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四十四章 (New Delhi in India part 1)

這天中午我就離開這間服務並不好的旅館,時間大約中午,我詢問旅館要如何做旅遊巴士到新德里,他跟我說這種給遊客的旅遊巴士,車站大約半小時的車程,因此當嘟嘟車司機要兩百盧比,筆者沒殺價就答應,想說會不會老實一點,沒想到結果不到十分鐘就到了,但不是旅館員工的錯,是這個司機根本騙我這外國人不認路,他帶我到一般巴士的車站,這種貪小便宜的印度人,讓阿格拉跟德里成為我印度旅中最討厭的兩個城市。

其實從阿格拉到新德里大約是臺北到台中的距離,但在這裡整整兩個小時多才到,下車的地方還要再座嘟嘟車到市區還要再一個小時,阿格拉到德里的車票120Rs,而德里郊區到新德里市區嘟嘟車的費用400Rs…

到頭來不如直接座觀光客的巴士,或是火車,還比較划算。

Day in New Delhi

沿路上的顛坡讓我回想到從加德滿都到新德里,那段痛可的旅程,但是更糟的是印度人很喜歡擠,上車時沒多久,就從幾個人,漸漸變越來越多人,而車上明明就有很多位置,不知為什麼就喜歡跟我這個外國人擠,一個四個人的位置,就偏偏擠上了六個人,而每個人都還很喜歡跟你這個外國人聊天,更好笑的是後面滿滿都是的位置,在印度待久,味覺就會有些痲痹,但是幾個大男人擠在一條座位上,汗臭味可想而知,而一旁的印度人還是充滿興趣的問個我是不是日本人,又累又熱的筆者,只能用微笑答覆,突然一隻手拿著手機從我左邊冒出,一臉錯愕的筆者,聽到另一旁的印度人說著「pick up! pick up!」,接起手機我用英文打聲招呼,發現電話的另一頭的人根本不會英文,只是想聽聽我這個老外的聲音,過兩秒他一手又把收機搶回來,批哩啪拉又是一串印地語,當然聽不懂的筆者,只能看這群印度人大笑,一臉尷尬,或許這就像是過去台灣人和白人混在一塊,就特別跩的感覺(現在白人在臺北多到煩人,筆者這句話不是種族歧視,由於歐美白人喜愛泡夜店、酒吧,筆者住在大安區,周遭圍繞著酒吧,半夜留下的7-11常常會有喝醉的白人在那嘶吼,筆者之前波特蘭的朋友也有看到,我調侃他們說到些是你同胞,他們只有冷冷的笑到,另一方面白人消費能力也沒有特別高,已經已經沒有這麼受歡迎了!),在印度的火車經驗,說不上愉快,但心想就當做另外一種的體驗吧!

Day in New Delhi

抵達德里我光找旅館就花了很長的時間,背著重到翻掉的背包,一家又一家的找看得順眼的旅館,背著背包是沿路拉客的指標,一家又一家的旅館位於巷弄裡,巷弄的旅館價位通常會比較便宜,但德里背包客區的旅館一家比一家來得爛,因為價位本上就是給背包客住,所以價位大於為在於300Rs-1500Rs,有沒有冷氣會讓價位差很多,如果你不怕熱不怕臭,確實可以選擇300-700Rs的旅館,但如果受不了,說真的1000Rs(人民幣100,台幣500)就可以住到有冷氣的房間,但在德里通常wifi是要另外付費,旅館有沒有免費wifi這點要想清楚,做後找到了,不怎麼樣,且要一千盧比,但有冷氣和電視、冰箱。

入住後,我決定去找頻果專賣店買連ipad的傳輸線,畢竟我記憶卡已經快用完,如果沒有我絕對會提早回台灣,但筆者心想,連首都沒有蘋果專賣店,這未免太扯了,我馬上搭上嘟嘟車,前往新德里的圓環區,找蘋果專賣店。

第一家有iphone 5,但沒有連接線。

Day in New Delhi

沿路還有這樣賣書的路邊攤,畢竟不是每個國家都有誠品書局,我國外的朋友,來台灣,第一件事情就是逛誠品,孤單星球還有介紹全世界唯一24小時的書店,那是舊版的,因為香港也開了一間。

