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十四章 (Durbar in Nepal part 8)

這天是行程非常緊湊的一天,我們將會去參觀斯瓦揚布拿寺(Swayambhunath ),下午會坐車到博達拿大佛塔(Bouddhanath),有趣的是沿路問路,大家都說在十分鐘就到了,後來我們整整走了一個小時,讓筆者對尼泊爾人的時間感打上巨大的問號。

斯瓦揚布納特佛塔位於加德滿都谷地,又稱猴廟,因為獼猴生活在廟的西北。是尼泊爾最著名寺廟,這座廟不單純是尼瓦爾佛教徒參拜,也有印度教徒參訪。(by wiki)

斯瓦揚布納特佛塔又被戲稱猴廟(monkey temple)顧名思義那裡有很多猴子,就跟柴山一樣,由於猴子被人類未食習慣,這裡的猴事現在也不在山頂上活動,反而在山下和觀光客乞討,更可怕的是,猴子旁邊就是流浪漢,這種感覺真的很糟。

Day of Nepal

沿路開始我們的旅程

Day of Nepal

完全看不懂的印度神

Day of Nepal

由於這段是用走的,因此也發現許多不易看到建築,像這個被遺棄的巴洛克建築,疑似爲某歐洲國家的前大使館。

Day of Nepal

雖然在尼泊爾印度教是國教,但是佛教在尼泊爾也是有一定數量的信徒。

Day of Nepal

沿路經過許多噁心的畫面,這裡的河川下游,噁心程度並不輸印度。

Day of Nepal

仔細看還有死掉的動物,惡臭更是令人難以忍受。

Day of Nepal

沿路又經過許多神寺。

Day of Nepal

沿路又問了許多路人,沿路上當地人的答案都太唬爛,因此當我看到一個白人時,忍不住白爛的去問她,沒想到歪打正著,它是一位嫁給尼泊爾人的法國大嬸,這一問總算清楚。

Day of Nepal

四面佛

Day of Nepal

令人恐懼的印度神。

Day of Nepal

沿路在一家傳統商店看到一個令人打起精神的景象,三隻貓在雜貨扁的櫥窗裡打鬧,可愛至極。

Day of Nepal

跟台灣古早味的傳統商店一樣的擺設,筆者小時候樓下就是7-11,我爸媽來這裡會很有感覺。

Day of Nepal

我們進了一個非主線任務的神廟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沿路垃圾就是這樣放,這讓筆者百思不得其解,但台灣也經過那年代…

Day of Nepal

隨著越靠近斯瓦揚布拿寺,賣祭拜神明商品的人越來越多,這就像是龍山寺一樣的道理。

Day of Nepal

隨著離開市區,你就可以看到是加德滿都城市的風景

Day of Nepal

走到這裡的豪宅區

Day of Nepal

整整走了一個多小時,雖然沿途中有停下來,但是扣掉那二、三十分鐘,還是與當地人的十分鐘有很大的落差。

Day of Nepal

這其實只是底下的公園,大部份的猴子都在這裡等著遊客喂食,狗也不例外。

Day of Nepal

但說實話這裡的猴子並不多,就大約二、三十隻,相較之下高雄的柴山數量更多。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走到斯瓦揚布拿寺其實還要爬一段很長的階梯,而沿路通往斯瓦揚布拿寺的階梯是工人這樣建的,筆者真的很敬佩。

Day of Nepal

鷹神?但屁股是孔雀?

Day of Nepal

看到斯瓦揚布拿寺,光看就很累有沒有?

Day of Nepal

這裡是要收門票的,除了中亞同盟的國家和尼泊爾國人,所有外國人一律200Rs,相當台幣66元(當時的匯差一比三)。

Day of Nepal

筆者排上來買好票,等大陸朋友們爬上來。

Day of Nepal

由於加德滿都本身就是被高山環繞的城市,因此身為臺北人的我特別有家感覺

Day of Nepal

四周環繞遮高山。

Day of Nepal

好開始介紹這最有名的「斯瓦揚布拿寺」,根據蘇瓦揚布往世書說法,加德滿德以前是一個湖泊。有一朵蓮花在此生長,被稱蘇瓦揚布,即自體本源,佛塔之名由此而來。而這座斯瓦揚布拿寺其實包括建造者與建造年代已經不可考了!(不要跟我說碳-14鑒定法,筆者會揍人!)

