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五十章 (Varanasi in India part 3)

前一天訂的火車票今天才到,旅館老把不負責任的跟我說,今晚我才能搭乘到New Jalpaiguri的班次,但我也沒有太多選擇,反正多一天,也無所謂反而可以多看看這座聖城,畢竟我只剩下兩個城市後就要到斯里蘭卡,我在印度的時間其實還很充裕,今天可以去坐船看看恆河,但也必須看看老天爺的造化,畢竟我來瓦拉納西的時間就是雨季,要遊河天氣也不能太差,這點非常重要,我身上昂貴的攝影設備,可是並不得水的。

昨天約好的加拿大朋友凱爾,因為腳感染蜂窩性組織炎,上午要去看醫生,提到印度的醫療問題,在印度醫療是非常而貴的,凱爾光是就診的部分就花了5000Rs(相當于台幣2500,美金83),抗生素也要500Rs(相當于台幣250,美金8.3),筆者相當幸運一套下來都沒有生病,沒有什麼技巧,就是避免胡亂進食,傷口清理絕不馬糊,不熬夜、不換喝酒,但也因如此我們改約下午在一起去坐船,而早起的筆者,決定再去恆河河岸詢問搭船的情報。

Day of Varanasi

像尼泊爾一樣的廟,講到尼泊爾,昨天我和三位加拿大女生和凱爾聊到,他們都去過尼泊爾,而且是去那邊的學校做志工,而時間和我在波卡拉時的時間差不多,我們一起說到這種巧合,說不定我在波卡拉時也有看過他們呢!

Day of Varanasi

破爛的道路,由於整座城市就是建造在恆河沿岸,所以通常只要找對方向,穿過去就可以抵達恆河。

Day of Varanasi

每一個巷弄角落,都可以看到傳統的印度神廟,面對印度人的虔誠,筆者由衷的佩服。

Day of Varanasi

瓦拉納西的牛分為兩種一種是野牛,一種是有人飼養的,有人飼養的牛通常比較健康,肉也比較多,「流浪牛」通常都瘦得只剩下皮包骨。

Day of Varanasi

抵達恆河,我決定找一間河邊的餐館吃飯,邊看河景邊吃東西,瓦拉納西的河岸很多這種餐廳,通常都只有提供素食,環境也稱不上好,很多蒼蠅和蚊蟲,但也提供了很在地的傳統味道,至於廚房建議就別去偷看,絕對不會衛生到哪裡去,有時候還是眼不見為淨來得好。

Day of Varanasi

樓下樓上蒼蠅都很多,吃飯時還要不停的趕蒼蠅,桌上的醬料感覺已經放上一段時間,我選擇二樓,整間餐廳只有一兩位旅者,顯得格外寧靜,但餐廳外喧嘩的船伕,一次又一次的打破那沈靜,望著恆河,陽光穿過厚重的雲層,一縷縷的陽光突破了灰暗打在恆河上,牛在餐廳前向著餐廳主人乞討,主人直接把旅人吃剩下的米飯連著盤子放在地上,收起吃乾淨的盤子往廚房收去,用恆河的水沖上一兩下,盛飯給下一個旅人享用,我好想多門而出,但我又餓又懶,我還是靜靜的看著外面的景色,說服著自己這一切與我無關。

Day of Varanasi

我點了瓶「冰」可樂,但喝起來是溫的,且氣早就流光,喝起來就是感冒糖漿的味道。

Day of Varanasi

有彌勒佛的神桌。

Day of Varanasi

經過千辛萬苦才點到跟昨天一樣的食物,但味道差了一大節,但飢腸轆轆的我還是把它吃完了!

炒蛋飯和奶起司

Day of Varanasi

飽餐後,到河岸拍拍照,一位印度婦人帶著孫子坐在恆河案的階梯。

Day of Varanasi

被遺棄的船隻。

Day of Varanasi

很多年青人就在河邊玩水,我還記得旅遊書寫有關恆河的注意事項,第一點就是不要皮膚直接接觸恆河的水,但對當地人來說,其實早就習慣了吧!