Day in New Delhi

蠻奇怪的建築。

Day in New Delhi

這裡的公園非常髒亂,但是很多人還是在這裡看夕陽。

Day in New Delhi

這種香港、歐洲也有,很特別的書店,往往都有人在裡面幫你找書,而且往往書會比較便宜,比較有人情味。

Day in New Delhi

藝品市集,這也挺有趣的。

Day in New Delhi

沿路上一直問哪裡有蘋果專賣店,像個白癡一樣,看到一位一看就知道是印度白領的夫妻,馬上上去問一下,終於有了突破點,事實上在圓環中央就有一家蘋果專賣店。

Day in New Delhi

終於找到蘋果專賣店,我馬上看到我要買的東西, 四千多元盧比,沒想太多就買了!

我第一次用現金在蘋果店消費,之前都是我跟我爸兩個人在PCHOME上血拼買3 C,這是我跟我老爸的傳統,但是因為人在印度,選擇並不大,不根本沒有選擇,但事實上這幾也不是真的Apple store,信實零售公司(Reliance Retail)正在與蘋果公司洽談在印度開設Apple Store的可能。

店員很驚訝,我買的照麼豪邁,因為事實上印度蘋果的市占率並不高,之前調查只有3%。

Day in New Delhi

戰利品啊!馬上到隔壁咖啡廳傳照片到ipad,但是wifi不能用,說真的印度我不意外,一路上有冷氣吹不了、有電視看不了、有wifi用不了的情況成出不窮,喝喝咖啡就離開,回旅館休息。

今天就這樣,明天我會去看我的偶像「甘地」!

Day in New Delhi

在新德里的第二天,先去甘地博物館,而甘地紀念館就在對面。

裡面可以拍照的部分並不多,所以就還是請讀者自己去朝聖。

Day in New Delhi

有很多甘地的照片,當然這種博物館是免費的。

Day in New Delhi

參觀的人並不多,氣氛非常沈重。

Day in New Delhi

稍微了解甘地的讀者應該知道,他平時沒事就喜歡紡車紡紗。

順便一提在展館內有中華民國在甘地被刺殺後,給的匾額,那時候我國還沒有和印度斷交,很值得台灣讀者去參觀。

Day in New Delhi

花栗鼠

Day in New Delhi

甘地博物館外觀

Day in New Delhi
Day in New Delhi

博物館建築非常低調。

Day in New Delhi

來到博物館的正對面,正是甘地紀念館

Day in New Delhi

轉載一下維基百科介紹的甘地

莫罕達斯·卡拉姆昌德·甘地(古吉拉特語:મોહનદાસ કરમચંદ ગાંધી;印地語:मोहनदास करमचंद गांधी;英語:Mohandas Karamchand Gandhi,台語舊譯顏智,1869年10月2日-1948年1月30日),尊稱聖雄甘地(印地語:महात्मा गांधी,英語:Mahatma” Gandhi),是印度民族主義運動和國大黨領袖。他帶領國家邁向獨立,脫離英國的殖民統治。他的「非暴力」(अहिंसा,ahimsa)的哲學思想,影響了全世界的民族主義者和那些爭取和平變革的國際運動。

通過「非暴力」的公民不合作,甘地使印度擺脫了英國的統治。這也激發了其他殖民地的人們起來為他們的獨立而奮鬥。最終大英帝國分崩離析,取而代之的是英聯邦[1]。甘地的主要信念是「真理堅固」(梵文:सत्याग्रह,satyagraha),意為「精神的力量」、「真理之路」、「堅持真理」等。這鼓舞了其他的民主運動人士,如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人。他經常說他的價值觀很簡單,那就是(是從傳統的印度教信仰演化來的):真理(सत्य,satya)、非暴力。

Day in New Delhi

甘地出生在印度西部的港口城市博爾本德爾(當時是印度的一個土邦,今屬古吉拉特邦管轄)的印度教家庭,他的父親,卡拉姆昌德·甘地(Karamchand Gandhi)是當時的土邦首相。他的母親,Putlibai,是他父親的第四任妻子。他們是商人的後代(「甘地」的意思是食品商人)。13歲時,他和同歲的Kasturbai成婚。他們有4個孩子,全是男孩。Harilal Gandhi,生於1888年;Manilal Gandhi,生於1892年;Ramdas Gandhi,生於1897年;最小的Devdas Gandhi,生於1900年。