這座廟歷史悠久,是尼泊爾最古老宗教建築之一。這座廟年代有兩說法:第一是在李查維王朝馬納德瓦時代,另一說法是阿育王到尼泊爾時已存在,這種廟在14世代被孟加拉突厥穆斯林搗毀一次。

斯瓦揚布拿寺是筆者在這趟尼泊爾之旅最喜歡的一座寺,雖然相較於博達拿寺來的小,但是在建築上與雕工卻相當的精緻,而且博達拿寺位於市區,四周風景完全不法跟斯瓦揚布拿寺相比,四周壯麗的風景與大天空上翱翔的老鷹,令人有種置身聖地的感覺。

Day of Nepal

方塊冰棒,就像是台灣傳統的冰棒。

Day of Nepal

不知道意義,但非常壯觀的聖器。

Day of Nepal

凶神惡煞的聖獸。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轉經輪又稱祈禱筒、轉經筒、嘛呢輪,或稱為「唐多括羅」。通常是以木、銅、銀、金等材質製成,轉經輪主體呈圓柱形,中間有軸可供轉動。經筒表面常刻有六字真言,筒內則裝有撰寫好的咒語、經典、祈願文等。
轉經輪的製作一般都很精美,上面刻的經文和一些鳥獸等圖案除了其本來的意義外,有時還會用漆繪彩色裝飾,或鑲以珊瑚、寶石等。手搖轉經輪旁邊開有耳孔,繫著小墜子,轉動經輪時墜子也會隨之而動。除了手搖型的轉經輪之外,也有需人手推或眾人協力方能轉動的大型轉經輪。轉經輪是為了利益末法時期眾生的一種特殊方便法門,轉動或碰觸轉經輪,可以清淨大量惡業和障礙。每轉一次經輪,就等於念誦了一遍內藏的經咒,持續轉動,功德即持續累加,可謂一簡便且深具功德利益的法門;轉經輪能阻止鬼魂及其他眾生對人的傷害,也有治療疾病的效果。(by http://www.sutra.org.tw/turn_wheel/wheel01.html)

Day of Nepal

多拍幾張斯瓦揚布拿寺四周的景色。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意義不明求解!

Day of Nepal

這紀念品筆者在走之前也忍不住買了一些。

Day of Nepal

豹紋蝶?

Day of Nepal

再來就不解釋了。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筆者也轉一下經綸,保平安,入印度順利!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信仰藏傳佛教在尼泊爾也有一定的人數,宗教摩擦,在尼泊爾這和平的國度裡是不存在的。

Day of Nepal

或許在神明的保佑下,睡起來就特別安穩吧!

Day of Nepal

週邊有一些給藏族高憎房子,一樓販賣著各式各樣的禮品與紀念品。

Day of Nepal

各種道教、佛教、印度教的神像,多神教的包容性確實相較於回教、天主教來的高。

Day of Nepal
賞圖不囉唆。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有很多老鷹在斯瓦揚布拿寺四周翱翔,仿佛在保衛的做聖地一般。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筆者又順時鐘走了好幾圈,以下是拍的照片。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離開斯瓦揚布拿寺後,我們搭乘計程車回旅館。

Day of Nepal

中午又去中國參觀吃飯,跑去買飲料,拍可愛的貓。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吃飽喝足之後,下午我們搭乘計程車到博達拿。

Day of Nepal

順帶一提博達拿的匯率相當好,在這裡我又換了50美金,結果最後剩太多。

Day of Nepal

各種香料

Day of Nepal

博達拿門票是150Rs(50NTD),並不貴,但是博達拿其實收費相當不合理,因為博達拿本身周遭就是商城,一圈全都是商店,人來來往往,隨便從一家商店穿過去就是博達拿寺的範圍,對於逃票,在這裡其實也是真一隻眼閉一張眼。

Day of Nepal

博達拿周圍有一層圍牆,博達拿位於加德滿都市區東方五公里左右,是世界是最大的佛塔之一,也是尼泊爾境內之最。

Day of Nepal
圍牆上鑲著一排經輪,不少朝聖者,會邊走邊轉經輪,嘴巴念念有詞。
Day of Nepal

至於博達拿建立的年代與出至於何者至今仍然是個謎,但經歷史學家的考證,得知博達拿佛塔最早於理查維時期就開始著手建造。

Day of Nepal

佛塔的長寬約82公尺,整體高度有36公尺。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整體是由磚塊、泥土、石灰岩構成,內部由木頭與金屬架構。