Day of Varanasi

這ㄧ天我發現水位比昨天高上許多,部分的港口已經覆滿河水,畢竟昨天可上了一場豪雨。

Day of Varanasi

休息的羊。

Day of Varanasi

恆河河岸彷彿是游泳池,青年就在裡面嬉戲打鬧,而火化場就是旁邊不到一百公尺處。

Day of Varanasi

河岸照

Day of Varanasi
Day of Varanasi

在河岸打轉了一陣子,天色開始起了變化,原本短暫的好天氣,如河神變調般,瞬間就起了豪雨,我只能暫時撤退,回旅館休息一會。

回到旅館,我坐在大廳用著網路,跟著新認識的朋友聊天,這時兩個大陸的旅客走到我前面,他著我問道「你中國人嗎?」,我淡淡的答道「台灣人。」他們兩個大男人,隨便和我寒暄兩句,就往房間跑,事實上在這裡大多人都在外面聊天,旁邊的歐洲人說到「他們在害羞什麼?為什麼不出來聊天?」,我笑笑的說到「他們大陸來的,比較害羞。」

或許因為我會講中文,過了一會兒,他們走了出來,和我用中文寒暄了一下,因為他們今天才到瓦拉納西,所以還不清楚這裡的景點,所以我也禮貌性地問了一下,他們兩要不要和我們去游船,他們一口答應,過了一會他們說他們打算在旅館吃飯所以不跟我們去了!到頭來還是只有我跟加拿大兄。

其實這趟旅程下來,我觀察到日本人、韓國人、大陸人確實很不喜歡和其他國家的人聊天,非常內向,但是這不就失去旅行的意義了嗎?我之游船回來後問了一下那兩位大陸旅客,一問之下其實我有所誤會,原來他們是來印度讀書的,但又很奇怪,因為印度的局勢其實跟中國不合,更奇怪是他們的英文層度,筆者實在不了解,就像之前遇到的日本女生,來學印度話,可是英文不行,難不成印度有日語、中文授課?

Day of Varanasi

下午眼見天氣比較好,我們就趕緊到恆河坐船去,而遊船的價位上幅度非常大,凱爾應該是我看過最愛殺價的加拿大人,他說三百盧比以內,他要殺到三百盧比,我心想這點錢聯加油錢都不夠吧!不意外一問開都是兩千盧比,凱爾說一切交給他,他可以搞定,筆者就帶著看好戲的心態,跟著他走,搞了二三十分鐘,從左邊走到右邊,又從右邊走到左邊,生意上印度人也都沒講清楚,而加拿大友人說了一個指定碼頭,船夫馬上從堅硬的態度,轉變成接受了三百盧比的價碼,這其中一定有詐,果然沒錯,約十分鐘就從到了另一個碼頭,加拿大佬尷尬的說「好像有點短耶!」,事實上在這裡坐船,要說時間多長會比較划算,因為坐船的價碼大約在一小時2000盧比(NTD1000,USD33.3)就可以包一艄船,學乖了殺價、談價還是亞洲人的專利,白人自以為賺到,其實商人是在背後數鈔票。

Day of Varanasi

婦女用恆河的水洗衣服,我心中有著無限的疑問,她們是如何保持紗麗鮮豔的顏色。

Day of Varanasi

終於談妥的價格,我們搭上了船,凱爾用著驕傲的表情,看著我一副「你以為只有亞洲人會殺價嗎?」的眼神看著我,我心想「你已經坐上賊船,這裡可是印度。」

Day of Varanasi

河邊還有很多小型的移動攤販,賣著一些印度的傳統小點心,很多人就這樣邊吃邊觀河,彷彿在淡水的漁人碼頭般的愜意。

Day of Varanasi

依照船的樣式價位都不一樣,如果人多可以要求大一點的船,但我們只有兩個人,所以就坐小船而已,兩個人300Rs(仍然被坑,十分鐘的遊河)

Day of Varanasi

從恆河上挑望整個瓦拉納西,是令人感動的畫面,整座聖城的樣貌就在你眼前赤裸裸展開,毫無任何遮掩,船隻一離開,喧鬧的城市,只留下了船的引擎聲,開到離河岸約一兩百公尺處,關掉引擎,隨著河流飄蕩,寧靜的令人窒息,壯觀的古建築,炫耀著印度文明的光輝。

Day of Varanasi
即使天後仍然不佳,陰雨綿綿的畫面,依然不減瓦拉納西的魅力,能見度意外的高,伴隨著長鏡頭,岸邊的建築都看很清楚。

Day of Varanasi

大失策,船太快,一下就到了,十分鐘一人150盧比。

Day of Varanasi

河岸上豎立著一棟又一棟的廟宇

Day of Varanasi

換上長鏡頭用不同的角度去拍瓦拉納西。

Day of Varanasi

河岸的人在打牌

Day of Varanasi

待續

Day of Varanasi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