點陸客只要Rs.20,而台灣人、香港人和其他白人都是收Rs.300,很不是滋味。

但除了少數地方,你可以裝作是大陸人,不出示護照即可。

強烈建議台灣政府,以後斯里蘭卡、印度、尼泊爾公民,去逛故宮之類的景點,門票給他收個十倍以上,NT.160,我們收個NT.1600

之後去很多景點,真的都是收這種差價,五到十倍叫正常,還有些是無限多倍,當地人免費。

之後我會和一些印度人談到這件事,他們的態度實在令人傻眼。

Day of Nepal

以下照片不解釋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遠方看見一個熟悉的畫面,在尼泊爾的戰區居然有台灣的介紹。

Day of Nepal

在這裡有一區在介紹台灣的山脈,和台灣的原住民,在離家千里園的尼泊爾還可以看到家鄉的東西,感覺格外親切。

Day of Nepal

大大的「Taiwan」,在異鄉看就是特別有感覺。

Day of Nepal

介紹台灣的國家公園,沒有出國過的台灣人,很難瞭解我們的幸福。

Day of Nepal

再來下面讓筆者偷懶一下。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詳細的原住民介紹,看尼泊爾看到感覺特別奇怪。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由於在六零年代有不少藏族遷移到今天尼泊爾、錫金、大吉嶺一帶居住,在此達賴喇嘛有來過尼泊爾。

順帶一提 尼泊爾、印度、中國對藏族的政策其實都是寬待與包容,但是我詢問大吉嶺和波卡拉的藏族人,他們說:「中國政府給予的政策是要把藏族人漢化,但是尼泊爾、印度政府給予的是文化自主和宗教獨立。」

簡而言之,藏族認為不希望西藏有大量漢人進駐,因此才發生之前的暴動,這種混沌難解的關係,身為台灣人的我們確實很難理解,但事實上問題一直存在於原住民同胞上,只是平埔族早已經被我們用通婚的方式,徹底同化了,如今的原住民也有文化認同問題,大部分的原住民因教育與文化衝擊,族群對自己的文化認同感到迷失,筆者在這裡就不多談論這方面問題,或許部分的傳統文化過於激進、野蠻,但這不代表我們就可以剝奪他族的文化,弱勢文化被逐漸取代的趨勢,是一種歷史的破壞,而屬於大眾文化的我們,或許可以在其中找到一個平衡…

今日大吉嶺、錫金、尼泊爾的藏族,因為政治因素與文化的問題,受了不少委屈,而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以下資訊來自維基百科

由下看得出來大部份的藏族仍然生活在中國的特區內,印度與尼泊爾的藏族也只有少數分佈。

我的香港朋友告訴我一個很有趣的故事,有許多藏族高官的孩子會被送到中國沿海讀書,一方面同化這群藏族學子,另一方面如果藏族有任何獨立行為就可以予以綁票這些藏族學子,不得不是這是高超的一招。

 中國 540萬 西藏自治區,青海四川雲南甘肅省局部
 印度 190,000
 尼泊爾 16,000

by wiki

Day of Nepal

講了那麼多嚴肅的話題,在下面的都是山脈博物館的照片,就不多以贅述。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因為是非假日時段,所以相當多的學生來這裡戶外教學,有趣的是這裡其實有沒有什麼觀光客,畢竟我是是因為有介紹台灣才特地來看的。

Day of Nepal

由於雨一直下,因此我決定跑餐飲區去喝點東西。

Day of Nepal

有趣的是,我在這裡遇到一個尼泊爾的高知識分子,我和他聊起了尼泊爾的政治局勢,以及共產主義「毛派」在尼泊爾崛起的情況,做為一位年輕人與我一樣對自己國家的局勢充滿憤怒不平,恨鐵不成鋼,希望國家未來有所成長蛻變,但是尼泊爾的貧窮卻讓他無所適從,他介紹了一位「毛派」的共產黨員,與我談論為何他們支持毛派共產黨,事實上他的論點與當初共產黨的執政的原因大同小異,貧窮是共產主義帶動的根基,這位尼泊爾小伙子在翻譯成英文的同時,也發聲竊笑,因為這位共產黨黨員所說話確實荒妙離譜,因為有教育的人都了解共產黨毛澤東思想,在中國聲勢早以拋棄不用,離譜的是制度卻被移植到尼泊爾,而倒置近幾年尼泊爾的生活品質依然原地打轉。