Day of Nepal

佛陀主體建築最大的特色,除了規模,就是佛眼,博達拿的佛眼上有十三層立方體疊砌而上。

Day of Nepal

博達拿佛塔四周其有就是一個西藏社區,一九五九年中國共產黨政權入侵西藏,大批藏民流亡海外,一部份的在尼泊爾定居,其中不少藏族就在博達拿定居。

Day of Nepal

這裡附近也有不少佛教寺廟,筆者走錯路時發現不少。

Day of Nepal

時常可以看到這附近的藏民,順時鐘的撥動經輪,以順時鐘環繞佛塔。

Day of Nepal

以下放一些藏傳佛教的資料,有興趣的可以看一下。

藏傳佛教(藏文:བོད་བརྒྱུད་ནང་བསྟན།,威利:bod brgyud nang bstan;蒙古語:Төвдийн Буддизм),或稱藏語系佛教,或俗稱喇嘛教,是指傳入西藏的佛教分支。屬北傳佛教,與漢傳佛教、南傳佛教並稱佛教三大地理體系,歸屬於大乘佛教之中,但以密宗傳承為其主要特色。藏傳佛教並沒有小乘佛教傳承,說一切有部及經量部對藏傳佛教的形成,雖有一定程度的影響,不過在佛教的修行方式與戒律上,兩者並不相同,也無直接必然的關系。而從大乘佛教的判別來看,藏傳佛教密教與大乘佛教顯教顯然是相對的。

藏傳佛教以卷帙浩繁,淵博深奧的藏文文獻著稱。有舉世聞名的《甘珠爾》、《丹珠爾》兩大佛學叢書。藏語文與記錄佛教原始經典使用的梵文有緊密的傳承關係,從梵文翻譯的內容,不論詞意,藏語是唯一可以還原梵文的語言文字。藏語文也是唯一完整地記錄自釋迦牟尼佛誕辰兩千多年來,形成和發展的佛教教義、佛教哲學,以及佛教科學的文字,包括那爛陀傳承中,所有的顯、密論典。特別是因明論典的教、學傳承和方式,當今惟有在藏文中有完整記載和保存。國學大師章炳麟評價西藏學術傳統:「既有文明之學,不受他熏」。然而,聖嚴法師認為藏傳佛教的發展是西藏本土的苯教等民間宗教加上印度晚期佛教密教思想而完成的,整體而言是印藏的合璧。

Day of Nepal

藏傳佛教始於松贊干布時期,佛教由毗俱底公主自尼泊爾和唐朝文成公主自漢地傳入西藏。在赤松德贊時期古印度佛教僧侶寂護將印度佛教傳入西藏,及隨瑜伽行自續派,蓮花生來到西藏,制服本地原始苯教的同時,也接受西藏苯教等本土宗教的部分內容,逐漸建立了密教的基礎,此一時期稱為前弘期。此後經朗達瑪滅佛的波折,西藏佛教經過朗達瑪時期滅佛運動的破壞後,約百年之久,到了中國宋朝初年,才又漸漸復興起來,並逐漸形成了寧瑪、噶舉、噶當、薩迦、覺囊、格魯等各派的傳承,此一時期稱為後弘期。

Day of Nepal

在宗喀巴創格魯派,成為藏傳佛教的主流後,藏密大盛,又因與中國政權關係密切,在西藏出現了政教合一,由兩位固定的轉世僧侶代中國政權統治西藏,分別稱作達賴與班禪。藏傳佛教的流傳地集中在中國西藏地區、尼泊爾、不丹、印度的喜馬偕爾邦、拉達克和達蘭薩拉。13世紀,開始流傳於蒙古地區,至今,蒙古、土、裕固等民族,仍多信奉藏傳佛教。近現代,藏傳佛教逐漸流傳到世界各地。

Day of Nepal

佛教開始自漢地傳入西藏,以後又直接自印度傳入。在前弘期中,漢、印兩系佛教在西藏都有影響。漢、印兩地高度發展的工藝美術也一併傳入,故蓮花生主持興建的桑耶寺即採用印、漢、藏三式,這種兼收並蓄,博採眾長,取精用宏的作風在西藏民族文化中隨處可見。西藏文字雖仿梵文字母製造,但書法汲取漢字的正、行、草三體並行的方式,尤以草體迅捷酣暢,別具一格。西藏醫學以《四部續》集其大成,其中醫藥理論及醫療技術明顯地綜合會通了漢、印、藏的醫學成果,並吸收當時西域、中亞的醫術,形成獨具特色的「藏醫」;以後傳入蒙古,又發展而成「蒙醫」。

