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三十五章 (desert in India part 2)

騎駱駝的時間大約是在兩個多小時,之後挑夫會把我們放在一個定點看日落,其他工作人員會去準備晚餐,而這就是之後的行程,說不上豐富,騎駱駝對男性朋友還挺傷的(不要問為什麼,自己想。),其實騎駱駝時有踏腳的部分,但是只限於給矮的人用,向筆者腳要彎著踩,不如不要踩。

沿路的工人,看一群死老外騎駱駝。

3467

畢竟騎駱駝對我們這群外國人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畢竟木柵動物園的動物不能騷擾啊!

大家都很興奮。

3458

大家都很滿意自己的駱駝,互相拍照,玩得很開心。

3459

看一下駱駝和人的比例,駱駝其實很大隻。

3460

後面駝夫乾脆讓我們自己騎駱駝,筆者很想讓駱駝跑起來…

3461

前面那隻駱駝還背著我們今天的晚餐。

3464

這座沙漠其實是住著遊牧民族的,這些羊都有被做記號。

3465

我看著這些駱駝,真的很想養一隻,然後在大安區或信義區散步!

3469

隨這越走越走越遠,筆者的屁苦可以說是苦不堪言,腳也很酸,因為沒有地方可以踏,不懂這些歐洲人怎麼可以這麼矮!

3471

一點都沒有沙漠該有的感覺,反而比較走西部混沙漠風。

3472

一半沙漠,一半莽原是什麼情況?

3475

被筆者發現好東西,india desert locust(印度沙漠蚱蜢)不知道品種,但顏色很好看。

3479

這隻蚱蜢並不小隻其碼有九公分。

3480

這駝鞍感覺很殘忍,居然穿過鼻子,我的天啊!

3481

一隻*硬蜱在吸駱駝的血,我是著拔下來,駱駝因疼痛,一直躲避,只好作罷。

*蜱,又名蜱蟲壁虱扁蝨草爬子,是一種體形極小的蛛形綱蜱蟎亞綱蜱總科的節肢動物寄生物,僅約火柴棒頭大小。不吸血時,有米粒大小,吸飽血液後,有指甲蓋大。宿主包括哺乳類、鳥類、爬蟲類和兩棲類動物,大多以吸食血液為生,叮咬的同時會造成刺傷處的發炎。蜱在叮刺吸血時多無痛感,但由於螯肢、口下板同時刺入宿主皮膚,可造成局部充血、水腫、急性炎症反應,還可引起繼發性感染。蜱還會帶來傳染病,如萊姆病、Q熱、科羅拉多蜱熱(Colorado tick fever)、兔熱病(Tularemia)、蜱傳回歸熱(Relapsing_fever)、巴貝西蟲病(Babesiosis)、埃里希氏體病(Ehrlichiosis)、蜱媒腦炎(Tick-borne meningoencephalitis)、牛無形體病(Anaplasmosis)、犬黃疸病(Jaundice)等。萊姆病是由伯氏疏螺旋體(Borrelia burgdorferi)所感染。

蜱蟲主要棲息在草地、樹林中,因此外出遊玩時最好在暴露的皮膚上噴塗防蚊液,盡量避免在野外長時間坐臥。注意做好個人防護,穿緊口、淺色、光滑的長袖衣服。蜱蟲常會附著在人體的頭皮、腰部、腋窩、腹股溝及腳踝下方等部位。

3483

同團的友人居然把蚱蜢抓起來拍照,這應該是筆者的工作啊!

Day in Jaisalmer

辛苦的小朋友,這次忘記帶糖果。

Day in Jaisalmer

越南友人亂入,小駝夫在照顧*單峰駱駝。

單峰駱駝(學名:Camelus dromedarius)是一種大型的偶蹄目動物,產於非洲北部、亞洲西部,亦有部分是來自非洲之角、蘇丹共和國、衣索比亞和索馬利亞。然而,現今的野生駱駝僅有澳大利亞的澳洲野生駱駝及南美洲的美洲駝。

單峰駱駝是駱駝科中最為人所知的成員,而駱駝科中的其他成員有南美洲的駱馬屬和羊駝屬的幾種美洲駝。單峰駱駝的背上僅有一個駱峰,跟背上有兩個駱峰的雙峰駱駝有著明顯的不同。有時單峰駱駝亦會被稱為阿拉伯駱駝Arabian Camel)。一些人仍舊認為單峰駱駝的英語「dromedary」只適用於賽跑的駱駝(此名來自希臘語,意為「奔跑」)。在奧克蘭動物園(Oakland Zoo)的網站上有這麼一句話:「dromedary」只適用於阿拉伯的賽跑駱駝,即軍用駱駝隊中的駱駝。

單峰駱駝本是來自亞洲西部及東非,在數千年前已開始在阿拉伯中部或南部被馴養。專家表示,一些人認為單峰駱駝早在公元前4000年已被馴養,而其他大部分人則認為是公元前1400年。現時所知全球約有一千三百萬頭單峰駱駝已被馴養,大多是在西印度到巴基斯坦,再到伊朗至北非一帶。一些單峰駱駝後來傳入澳大利亞,在澳大利亞對駱駝的需求減少後,這些駱駝被放入野外野化,現在單是在澳大利亞的單峰駱駝數量最少也有500,000頭。約於前2千年,單峰駱駝傳入埃及和北非。

據估計,雙峰駱駝約於公元前2500年在亞洲馴養。雙峰駱駝比單峰駱駝更健壯更結實,也更能吃苦耐勞,從伊朗西藏的地區都能存活下來。[5]雖是這樣,單峰駱駝比雙峰駱駝要更高,也跑得更快:若有有人駕馭的話,可一直維持著時速13至14公里的速度,而雙峰駱駝在揹著貨物的情況下跑的速度只為時速4公里。

Day in Jaisalmer

來沙漠就是要拍影子,但我的影子好醜。

Day in Jaisalmer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虐待屁股,咱們終於到看日出的地點。

Day in Jaisalmer

發現一隻流浪狗,發現他他好像有點脫水。

Day in Jaisalmer

分點水給他喝。

Day in Jaisalmer

大家居然都在樹下喝啤酒聊天,筆者不喝酒,想多找找有趣的生物,晃了一下,發現樹上有很多沙漠蚱蜢,拍微距的筆者怎麼能放過。

Day in Jaisalmer

特寫一張。

待續…

Day in Jaisalmer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