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六十三章 (Galle in Sri Lanka)

不要誤會下面這張照片是加爾各答國際線的機場,由於機場是在新霸賈古利(New Jalpaiguri)-  加爾各答機場(Kolkata airport)是順路的,因為到加爾各答還有整整兩個小時的車程,而如果坐火車到加爾各答,在從加爾各答坐車再到機場就會整整多浪費六個小時,所以其實火車原本就已經是繞路了!但是坐巴士其實效率並不好,延遲、拋錨其實只是家常便飯,這次我在新霸賈古利就整整多等了兩個小時,手機遊戲都破關了!好不容易上了巴士又發現巴士票又被貴了一倍,又要聽旁邊的印度人問印度好不好之類的話,還說門票貴十五倍是很合理的,我答道「你來台灣我們你收十五倍,你會開心嗎?」,他又改口說你們薪水比較高,你們本來就該付多點錢,這種離譜的想法,讓筆者有些無力吐嘲,印度年輕人的想法,是超乎你想像的境界。

這次的程是這樣的,加爾各答機場(Kolkata airport)飛到清奈國際機場(Chennai International Airport)再飛到斯里蘭卡的可倫波國際機場,但是其實機場是在內貢博(Negombo),但是故事要從在清奈開始講,一下清奈的機場,發現一件很有趣的事,由於清奈的城市是印度第四大都會區,因此國際機場在清奈已經有很久的歷史,所以很巧妙的當我一出機場,必需從外面自己走到國際機場,而且國際機場比國內機場還要破舊,但這裡的泰米爾人也是出乎意料的友善,當我盧比已經不夠用,老闆還就乾脆給我打折了!所以也很可惜的我這次只有幾過清奈,不過還年輕,有得是機會吧!

在機場等飛機的時候遇到一個在新加坡讀書的印度人,我真的發現印度人自我感覺非常良好,他說新加坡人很喜歡印度人,台灣人也很喜歡印度人,讓我們看一下我朋友們的VCR「印度人很自大、自我感覺很良好、我不歡印度人,這是我在一路上聽到的話」,只能說華人對誰都很友善啊!我們可是友善的國度,不爽你也不會講啦!跟他聊也是很好玩,他們的邏輯你永遠看不懂,永遠有奇怪的邏輯。

——————————————————————————————————————————–

清奈(泰米爾語:சென்னை;印地語:चेन्नई,拉丁化:Chennai)1996年以前被稱為馬德拉斯(英文:Madras,這一舊稱目前仍被使用),是一座位於印度東南部孟加拉灣烏木海岸的大城市,同時也是泰米爾納德邦首府。

按照人口排名,清奈是印度第五大都市、第四大都會區,全世界第34位的大都市區,清奈大都市區人口約820萬(2009年),其中屬於清奈市政府管轄區域人口約434萬(2001年統計數字)

雖然這座城市是由英國人於17世紀建立的,但城市中的一部分地區如Triplicane,以及其市郊地區都已有接近2000年的歷史。英國人將其發展成為主要的中心城市以及海軍基地。至20世紀,這座城市已經成為一個重要的行政中樞,同時也是英屬馬德拉斯省首府。

清奈經濟圈貢獻了泰米爾納德邦39%的GDP,其經濟主要是基於其汽車工業、IT科技和醫療工業實力。它是印度第二大軟體工業、IT工業和基於IT技術的外包服務出口中心。清奈是印度主要的汽車工業基地,一個重要的印度汽車及其配套工業基地坐落在這座城市及周邊地區,汽車出口同時全印度汽車出口量的60%,因此清奈還有南亞的底特律的稱號。

清奈是重要的南印度古典音樂(Carnatic)中心,每年舉辦一個上百位藝術家參與的盛大文化活動–馬德拉斯音樂季。這座城市的戲劇演出活動十分活躍,也是印度婆羅多舞(Bharatanatyam)的重要中心。泰米爾電影業–印度最大的電影工業之一—也位於這次城市,電影的原聲帶支配了它的音樂界。

清奈還以其世界文化遺產與典型的印度南部風格的廟宇建築而著稱。該市的東海岸是長達12千米的遊艇碼頭海灘。該市以其體育比賽場地和主辦職業網球聯合會賽事清奈公開賽著稱。清奈還是一個罕見的國家公園位於市內的城市—Guindy國家公園。

By wiki

下圖為加爾各答機場(Kolkata airport)機場

Day in Galle

加爾各答機場(Kolkata airport)內部裝潢真的不錯。

Day in Galle

抵達斯里蘭卡又發生一個小插曲,在機場我終於被黑了!由於最近大陸跑斯里蘭卡的很多,而大部份的人又不會講英文,所以海關遇到東方人的臉,就開始貪財了!

