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四十九章 (Varanasi in India part 2)

瓦拉納西是一座非常神奇的城市,他並不乾淨、並不是每個人都很友善,更沒有沙灘或清澈的河水,水質還因為太髒,外國遊客根本不敢碰這水,但是瓦拉納西卻有種魔力,來過瓦拉納西的人就會知道,你會發現你會在瓦拉納西冥冥之中學到很多事情,在瓦拉納西的每一次對話,都深深到烙印的我心中深處,離開印度越久感觸越深,一位船夫跟我說道「傳說中虔誠的印度教徒,只要生病,用恆河的水盥洗身軀、飲下恆河水,便可以神奇的把病痛帶走」,太多這樣的傳說,但污染嚴重的恆河,事實上很多細菌指標,都超過一般人可以接受的標準,但又神奇的,恆河從來沒有造成印度大發生重大的疫情,或許冥冥中,真的有神靈保佑這座湖也說不定。

在瓦拉納西第一天,我深深的被這座聖城給吸引住,過去幾天在德里的疲憊被狠狠地丟到腦後,我被眼前的景象給迷惑,太多不可思議的景象,太多令人無法解釋的行為的行為,散步在恆河的時間,使我開了眼界,在台灣的價值觀,臺北給我的視野原來比想得還要小,小得微不足道,別說你看過世界,除非你來過瓦拉納西。

在廟宇旁邊的兩隻小羊。

Day of Varanasi

一位乘涼的印度老人,看著我的鏡頭,我按下了快門,老爺爺憂鬱的好像述說著什麼故事,臉上的蒼傷,成了最真實的故事,希望下次再訪印度,老爺爺仍然在這裡。

Day of Varanasi

濕熱的天氣讓水牛跑到水裡沖涼,動物在這享受個平等的生活,恆河不只屬於印度人,也屬於其他生物,當地人不會因為動物在水裡而避開,他們一視同仁,混濁的水裡,人與動物一起洗澡、戲水。

Day of Varanasi

很可愛的水牛

Day of Varanasi

動物糞便會嚴重污染水源是不真的事實,牛神和環境之間的平衡又要如何掌握。

Day of Varanasi

苦行僧

Day of Varanasi

瓦拉納西恆河沿岸。

Day of Varanasi

諸神的塗鴉。

Day of Varanasi

慵懶的狗狗

Day of Varanasi

更多的船,這裡也有這裡不同的行程。

而坐船的行程有更多不同的形式,價位大約在200-1200Rs不等,隨這時間、距離、地點,價位也會跟著不同,人數多價錢可以分攤,個人比較推薦一個小時以上的行程,坐船在瓦拉納西的恆河上,確實別有一番風味。

Day of Varanasi

 恆河孕育著所有生命,水取自於這裡,死回歸于這裡,每一個印度人對我們這也異教徒,露出不屑的眼神,彷彿告訴著過去曾有一段時光,我們古老文明壯大的令你們這異教徒畏懼,而我們總有一天會東山再起。

Day of Varanasi

 放棄的船,就都丟棄在一個角落,他曾經優游在恆河上,如今宛如一具屍體,躺在聖城的一個角落。

Day of Varanasi

水牛身旁全是垃圾,塑膠製品污染的這條聖河,而生命仍然在這裡生而不息。

Day of Varanasi

兩個小朋友居然在恆河裡捕到魚,看來恆河有沒有我們想像的糟。

Day of Varanasi

走著走著我看到兩位苦行憎,我用手語比上「可以拍上一張照片」,憎人笑笑的搖搖頭(印度搖頭是好的意思),他眼神對恆河的敬畏,在他的眼神裡,一覽無遺。

Day of Varanasi

當下我慌然大悟,我終於看到真的修行者了!這些修行者不是為了跟遊客要錢,而是來恆河追求生命的答案,在臨終前,悟出生命的道理。

Day of Varanasi

一位年輕的印度人,在水牛旁邊清洗著衣物,水牛也彷彿無視于它的存在,渾濁的河水,可以洗乾淨衣物上的污垢嗎?

Day of Varanasi

當我越看越起勁這世界的另一個角落,文化衝擊沖打在心坎裡的頂端時,一棟房擋住我的去路,彷彿告訴我該回神了!