1888年,也就是他19歲時,留學英國,在倫敦大學學院學習法律。在倫敦期間,他恪守著離開印度時母親對他的教誨,不吃葷和不酗酒。儘管他試圖英國化,例如,上舞蹈課程,但是他卻不吃房東太太給他的羊肉和捲心菜。她給他介紹了一家倫敦的素食餐館,在那裡,甘地瞭解並且成為了一個素食主義者。這可以認為是他有意識選擇非暴力的第一步。他參加了素食社團,並且當選執行委員會委員,他還成立了一個地方分會。據他說,這給了他組織和運行社團很有價值的經驗。他遇到的素食主義者,有些是神智學社團的成員。神智學社團由Madame Blavatsky於1875年成立,作為大學兄弟會的一個延伸,他們致力於研習印度印度教和佛教的經典。他們鼓勵甘地閱讀《薄伽梵歌》。此時,甘地還沒有皈依宗教,但是開始閱讀關於印度教,基督教和其它宗教著作。

回國後,他取得了英帝國的律師資格。他試圖在孟買作為律師工作。但是工作沒有起色。

Day in New Delhi

1893年4月,一家印度公司派甘地到南非工作。他看到印度移民在南非的公民自由和政治權利在很大程度上被剝奪的現狀,很是灰心。這些移民主要是契約傭工和個體商人。於是他開始抗議和遊說,反對針對南非印度人的法律和種族歧視。有人因此批評他沒有將抗議的對象擴展到針對全體非洲人的法律。在他在南非的早期,有一件事常被人提起。那就是他買了一張一等車廂的車票,拒絕換到三等車廂,被人從彼得馬里茨堡火車中扔了出去。1903年6月,甘地組織了一場抗議運動針對「黑法令」(The Black Act),這個法令強制所有在南非的亞洲人接受登記。1913年9月,他參加了一場抗議不按照基督教儀式結婚就無效的運動。

1913年11月6日,甘地被捕,當時他正領導一群印度礦工在南非遊行。1914年,政府允諾減少在南非對印度人的歧視。

在南非的這些年裡,甘地從《薄伽梵歌》和列夫·托爾斯泰的作品中汲取靈感。托爾斯泰在十九世紀八十年代轉變成了一個個人形式的基督教無政府主義者。甘地翻譯了托爾斯泰的《給一個印度人的信》。這封信是托爾斯泰在1908年寫給一個激進的印度民族主義者的。他們一直通信到1910年托爾斯泰去世為止。托爾斯泰的信引用了《吠陀經》的印度哲學和印度教大神毗濕奴[3]的名言來表達他對逐漸高漲的印度民族主義的看法。除此之外,甘地還受到美國作家亨利·戴維·梭羅作品《論公民的不服從》的啟發。總之,在南非的歲月是甘地作為一個社會政治活動家的形成時期。此時公民不服從以及非暴力的抵抗的概念和技術開始形成。

一戰時,甘地回到了印度,在那裡他發動運動,號召印度人參加英印陸軍。他認為這樣表現對英國的忠誠就會使英國同意印度作為英帝國的一個自治政體而達到印度自治。但是,這沒有成功。

一戰後,他參與了國大黨的獨立運動。他以他的公民不服從、不合作,和絕食抗議等的政治主張,獲得了世界範圍的關注。他被英國當局多次逮捕。例如,1922年3月18日,他因為他領導的公民不服從判刑6年,但是只服了2年刑。

甘地別的成功的獨立運動的戰略還有「排斥英國貨」(swadeshi)政策,即抵制外國產的商品,特別是英國產品。與此相關的還有他的關於所有印度人應該穿土布的宣傳。反對用英國的織布。甘地宣傳說印度婦女,不論貧富,應該每天花一定的時間織布,來支持獨立運動。那時很多人認為這些獨立運動這些事,不適合婦女參加。甘地的這個策略把婦女加入到獨立運動中來。

1919年的阿姆利則血案後,他支持獨立的立場更加堅決。當時英國政府和廓爾喀僱傭兵向和平政治集會的人群開槍,數以百計的錫克教徒,印度教徒,還有穆斯林被殺。除了抵制英國產品外,甘地還極力鼓勵人們抵制英國學校,法律機構,辭退政府工作,拒絕繳稅,拋棄英國給的稱號和榮譽。