Day of Nepal

後弘期之初,北宋已完成統一大業,而西藏統一的地方政權已經解體。北宋大中祥符八年(1015)唃斯羅遣使入貢,宋朝以對藩屬之禮給予厚賜。元、明、清三代藏族與內地關係更加密切,政治、經濟日益融合為一體。故此期藏傳佛教雖以全盤接受當時印度流行之無上瑜伽部密宗為主,但文化上受漢文化之影響更大。寺院等建築,大多採取漢地宮殿形式而又有所發展,規模宏大,氣勢雄偉,雕樑畫棟,備極精巧。如拉薩的布達拉宮以及甘丹寺、哲蚌寺、色拉寺和青海塔爾寺等為古代偉大建築中的傑作。尤其因為密宗注重像設,因而使藏傳佛教發展了雕塑、繪畫的技巧。藏地各種佛教造像,無論雕、鏤、塑、鑄都能注重體型比例,栩栩如生,極為精美。

Day of Nepal

大型造像如扎什倫布寺大彌勒銅像高26米,北京雍和宮旃檀木雕大彌勒像高18米,造型生動莊嚴,工藝巧妙精湛,具有高度的藝術水平。西藏各種刻版佛經,雕印工藝也很精美,尤以各種御賜及藏地金字藏經寫工之精妙,裝潢之瑰麗,為民族文化之奇珍。至於彩繪畫像更以布局設色見長,纖細入微,形成特殊的藝術風格。另外,藏族使用的曆法,以無上瑜伽部時輪金剛經所傳曆法為主,參用漢地傳入的曆法,從1027年(丁卯)開始,每60年為一「饒瓊」,用干支紀年與漢地農曆同。

Day of Nepal

藏傳佛教的歷史

西藏的佛教開始於西元四世紀中葉,藏王拉托托日年贊的時期開始在西藏出現佛教三寶所依和供奉。藏傳佛教則開始於西元7世紀中葉。當時西藏的松贊干布藏王先後娶了尼泊爾毗俱底公主(布裏庫捉,藏名尺尊或赤尊公主)和中國唐朝文成公主。641年貞觀十五年,江夏郡王、禮部尚書李道宗護送女兒文成公主入吐蕃,以十二歲等身釋迦牟尼像、珍寶、經書、經典360卷等作為嫁妝。他同時也從尼泊爾和迦濕彌羅等國引進諸多經書,佛像和佛塔[8],在他的兩個妻子,文成公主和毗俱底公主共同的影響下皈依了佛教,並為文成公主帶去的佛像分建小昭寺,為毗俱底公主攜帶的八歲等身釋尊佛像建立大昭寺。他派遣大臣端美三菩提等十六人到印度學習梵文和佛經,回來後創造了藏語文字並開始翻譯了一些佛經;到了8世紀中葉藏王赤松德贊迎請寂護大師及弟子蓮花戒入藏,建立了吐蕃第一座出家僧寺(桑耶寺),並為七位藏族貴族青年剃度出家(此即著名的「七覺士」),逐漸奠定藏傳佛教的基礎。但此時仍有許多人反對。後嫻曉三藏典籍的大法師寂護大師返印,敦請精通真言的蓮華生大士由印度入藏。蓮花生大士來到吐蕃之後,示現多種神通,在折服原來盛行的本地原始宗教苯教同時,也兼吸苯教的一些內容,並傳下大量珍貴的密法,開創了西藏密宗。

Day of Nepal

蓮花生的行爲使得後世的藏密諸派皆對他尊崇備至。此外,赤松德贊為了奠定佛教根基,也廣泛地翻譯經典。其不僅從印度迎請多位譯師入蕃譯經,也派遣藏族才俊前往印度學習教典及翻譯。如此,不但保存了大量的印度佛經,亦將佛教推向吐蕃宗教中的最高位。據現存的登嘎爾目錄(布敦認為是赤松德贊王府所編),當時譯出的大小顯密經律論有738種(內從漢文轉譯的32種),故當時佛教流傳是很興盛的。蓮華生另一個重要的貢獻,是他吸取了許多西藏傳有的傳統與信仰的元素,加入印度佛教之中,使得佛教信仰得與在西藏生根,建立了獨特的藏傳佛教風格。