Day of Varanasi

轉個方向,我向市區裡走。

Day of Varanasi

印木眼簾的是更多的混亂與髒亂。

Day of Varanasi

而即使在髒亂,聖城裡的居民仍然打著赤腳,訴說著他們對聖城的尊重,而我只是一個過客。

Day of Varanasi

小女孩騎著大人的腳踏車,辛苦的穿梭在巷弄裡。

Day of Varanasi

而慵懶的狗還是在睡覺。

Day of Varanasi

走著口也渴了,我停在一家汽水電的前面,和一位慈祥的印度老爺爺點了兩杯奇怪口味的汽水,老爺爺笑笑地問我來自哪裡?「台灣」我答道,他問道我對印度有什麼感覺,為什麼我會想要來印度,我喜歡印度嗎?或許我尷尬的笑容述說了清楚不過的答案。

我答道「甘地,因為甘地的精神,讓我十分的敬佩,但是書上甘地提到的印度,仿佛成為過去式了,印度人對傳統、自由、理性、希望的追求,彷彿在甘地被槍殺的那一剎那,隨著甘地一起死去。」

老爺爺微笑的點點頭,笑笑的跟我說「後面的那台機器值十萬盧比,而那是我兒子的生意,一杯五盧比,要賣掉兩萬杯才能回本,乍看下有點不合邏輯,但是我們花了六個月就把機器的錢賺回來,賣汽水絕對賺不了大錢,但是這些錢足夠生活了,當一個人擁有太多,他會怕失去他擁有的一切,一生都提心吊膽別人會偷他、騙他、搶他的錢,生活有就失去了意義,他活到現在也活夠了!現在有家人陪他,三餐可以溫飽,死後可以死在恆河,他人生的責任已儘,縱使我沒有錢,我仍然活得很滿足。」

我恍然大悟,一路上遇到的年輕人早以失去真正的傳統,而是被物質沖昏頭,不停詐騙觀光客的迷途羔羊。

我又追問到「為什麼印度現在會變成這樣?那甘地在的時期又是怎麼樣?」

老爺爺彷彿知道我想問的問題一般,毫不猶豫的回答我「完全不一樣,甘地在的時候吃一頓飯十盧比,現在吃一頓飯是六十盧比,過去的人欲望較少,彼此關照,對未來充滿期望,過去懷孕後不允許有性行為,對生育有很多限制,一對夫妻往往只有一到兩個子女,但現在這些傳統早就沒有人遵守,人口越多,生活越困難,人也變得越來越貪心,印度的人口我年代的三億變成現在的十二億,我也很環念甘地在的年代,那時候至少有夢想與未來。」

Day of Varanasi

我聽得一愣一愣,我沒想到在瓦拉納西,一的個印度老爺爺,給我深深地上了一課,他沒有幫印度辯護,而是訴說個他自己的理念,他生活的哲理,沒錢但是快樂,而有錢不一定快樂,當然生活還是要錢,但是是夠用就好,還是當個守財奴,窮其一生擔心錢消失。

兩杯汽水的一個對話,如此的有哲理,也是筆者我萬萬的沒到。

老爺爺笑笑的最後說道「我講太多,就這樣不說了!(I talk too much , no more…) 」

我和老爺爺拍照,道謝後離去,隔日再來,這位老爺爺已經不見蹤影,我心想他真的存在嗎?

Day of Varanasi

瓦拉納西街景。

Day of Varanasi

Day of Varanasi

傳統賣宗教物品的商店。

Day of Varanasi

筆者又買了一些芒果。

Day of Varanasi

回程時坐人力車回去。

Day of Varanasi

巧遇出殯。

Day of Varanasi

過世的人將拿到恆河旁火葬。

Day of Varanasi

可愛的芒果攤販。

Day of Varanasi

雜亂的主幹道

Day of Varanasi

筆者這一天就這樣結束,回到旅館時天空如然下起磅礡大雨,看來*伐樓尼今天很眷顧我呢!

*伐樓尼伐樓拿尼是印度神話中水神伐樓拿的妻子,司酒與陶醉的女神。她是金剛亥母的一個神秘相。她的名字含義為「天堂的花蜜」,她代表著不死的提純花蜜(甘露),亦是「求取超越宇宙的知識的仲介人」。飲下由她提鍊的酒,新信徒就能作好冥想的準備。

回到旅館,我跟在外面的加拿大人聊天,並相約晚上一起去吃晚餐,就這樣這天一就在汗一伙不相識的背包客去吃晚餐,劃下句點。

Day of Varanasi

旅館外水池的鯰魚。

待續

Day of Varanasi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