1920年4月,他當選印度自治同盟的主席。1921年12月,他又被授予國大黨在同盟內的執行代表。在他的領導下,國大黨重組,制定了新的章程。新黨章規定他的目標是爭取獨立。任何人只要交納一定的象徵性費用就可以入黨。用來規矩和管理混亂無序的運動的委員會的層次結構也被建立。國大黨由一個精英組織轉變成了一個大眾化政黨。

1922年,在北方邦的Chauri Chaura暴發暴力事件後,甘地暫時取消了他的不服從運動。他轉向社會活動。在艾哈邁達巴德建立了Sabarmati Ashram(高僧修行所),還有報紙「年輕的印度」(Young India)。他為歷史上被踐踏的種姓爭取平等的權利,尤其是為被冠「賤民」者(他稱之為「神的孩子」)爭取權利。

甘地再次參加獨立運動是在1930年。國大黨當時拜訪他,希望他領導另一場大規模的公民不服從運動。他於是在1930年3月21日到4月6日領導了他一生中最著名的一次運動─為了抗議殖民政府的食鹽公賣制,甘地從德里到艾哈邁達巴德遊行達400公里,被稱之為德里遊行(或稱「鹽隊」)。數以千計的人們徒步到海邊自己取鹽而不是給政府交稅。

他1915年回印度,並很快地成為正在從事獨立運動的國大黨的領袖。通過聯合抵制英貨,甘地促進了印度農村工業的發展,同時,通過宣傳非暴力抵抗,來抑制恐怖活動的暴虐,雖然他不能阻止這些恐怖活動。

雖然他經常攻擊英國政府,但是他一直聲明他尊重英國人。因此大多英國人也佩服他,雖然他們並不明白甘地做事的內因。

甘地開始穿了一道纏腰布在印度鄉下四處演講,鼓勵使用手紡車來解除印度對蘭開夏紡織廠的依賴。

1933年5月8日,甘地開始了為期21天的絕食抗議英國政府對印度的壓迫。1934年夏天,他又進行了他一生中三次不成功的絕食。1939年3月3日他又在孟買絕食抗議印度的獨裁統治。

甘地選擇在國大黨內的繼任者是尼赫魯,就是後來的總理。尼赫魯和他的政治對手Sardar Patel對於獨立的印度該走那條路公開承認有不同意見。但是甘地更相信尼赫魯能建立保障印度人民自由的政府。

他曾先後在1922年,1930年,1933年和1942年四次入獄,在獄中通過絕食展開他的文明不服從運動。1931年赴倫敦參加了有關印度將來的一次圓桌會議,但並沒有結果。到1942年,他相信獨立是印度唯一可能的出路。他與英國駐印度最後兩任總督(阿奇博爾德·珀西瓦爾·韋維爾和路易斯·蒙巴頓)合作制定了印度獨立和分治方案,於1947年8月15日公佈。此時,甘地的許多追隨者開始尊稱他為「聖雄」。

1939年納粹德國入侵波蘭,二戰爆發了。雖然甘地對法西斯侵略的受害者深表同情,但是他經與國大黨的同志們深思熟慮後,宣佈印度不會支持表面上為自由而戰的戰爭,儘管印度當時也還沒有自由。他聲稱,如果戰後印度可以獨立的話,他會與英國並肩戰鬥。

英國政府的反應是完全負面的,他們還試圖在印度的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間製造分裂。

二戰時甘地的獨立要求更加得到擁護。他起草了一個讓英國從印度退出的草案。這個草案立刻引發了印度有史以來的最大的一次獨立運動。這個運動導致了很多人的被捕和史無前例的暴力。甘地和他的支持者們清楚地說,如果印度不能獨立,就不支持戰爭。這時他甚至暗示他曾經想結束他對非暴力的支持。他說,他身邊的這個「有序的混亂狀態比真正的混亂狀態還壞」。他於1942年8月9日在孟買被英國軍隊逮捕,並被關了兩年。

甘地認為成立自治政府的進度緩慢,於是加強了對英國政權的反抗。他經常被抓入監獄。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宣稱反法西斯同盟只能得到獨立的印度的支持。這一年他最後一次入獄。