台灣人來斯里蘭卡有件事情其非常重要「就是一定要準備大頭照帶在身上」

至於簽證,斯里蘭卡是使用電子簽証ETA,費用為USD20,如果沒有電子簽證,落地簽是USD25,這於電子簽證但辦理方法可以參考背包客棧

因為斯里蘭卡政府跟中國共產黨非常友好,因此斯里蘭卡政府並不承認台灣護照,所以簽證的章就蓋在另外一張紙上,而那張紙要一張大頭照,如果沒有帶大頭照會被刁難,例如拍一張要跟你收五十美元或幫你出去行李拿照片收你三十美元,反正就是樣匡你,這讓我對斯里蘭卡的第一印象很差,當然我絕對不會這麼好妥協,馬上找他長官僑,不但讓我出去拿照片,還向我道歉,不過到入境時間已經是早上五點,因為我跟香港朋友約的地點是加勒 (Galle),所以當然直接殺往葡萄牙、荷蘭風格的加勒 (Galle)去囉!

不過在出發之前還是要領錢跟辦SIM卡,這也讓我之前的不愉快都拋到鬧後,在斯里蘭卡的SIM卡很簡單,買了就可以用了!而且電話公司的服務員超親切,很細心地告訴我哪裡好玩,怎麼去加勒,甚至還送我一個地圖,瞬間對斯里蘭卡感覺好多了!

抵達斯里蘭卡就先公佈一下匯率,斯里蘭卡盧比和台幣是四點三比一,我當時算除以四比較好算。

斯里蘭卡盧比 (LKR)  4.42   對  新台幣 (TWD) 1  (十二月 13, 2013)

有個小知識讀者必須要知道,在斯里蘭卡的大眾交通工具是非常便宜的,但是嘟嘟車、計程車是非常貴的,例如我從機場坐計程車到巴士站,大約二十分鐘的車程,就要1000Rs,相當台幣240台幣,價位跟台灣差不多了!從可倫坡到加勒有冷氣的日本淘汰巴士,只要120Rs,我直接乾脆買兩個位置,舒服的坐到加勒,當然因為當天實在太累,跑去玩水後就回旅館睡覺了!

下面的這張就是隔天的事情,這天和我香港的朋友去*加勒城堡,來這裡你可以感受到葡萄牙小城鎮的感覺,沒錯斯里蘭卡在歷史上被多次不同的歐洲國家殖民過,所以斯里蘭卡是一個相當多元的城市啊!

*加勒城堡是16世紀由葡萄牙人建造的。加勒老城位於斯里蘭卡西南,坐落在首都科倫坡南部大約100公里處,正好處於印度洋的海濱上。加勒老城及其城堡建築在岩石半島上,這個半島是個天然的港口,由於大量珊瑚礁的出現,港口的入口處變得極其錯綜複雜。公元十八世紀英國人入侵之前,加勒城堡一度輝煌,發展到了它的頂盛時期。它是歐洲人在南亞及東南地區建築防衛要塞的典型代表,成功地融合了歐洲的建築藝術和南亞的文化傳統。1988年被列入《世界遺產目錄》。

走在加勒城堡一路上沒有印度的雜亂、人口,多了一番加勒比海風情,很難想像這裡離印度只有一個小時的飛乘,在印度的德國女生跟我說過斯里蘭卡只有十分之一的印度,但在我目前為止的感覺,只有百分之一。

斯里蘭卡很注重教育,所依即使是路人甲或乙都能假一口流利的英文,幫小朋友拍一張,司機還跟我要照片,但這是要怎麼給你啊!

Day in Galle

叫你笑,你這皮笑肉不笑是怎樣?