Day of Nepal

當時唐朝禪師摩訶衍(Mahayana),藏文稱其為「和尚」(Hva-san)或「大乘和尚」(Mahāyāna Hva-san)入藏宏揚禪宗,後與蓮花戒辯論,史稱「頓漸之爭」。大乘和尚所倡論點是,成佛之道應通過個人突發的頓悟,此頓悟來源於摒除包括善惡在內的一切思考。蓮花戒認為任何人都不可能全部摒除思考,要求自己不作任何思考的本身就是一種思考;他堅持只有經過逐漸的修持,才能取得成就,批評頓悟派不別善惡,不積善行,幻想立地成佛,實為束手待斃。雙方反覆爭辯,甚為激烈。大乘和尚曾一度佔上風,但最後敗北,被迫返回沙州(今甘肅敦煌)[9][10];赤松德贊下令不得再修頓門法[11]。因為西藏王室刻意壓抑漢傳佛教的影響力,使得漢傳佛教無法進入西藏。但是在西藏固有的大圓滿、大手印傳承中,仍然可以看出它受到漢傳佛教影響的痕跡[12]

841年,吐蕃赤祖德贊在信奉苯教的貴族大臣發動的政變中被殺,其兄朗達瑪被擁戴即贊普位後,禁止佛教在吐蕃境內流傳,史稱「佛苯之爭」。到了開成、會昌年間,贊普達磨大肆摧毀佛教。在這個時期,寺廟被毀、佛經被焚、僧人被迫還俗或殺害,這使得藏傳佛教在往後的百年間陷入了黑暗期。經過此次禁佛運動,至100多年後,佛教才從多康地區重新傳入西藏,開始了後弘期。

Day of Nepal

後弘期

9世紀中葉,朗達瑪滅佛,曾有一段時間(842-978年)佛教沉寂了。後來由西康地區再度傳入,藏傳佛教又得復甦。在朗達瑪滅佛後,因經典散失,開始有人發掘編輯舊有保留的佛經,稱為伏藏,根據前弘期舊譯經典及伏藏所建立的教派稱為寧瑪派,又稱舊派。而在朗達瑪滅佛之後,重新由印度取回重譯的經典,稱新譯。由大譯師仁欽桑波重興的佛教為後弘期。此後印度的佛教學者,特別是遭遇變亂時期的那爛陀寺、超岩寺等的學者,(印度比哈爾邦省的佛教各大寺廟在1203年被突厥入侵軍全部毀壞),很多人前往西藏取經,傳譯事業因而興盛,著名的譯師有馬爾巴等人。 

Day of Nepal

1042年,有孟加拉佛教大師阿底峽尊者入藏,又大弘佛法,重建僧伽,傳播中觀應成派大義。同時仁欽桑波(寶賢)在古格翻譯了很多的經論。史稱上路弘傳。桑耶寺僧徒北上宗喀學經後,回到本寺傳教,史稱下路弘傳。

1260年宋元之際,中統元年元世祖封薩迦派法王八思巴為國師,授與玉印,統領吐蕃。於是,薩迦派在當時成為吐蕃的政治與宗教領袖,稱為薩迦巴。元末明初,帕木竹巴取代了薩迦巴的勢力,帕竹噶舉派及其支派也在帕竹統治時期興盛起來。

1407年明永樂五年,明成祖冊封噶瑪噶舉派第五世法王得銀協巴(哈立麻)為「大寶法王」。噶舉派勢力逐漸抬頭,而「大寶法王」這個封號,至今也一直被「噶瑪噶舉派」歷代法王所專用。藏傳佛教傳播的另一高潮是在明神宗時代。蒙古土默特部俺答汗與索南嘉措在青海仰華寺會面成為藏傳佛教再次傳入蒙古的契機。到十七世紀中期,大漠南北的大部分蒙古人已信仰藏傳佛教。[13] 此時新起的格魯派聲勢也發展迅速,並不斷擴展。至1652年順治九年,清世祖冊封格魯派領袖五世達賴為「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領天下釋教普通瓦赤拉呾喇達賴喇嘛」。

印度傳入西藏的佛學,主要的稱五大部,就是「因明」,「戒律」,「俱舍」,「中觀」,「現觀莊嚴論」。藏文大藏經(包括《甘珠爾》和《丹珠爾》)近六千部中絕大多數是直接由梵文翻譯的,少數是從漢文轉譯的,因此,印度後期佛教的論著豐富保存在藏文大藏經裏,尤其是因明、聲明、醫方明等論著數量龐大,這些譯著都非常重要。

by wiki

不好意思筆者也詞窮了!下面賞圖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Day of Nepal

在博達拿晃上了一個下午,一群人也累了,我們回程去了尼泊爾的百貨公司。

待續

Day of Nepal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