甘地對印度的印度教信徒和伊斯蘭教的穆斯林都有重要的影響。據說一次他一出現就使得雙方的衝突平息。他強烈反對任何把印度分成兩個國家的提議。他主張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團結合作,提倡社會改良、自我道德完善和精神感化。

二戰之後,甘地希望印度能夠獨立並成為一個完整的國家,但為了印度獨立,甘地接受讓印度與巴基斯坦分別獨立的方案,巴基斯坦成為一個獨立的伊斯蘭國家。在政權交接的那天,甘地沒有慶祝印度的獨立,而是獨自在加爾各答為分治而憂傷。1947年8月15日,印度正式獨立,甘地的接班人——尼赫魯成為獨立後的首位印度總理。

一些人不滿他接受印巴分治法案,拒絕他的非暴力哲學。當印度教徒和穆斯林又開始暴亂衝突,甘地開始了他的第14次絕食,告示大家直到停戰之後他才會進食。他成功使局勢一度穩定。但是在1948年1月30日,剛結束絕食的甘地在前往一個祈禱會途中,被一個印度教狂熱分子納蘇朗·戈茲槍擊死亡。中彈的瞬間,甘地還以手勢表示寬容兇手並為他祝福。在後來的審判中,納蘇朗·戈茲自稱:「在我開槍前,我真心祝福他(甘地)並當面恭敬地向他鞠躬。」

甘地奉行的苦行僧式的個人克己生活制度包括素食,獨身,默想,禁慾,一週有一天不說話,放棄西方式衣服而穿了印度土布做的印度傳統服裝,用紡車紡紗,參與勞動(這些信條後來被稱為甘地主義)。

甘地的哲學和非暴力不合作的思想深受《薄伽梵歌》為主的印度教信仰以及耆那教的影響。非暴力的概念在印度的宗教中長久以來就有。印度教,佛教,耆那教中對於此都有重述。甘地在他的自傳「我的對於真理的實踐經歷」揭示了他的哲學和生活方式。

儘管他去倫敦時,嘗試吃肉,但是他後來變成一個嚴格的素食主義者。他在倫敦求學時對此寫過幾本書。在印度教和耆那教中素食主義是根深蒂固的。他的家鄉就有很多印度教徒是素食主義者。他嘗試不同的飲食,最終相信素食足以滿足人體的最小要求。他也曾很長時間禁食,並以此作為政治武器。

36歲時,他禁慾,變成了一個徹底的禁慾主義者。禁慾是受印度教的影響。但是他沒有離婚。據說他的這個決定沒有同他的妻子討論,而是直接向她宣佈的。

甘地每週守默一天。他相信沉默帶給他內心的平靜。這來自於印度教中的力量來自於「沉默」和「平靜」。他在沉默時靠在紙上寫字來交流。從他37歲開始的3年半裡,甘地拒絕讀報紙。他認為塵世的喧囂比他的內心的不安更加不堪。

在從南非的成功法律工作回到印度後,他放棄了代表富有和成功的西方式衣服。他的意思是要穿的能夠被印度最貧窮的人接受。他宣揚使用家庭紡織的土布。甘地和他的跟從者使用紡車自己紡的布做衣服。這對英國的權力集團是一個威脅。如果印度人因為沒有工作而空閒時,他們從英國那裡買衣服。如果印度人自己做衣服,英國的工業就空閒了。後來國大黨的黨旗中就有紡車圖案。

甘地崇尚各個宗教彼此尊重,因而沒有宣稱自己有特定的信仰,這種超越宗教的情操,源於他所著眼的並非個別宗教的名聲,而是重新著重以人為中心的向度,而非以宗教為中心的工具化思維;他不歧視、不排斥任何與自己民族不同的信仰。因此,甘地曾宣稱:「我是伊斯蘭,是印度教徒,是基督徒,也是猶太人。」[4]這表明他的個人信念實在超越世俗的文化框架,並能實踐此精神於行動之中。不過,甘地對於印度教傳統中賤民階層的關注卻被後世認為是爭議性的,而成為其思想中較為爭議的部份。