Day in Galle

哈哈可愛的小朋友。

Day in Galle

在分享一下加勒的資料

自從遠古時代,加勒海灣就已經投入使用了。 據記載,於545年,加勒海灣曾經保護了累范特最古老的一個商業性港口的延存;14世紀,加勒港口成為斯里蘭卡最為活躍的港口之一。 1505年, 葡萄牙人開始定居於該島,1507年,他們在加勒建立起交易站,並建造了聖克羅伊的小型城堡。 16世紀末,葡萄牙人暫時遷到科倫坡,其後不久,又返回到加勒老城,在半島的北端,地峽的一側,建立了城牆壁壘。 1625年,由於島嶼受到了荷蘭人的威脅,城堡上又增建了三個壁壘。 荷蘭軍隊佔領了葡萄牙人的軍事要塞,使其成為強有力的堡壘。 此外,他們環繞著島嶼,修築了城牆 ,並用一段雙層的城牆封鎖半島靠近地峽的一側。 18世紀,加勒老城享受了一段沒有任何外來侵害的寧靜祥和的時期,英國、法國、丹麥以及西班牙等帝國對這座處於印度洋邊緣的荷蘭壁壘垂涎已久。 1796年,在英國的統治之下,加勒老城最初的行政地位維持不變,隨後,於1802年受到了法國亞眠城的摧殘,半島淪落成為英國的殖民地,這種地位一直延續到1948年。

加勒是一座歷史悠久的城市,也是斯里蘭卡四大經濟重鎮之一。 最早的歷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後的所羅門王朝時期,以色列的所羅門王以加勒為港口,將斯里蘭卡的寶石、香料和孔雀運往耶路撒冷 。 加勒這座小城與中國結緣很早,據中國史料記載,明代大航海家鄭和曾於公元1409年、1410年和1416年3次下西洋時訪問過斯里蘭卡——當時的康提王國。

作為印度洋中的重要補給港口,鄭和在第三次下西洋時,途經加勒,並且立碑以作紀念,碑文分別用漢語、泰米爾語、阿拉伯語三種語言寫成,人稱鄭和布施碑 。 鄭和布施碑當時存放在加勒的某個寺廟中,後來年深日久、兵荒馬亂,不知所終。 1911年,在加勒的克里普斯路(Cripps Road)被人發現。 斯里蘭卡獨立後,這塊碑被送到了現在的斯里蘭卡國立博物館。

Day in Galle

斯里蘭卡最有名的就是椰子,雖然沒有海南島便宜,但是也是頗便宜,一個價位在20-50Rs,記得這價錢,再高就是匡你了!

Day in Galle

有休閒的調調,這裡就是斯里蘭卡,也因為斯里蘭卡玩起來就是輕鬆沒有壓力,所以內戰結束的斯里蘭卡逐漸又受到歐美遊客的青睞,也成為情侶的度假勝地,這也讓斯里蘭卡總統囂張的要求旅館價位要拉高,所以斯里蘭卡住宿並不便宜。

Day in Galle

在加勒城堡一切彷彿停留在殖民時期末期,相較印度,斯里蘭卡反而運用這點優勢,保存這些建築,成為觀光客的吸引力。

Day in Galle

當然還是有少部分是廢棄的,想下手的朋友,心動了沒!沒錯在斯里蘭卡很多旅館是外國人開的,我在加勒住的旅館就是一個英國娶斯里蘭卡老婆的老先生開的,要不是這裡政府腐敗,我枕的會考慮買在這裡開家民宿啊!

Day in Galle

這裡都是古蹟啊!

Day in Galle

廢話說多,肚子也餓,在印度難吃的東西吃多了!吃點好東西犒賞自己一下。

這裡因為外國觀光客多,所以上餐館,都是吃歐式的!

Day in Galle

雞腿頓飯,太好吃了!