*尼泊爾聯合共產黨(毛主義),是尼泊爾目前的執政黨政黨,由黨主席普拉昌達領導。1994年,該黨由尼泊爾共產黨(團結中心)分裂而形成,從1996年開始改稱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2009年1月,與尼泊爾共產黨(團結中心—火炬)合,組建尼泊爾聯合共產黨(毛主義)。尼聯共(毛主義)亦是革命國際運動及南亞毛主義政黨組織協調委員會(CCOMPOSA)的成員。

以下是維基百科的介紹:

尼共(毛主義)於1994年從「尼共(團結中心)」中分出,是尼共原來一群自稱相信毛澤東思想的人。他們在最初仍然沿用「團結中心」的名稱,直到1995年才改用現在的名稱。尼共(毛主義)成立初期,只是要求廢止君主專制,並採用君主立憲制。1996年2月13日,尼共(毛主義)發動「人民戰爭」,試圖用「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以農村為中心,在尼泊爾實現「新民主主義」,之後在進一步實現社會主義社會。2001年,尼泊爾政府軍展開對抗尼共(毛主義)的軍事行動,主要在國家的西部地區。在隨後的幾年之內,尼共(毛主義)已經實際支配了尼泊爾過半數的地區,並從2004年底開始,對首都加德滿都圍城。其間,雙方曾有幾次停火協議。

2006年,在尼共(毛主義)支持的加德滿都城內的人民大規模民主運動之後,5月18日尼泊爾國會一致通過,剝奪國王賈南德拉包括軍權在內的權力,使尼泊爾日後不受王室控制。尼共(毛主義)與七黨聯盟達成十二點共識,並承諾實行民主改革後停止武裝鬥爭[2]。往後的三個月,尼共宣佈停火,但「強迫捐獻」的情況仍然持續。當中,全國最大的合營公司Dabur Nepal被毛派工會要求繳納高達100萬美元的「工會會費」。11月7日,尼共(毛主義)和政府達成協議,放棄武裝鬥爭,加入臨時政府:軍隊會被收編入政府軍,而黨組織亦會改組成政黨,準備在2007年6月參加大選。

在毛派控制地區內的山谷的一個家庭

2007年9月18日,尼共(毛)宣布退出臨時政府。12月23日,主張君主立憲多黨制的大會黨和主張完全廢除君主制,實行共和制的尼共(毛)達成協議,廢除君主制,尼共(毛)返回國會。

2008年4月,尼共(毛)在尼泊爾立憲議會選舉中成為立憲議會中的最大黨。 2008年8月22日,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中央委員會主席普拉昌達領導的尼泊爾共和國新政府正式成立。首次宣誓就職的有8位部長。尼泊爾共產黨(毛主義)中央委員,巴塔拉伊任財政部長;毛主義黨中央委員,巴德爾任國防部長;毛主義黨發言人,中央委員馬哈拉任通信部長;毛主義黨中央委員古隆任司法部長。此外,馬迪西人民權利論壇的4名領導人分別擔任外交部長、交通部長、農業部長和教育部長。

尼共(毛)的一號領袖普拉昌達在勝選擔任新政府總理後,表示要將尼泊爾經營成為「亞洲的瑞士」,不排斥全球化,歡迎八方遊客到尼泊爾觀光旅遊。二號人物巴塔拉伊則稱,尼共(毛)將會把推動公有制和私有制混合經營作為經濟政策的一部分,並推動建立友好的勞資關係。這暗示尼共(毛)領導下的新政府將學習中國的改革開放政策,不會採取傳統意義上的史達林主義和毛澤東主義的做法,而將採取較為開放的經濟政策,尊重商業、私營企業和在尼外商,也歡迎外資的流入。[4]