他的頭銜聖雄(Mahatma)來源於梵語的敬語mahatman,原意「偉大的靈魂」,卻常被誤以為是他的名字。這在他授予泰戈爾”Gurudev”的稱號,意即「偉大的導師」後,1915年印度詩人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贈予他的尊稱,意為合聖人與英雄集於一身。

這個頭銜的使用在印度以外也被廣泛地接受,可能部分的反映出在他的時代印度和英國的複雜關係。無論如何,這個頭銜的廣泛使用是同世界上對甘地這樣一個對於非暴力和自己的信念的極其執著的人的廣泛接受相一致的。

關於甘地最出名的藝術作品應該是電影《甘地》。該片的導演是理察·阿滕伯勒。主演是本·金斯利,他的一半血統也是來自古吉拉特邦。電影「The Making of the Mahatma」展示的是他在南非的21年。主演是Rajat Kapur。

在英國,有數座甘地的塑像,最著名的是在他學習法律的倫敦大學學院的附近的Tavistock Gardens。

在美國,舊金山的輪渡大樓停車場旁、休斯敦的赫爾曼公園(Herman)、紐約的聯合廣場、亞特蘭大的馬丁·路德·金紀念處、華盛頓Dupont Circle的印度使館附近等多個地方,都可以看到甘地的塑像。

在巴黎、阿姆斯特丹、巴塞隆那和里斯本,也有甘地的雕塑。印度政府贈予加拿大的溫尼伯市一座雕塑,表達他們對將來安家於此的加拿大人權博物館的支持。在俄羅斯首都莫斯科市也有甘地的雕像。

儘管甘地在1937年到1948年之間獲得過五次提名,但他始終沒有獲得過諾貝爾和平獎。多年以後,諾貝爾委員會對此公開表達過他們的遺憾。1948年甘地去世那年,諾貝爾和平獎並未頒發,原因是沒有適合的、活著的候選人;在1989年當達賴喇嘛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委員會主席說「此獎之一部分紀念莫罕達斯·甘地」(in part a tribute to the memory of Mahatma Gandhi)。

甘地死後,他的事蹟,一直受到廣泛的評論。例如,作為大英帝國的例子,丘吉爾曾對甘地有下述評價:「瞧那倫敦大學法學院出身的,長於煽動的甘地律師,現在裝成東方人所習見的苦行僧模樣,半裸著身子,居然大步走進了總督府,在那兒和我們的皇帝代表進行杯葛,而他還是繼續在煽動著所謂民事的反抗。[5]」。與此相反,愛因斯坦這樣評論甘地:「後世的子孫也許很難相信,歷史上竟走過這樣一副血肉之軀。」(Generations to come will scarcely believe that such a one as this walked the earth in flesh and blood.)他又說:「我認為甘地的觀點是我們這個時期所有政治家中最高明的。我們應該朝著他的精神方向努力:不是通過暴力達到我們的目的,而是不同你認為邪惡的勢力結盟。」1999年《時代》雜誌將其評選為20世紀風雲人物第一名是愛因斯坦,第二位世紀風雲人物是羅斯福總統,印度的甘地列第三位,他是以個人之力抗拒專制、拯救民權和個人自由的象徵。

甘地的貢獻不會被人們遺忘。他的孫子,Arun Gandhi和Rajmohan Gandhi,甚至他的重孫,Tushar Gandhi也是社會政治活動家,為了世界上的非暴力而努力。

甘地與印度的政治家族尼赫魯-甘地家族無關。在英迪拉·甘地和費羅茲·甘地結婚後,這個政治家族才採用甘地這個姓氏。費羅茲·甘地和聖雄甘地沒有關係。

by wiki

Day in New Delhi

再來我決定用走的來參觀所有重要的印度景點。

Day in New Delhi

工程就這樣擺這路邊,完全不怕有人掉下去,在印度,低頭族在這裡是很危險的。

Day in New Delhi

完全看不出來這是幹嘛用的。

Day in New Delhi

這裡的貧富差距非常的大,這種景象非常頻繁。

Day in New Delhi

交通更是不輸紐約、臺北、上海、東京這種大城市。

Day in New Delhi

很多古蹟旁邊更是住滿游民。

Day in New Delhi

而古老的城堡,在這裡正常的讓你無法解釋。

Day in New Delhi

說德里是一個充滿歷史的遲是完全不為過

待續

Day in New Delhi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