Day in Galle

炸海鮮拼盤,這盤有一隻大蝦有手掌大小,最離譜的是這一盤只要1200Rs(270元左右的台幣)

有大蝦、小蝦、薯條、鮪魚、魷魚、魚條,更爽的是薯條不夠吃,還可以再叫,免費的,不過這已經走歐美風格,所以是要付小費的,不過就不是我付啦!小費給上班族付。

Day in Galle

吃飽後又和兩位大陸的女生朋友見面,一起去晃晃這座城堡,不過他們一直講廣東話,筆者都聽不懂,

Day in Galle

加勒城堡街景照

Day in Galle
Day in Galle
Day in Galle

這張很有感覺

Day in Galle

再來參觀加勒城堡內的天主教教堂

Day in Galle

這座教堂最大的特色是,教堂的地板是過去見這教堂家族的墳墓,聽到後我馬上跳開,這也太不敬了吧!

Day in Galle

繼續參觀,我心想如果當初台灣被荷蘭人、西班牙人多統治久一點,搞不好也會有這樣的城鎮啊!

Day in Galle

城堡最有名的鐘塔,只是旗幟換成斯里蘭卡的了。

Day in Galle

分享一下加勒老城的建築的資料,參考旅遊網

半島自南向北方向延展,城堡內部的圍牆 ,周長達3公里,儘管接近於西部和東部的城牆方向迥異,位於市區的部分卻呈現規則的直線狀,城市的核心佈局是荷蘭人於1669年創建的。

Day in Galle

18世紀開始,加勒就已經初現其作為壁壘的雛形。 14座堡壘使其城牆成為一個有機的整體,同時吊橋保護了城市北端的堡壘。 其它軍事性的建築物,諸如官邸住宅、軍械庫、火藥庫等,都是經由精心的設計,建立在城牆之內。 港口附近還有商業性建築物及儲藏庫 ,當初,荷蘭人修建的住宅及其打磨的石牆、大門,美化了加勒城恬靜而祥和的街道,直到今天,依然如此。

Day in Galle

加勒老城中的古老建築多為荷蘭式,每一座院落內群室環抱著一眼露天井,天井中養殖著一些名貴的花草。 加勒古城另一個建築特點即是完備的防禦系統,除城堡外,沿海岸還建有防禦牆,以防備來自海上的襲擊,至今,在加勒城外的海濱還保留有當年荷蘭人建造的古砲台。

Day in Galle

加勒老城的存在充分展現了17世紀與19世紀期間歐洲建築與南亞傳統建築之間的相互影響。 當地的建築師們已經改變了歐洲最初的建築模型,使這些建築物良好的適應了斯里蘭卡地理、氣候、歷史及文化條件。 例如,在城堡的結構上, 珊瑚數量居多,取代了大理岩,設計中,一切的尺寸都要嚴格的遵從原始的測量學的標準。

Day in Galle

加勒老城位於斯里蘭卡南部省的加勒城,在科倫坡南72英里處。 加勒老城的荷蘭式城堡連同14個棱堡及其防禦設施,主要是荷蘭人在原葡萄牙人所建的城防基礎上加以改建和擴建而成的。 該要塞所覆蓋的區城大約有100 公頃。 要塞營建之初是作為斯里蘭卡南部地區的管理中心,在葡萄牙、荷蘭和英國占領時期,均執行著這一功能,即便在今天,也仍發揮著這一重要作用。

Day in Galle

城堡設有兩個主要入口,一個是通過茲瓦特棱堡的大門,該棱堡是城堡現存最古老的建築物之一,始建於葡萄牙人佔領時期。 古城堡用一系列交叉的道路系統構成嚴謹的網格狀平面佈局,帶有巴洛克風格的大教堂位於城堡中心,成為人們視線的焦點;是斯里蘭卡建造的第一座新教禮拜堂。 設計人是建築師亞伯拉罕·安東尼斯,完成於1775 年。 教堂採用十字形平面,中廳較長,耳堂較短,教堂未建中心塔樓,但在東西兩側山牆設置了三角形山花,佈置有豐富的線腳和雙重漩渦飾,表現出斯里蘭卡本土的影響。 室內由於朝向西面的長長的豎窗和朝向其他方向的圓窗而顯得光線明亮。 高高的拱頂天花飾以天藍色,點綴以銀色星星,表現出深曠的天空圖景。 室內六角形的佈道壇是斯里蘭卡此類最好的作品,裝置有懸出牆外的巨大反射聲板。 沿牆則佈置有一排排靠被長椅。 在教堂下建有一座小型墓室,用以安葬教會內的一些要人。

