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亞之旅 第七十四章 (life in kandy)

在康提市區晃了一圈,最後在市中心走一走,而早上我已經跟老闆討論過,他建議我跳過Ray推薦的努沃勒埃利耶 (nuwara eliya),因為沃勒埃利耶並沒有太多東西可以看,所以先去去伊拉 (Ella),當然老闆的一番言論,像我快速的打定主意,就這樣決定明天一早就前往伊拉 (Ella)去,老闆人很好,不會因為要賺你的錢就叫你多住久一點,他甚至還說康提我待這幾天已經夠了,康提也沒有這麼多地方可以玩,真的是挺令人感動的一番話。

不過來因為時間的關係,還有Ray在微信上一直瘋狂推薦沃勒埃利耶的關係,我還是順道去那住上了一天,但如同老闆說的沒有什麼好玩。

康提市區景色。

Day in Kandy

當然我又跑去市區其實是有其他目的的,就是去採買當地食材,買些奇怪的水果和海鮮回去加菜。

第一次嘗試新鮮的像是木蘋果植物,但其實並不是,但我也不知道是什麼,老闆娘有解釋,但聽不太懂,應該是我們倆都不知道英文名成叫什麼,所以就放棄,直接把它弄來吃,嚐嚐味道。

老闆娘解釋到,這種果實對身體很好,味道比較苦澀,需要加糖或蜂蜜來,會比較容易入口,果實本身就有一些植物膠質,對人體相當的好,老闆娘說會幫我處理,讓我嚐嚐。

而老闆幫我把這堅硬的果實打開

Day in Kandy

超級硬的,拿到狂砍都還不會破。

Day in Kandy

弄半天終於打開了!

Day in Kandy

老闆研究幫我怎麼打開。

Day in Kandy

這種果實的種子是一種香料,但對這種植物的單字量筆者嚴重不足,老闆娘說的話可以說是左耳進右耳出,下次還是帶筆記本好了!

Day in Kandy

上面宛如淋上一層蜂蜜的果肉,其實既是植物膠質,老闆娘說對胃很好,是很健康的食品,但直接吃並不好吃,老闆娘加上一點糖攪拌後才比較容易入口。

Day in Kandy

其實口感並不舒服,天然的植物膠加點糖,吃起來口感有點像被攪爛的香蕉,但是苦苦的,而且吃多了多嘴還會麻痹,但為了健康,一定下吞下去。

Day in Kandy

吃到一半,旅館裡的動物又在裝可愛,讓我分散了手中那碗「健康食品」痛苦,忍不住又按上了幾次快門。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突然媽媽貓爬到我到相機包上休息,老闆娘笑笑地跟我說這隻貓好高貴、貴氣又驕傲,是一隻驕傲的貓。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驕傲的貓,有沒有一種童話故事標題的感覺。

Day in Kandy

看到我的大相機,者幾天下來老闆、老闆娘都很感興趣,最後一天我主動跟他們說我可拍他們拍一張家庭照,一家人可愛的跑去換衣服,慎重地讓我幫他們拍一組照片,回台灣後還是很是很懷念住在這裡的幾天。

Day in Kandy

我順道幫忙他們拍房間,好招攬顧客。

三人房

Day in Kandy

雙人房含衛浴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另外一間雙人房含衛浴。

Day in Kandy

客廳加餐廳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因為這幾天我一直誇獎老闆娘的料理有多好吃,老闆娘大方的要教我如果煮斯里蘭卡的咖哩定食。

檸檬、番茄、辣椒、和印度香米。

Day in Kandy

還有我買回來加菜的草蝦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椰奶咖哩蝦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洋蔥是必備的食材

Day in Kandy

沒錯椰奶是讓咖哩好吃的祕訣。

Day in Kandy

好啦!抄完食譜,就等吃晚餐囉!

Day in Kandy

吃飯前發現一隻小壁虎,我把牠放在手上拍照,老闆娘看到嚇死了!我跟他解釋我可以拍微距,看到照片之後搭加莫名地大笑起來。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Day in Kandy

老闆很好玩,他收集酒瓶但不喝酒。

Day in Kandy

由於之前並不是只有我一個住客,所以老闆一家都在後面、廚房吃飯,今天只有我而已,我請老闆一家人就不要拘謹,我不是白人不需要這樣,和我在餐桌一起吃晚餐。

Day in Kandy

今天的主菜是咖喱蝦

Day in Kandy

配菜洋蔥沙拉

Day in Kandy

涼拌咖喱豆

Day in Kandy

這是他們的,一樣的東西卻辣上十倍。

Day in Kandy

下面的那個咖喱蛋也很下飯啊!

Day in Kandy

很好吃的咖喱蝦,

Day in Kandy

這種飯很好吃「短米」

Day in Kandy

很下飯的辣菜

Day in Kandy

全家人拍一張,這幾天真的很喜愛這種賓至如歸的感覺。

吃完飯後,我和老闆的兒子交換音譯的名字寫法,我給他中文的,他給我僧伽羅的,可愛的甜甜圈字,很高興可以遇到一個喜歡中文文化的斯里蘭卡人,我們聊了很久,他還開玩笑說要弄一個中文刺青,馬上被老闆娘打了一下。

這是我在康提的最後一晚,這幾天下來這家人給我的是我幾個月來一直沒有的歸屬感,「寂寞旅者」有了家的感覺,我的門不再上鎖,那種不需要提高警覺的感覺美好到不真實,康堤美好的天氣,讓我想起來台灣,千里外的斯里蘭卡,意外了給了我家的感覺,幾個月以來不曾想過家的筆者,眼光泛著淚,溫暖的康提一家,成了我思鄉病的強效催化劑,永遠掛著笑容的老闆、廚藝好得驚人的老闆娘,每天陪個孤單的筆者談天,訴說著斯里蘭卡的故事,驕傲地說著兩個兒子的成就,以及他們板信佛教的緣由,好虔誠,虔誠地打動了筆者「無神論」的信仰,力量強大到可以把瑞士人也決定選邊站,一天早晨的對話,我盤著腿,盤坐在老闆的左側,一語不發,是冥想、是祈禱?
三十分鐘過去,老闆打破了寧靜,微笑的看著我,問到我的感覺是什麼?
「我聳聳肩。」答道。
台灣也是個佛教為主的國家,但斯里蘭卡所屬的上座部佛教,對我來說仍然陌生的不可思議,暹羅派、阿馬拉布拉派、拉曼拉派的差別,對我來說完如平行宇宙論的不解,但教派的不同,卻和睦相處的精神令人讚嘆,何時遜尼派與什葉派可以握手言和呢?我們不得而知。
從16世紀起,基督教傳教士和葡萄牙、荷蘭、英國的殖民者曾試圖進行斯里蘭卡的基督教化,但頑固的斯里蘭卡人不願意改變對自己宗教的忠誠,如今斯里蘭卡依然有七成的人,信仰斯里蘭卡佛教!「為什麼你對我這們好?」我問道。
老闆自然的微笑就最好的答案。

待續

Day in Kandy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