尼共(毛)勝選後不久,由於尼泊爾總統亞伯夫阻止總理普拉昌達免去參謀長卡特瓦爾職務,尼泊爾大會黨和尼泊爾共產黨(聯合馬列)威脅辭職,稱普拉昌達如不收回免去參謀長卡特瓦爾職務的成命,兩黨成員就要全體辭職並退出他的內閣,2009年5月4日,普拉昌達宣布辭去總理職務,尼共(毛)所有閣員全部辭職。[5]

尼泊爾立憲會議於2009年5月23日召開會議,以簡單多數選舉尼泊爾共產黨(聯合馬列)高級領導人馬達夫·庫馬爾·內帕爾為新一屆政府總理。尼共(毛)認為尼泊爾新階段最為關鍵的問題是制定新憲法,內帕爾總理卻宣布推遲新憲法的制定,尼共(毛)此時已經向聯合國觀察團上繳武器,無法再進行游擊戰,便宣布進行非暴力的和平示威遊行。[6]12月,內帕爾宣布辭去總理職務,尼共(毛)放棄之前一直堅持的立即制定新憲法的要求,宣稱同意並不再試圖阻止尼泊爾立憲會議再次延期一年,停止了示威遊行。[7]

2011年8月30日,尼共(毛)在選舉中再次獲勝,普拉昌達推選其二號人物巴塔拉伊重新擔任總理。[8]

2011年11月11日,尼共(毛)跟尼泊爾大會黨和尼泊爾共產黨(聯合馬列)簽訂七點協議,宣稱要對在他們之前進行了十幾年的游擊戰及之後的土地改革期間被沒收的包括地主的土地在內的所有私有財產業主,進行財產的歸還和賠償,並決定在2011年11月23日之前徹底完成剩餘的尼泊爾人民解放軍官兵的整編工作:最多不超過6500名尼泊爾人民解放軍官兵將被打散編入尼泊爾政府軍,從事後勤保證、治安執勤等等「非戰鬥性」任務,其餘人員可選擇自願退伍,或接受相關的職業培訓,被重新安置。[9]尼共(毛)總書記、軍事委員會負責人巴哈杜爾•塔帕(綽號巴達爾)、巴迪亞(綽號基蘭)等人及尼共(毛)在各地區的人民委員會連續召開新聞發布會,堅決拒絕歸還田產,並稱政府一旦用強,「將遭到報復」。在尼共(毛)隨即舉行的中央全會上,黨中央副主席巴迪亞(基蘭)對黨目前的路線和普拉昌達與巴塔拉伊的領導提出了強烈批評,提出要全面總結尼共毛跟資產階級政府在2006年底簽訂和平協議以來的經驗教訓,改變目前的路線。基蘭說自和平協議簽訂以來,尼共(毛)黨中央通過以和平選舉進行鬥爭的政策,其實根本沒有得到任何成就,反而日益淪為資本主義體制內的又一個議會黨,他指責普拉昌達和巴哈拉伊對黨在去年全國會議上決定的積極準備起義奪取政權的建議,根本就是敷衍塞責,絲毫沒有進行認真的準備。此次中央全會結束時尼共(毛)的領導層仍未解決分歧。基蘭表示:在尼共(毛)與尼泊爾臨時政府在2006年底簽訂和平協議時,他正被關押在印度的監獄中,他對此協議是不滿意的。[10] 2012年6月,以普拉昌達恩師、聯合尼共(毛)副主席莫漢·巴迪亞(基蘭)為首的強硬派與普拉昌達決裂,另立山頭,組建新黨。

Day of Nepal

杯子他親自泡了一杯免費的咖啡,並告訴我他父親尼泊爾有種咖啡,並有跟台灣廠商合作因此他決定明當我一天免費導遊,把所有波卡拉好玩的景點玩過一遍。

或許這就是尼泊爾不一樣了友善與熱情,使我深刻感受到尼泊爾的美好,這也讓我在後面的印度之旅有更深刻的感受。

Day of Nepal

國際山脈博物館的門票

Day of Nepal

免費的咖啡
Day of Nepal

晚上很不爭氣的去吃了一頓傳統的中式晚餐,點了在台灣吃不到的炸雲吞,和糖醋魚。

今天就這樣,明天會更精彩。

Day of Nepa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