Day in Galle

城堡中的重要機構與設施主要有總督官邸 、內閣辦公大樓、市政廳、法院、行政官員住宅、稅務所、交易所、彈藥庫、鐵匠鋪、勞工醫院、船工作坊、海軍衛隊營房、椰子庫、製繩場、清真寺、爪哇人住地,以及各種倉庫、地窖等。 這些建築雖後來已多改作他用,但其原屬類型仍易辨別。

城堡中的建築物大都面對街道而建,並大都設有後花園 ​​或後院,人們通過狹窄的里弄或設置於建築物之間的通道進入後花園 ​​。

Day in Galle

加勒老城的街道網絡系統 ,採用了主要幹道和次要街道相交的方格網佈局,這種佈置方法是當時斯里蘭卡城鎮規劃的典型。 長排的帶有陶瓦層頂的單層屋子麵街而建,房子的頂部由圓形磚柱或木柱支撐,臨街形成一條遊廊,就像一排整齊的樹牆,將房子與街道分隔開來,同時也聯繫起來。 安置在柱間的木製欄杆扶手更增加了由柱廊產生的街景透視效果。 房子的入口一般位於房子立面的正中央,房子立面上的扇形窗和窗楣變化頗為豐富,避免了重複與單調之感。

Day in Galle

加勒老城的基礎設施也很完備,建有一套完整而復雜的排污系統 ,其特點先是通過風車抽上海水,然後通過輸水管導入城中,再通過污水管將污水排入海中。 加勒老城另一特點即是它完備的防禦系統,除城堡外,沿海岸還建造有防禦牆,防備來自海上的襲擊。

Day in Galle

加勒老城是荷蘭殖民時期的要塞,除北部與陸地相連外,東南西三面都臨海,如同一隻馬蹄伸入印度洋中。 荷蘭人為了防止葡萄牙人奪回加勒,自1663年開始,沿海岸的三面修建起高達六七米的城牆。 1873年,當時的英國殖民者為了改善交通狀況,在北邊的城牆上加開了一個牆門,以便馬車通過。 這圈城牆及其上的城門,已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Day in Galle

城牆沿海修到盡頭,便來到了英國殖民時期修建的主城門。 厚厚的城牆其實是厚實的房子,兩面都開窗,有的還住著人,或者開著小雜貨舖,更多的已經被廢棄, 蛛網塵埃密布,鐵窗鏽跡斑斑,爬山虎綠蔭滿牆。 中間開著一個巨大的城門,時不時有汽車行人穿行。 城門上面,由兩頭獅子組成的城徽清晰可見,上面標有修建年份“1873年”。 主城門的西面是鍾樓,其下有一座舊的城門,歷史更為悠久,當初荷蘭人修要塞時就有的。 城門有三重,除最外重城門外,裡面兩重都建有碉堡,顯示這曾是一個軍事要塞。 鐘樓至今仍在使用,歷經400餘年,還走得相當精準。

(參考旅遊網)

Day in Galle

建築有沒有感覺是在歐洲啊!

Day in Galle
Day in Galle

這邊的還有沙灘,有沒有讚!

Day in Galle
Day in Galle

被拋棄的城堡,跟大陸女生道別後,我跟港仔Ray,回市區買東西,畢竟我朋友明天就要去趕飛機了!

Day in Galle
Day in Galle

加勒火車站前的圓環

Day in Galle

加勒巴士站

Day in Galle

買完東西填完冰箱,就去吃晚餐

Day in Galle

很好吃的晚餐,奶油魷魚加烤魚,一個套餐500Rs有沒有便宜。

Day in Galle

最後看看我填冰箱的成果,在斯里蘭卡汽水其實並不便宜,價位上跟台灣差不多,水果雖然價位上較便宜,但是不好吃。

明天筆者會親自下廚

待續

Day in Galle

Advertisements

3 thoughts on “南亞之旅 第六十三章 (Galle in Sri Lanka)

  1. Wow 加爾各答新機場已經開始啟用了嗎? 那效率還頗快的耶
    版主您的文章讓我懷念印度了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