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背包客論種族歧視!?

Screen Shot 2013-11-12 at 下午10.31.07

在旅行中種族歧視時常是背包客最困擾的問題其之一,很幸運的身為「台灣人」的筆者,在旅行中並沒有受到種族歧視的經驗,但是在各國背包客眼裡,為什麼身為台灣背包客的筆者較容易融入各國的小團體中呢?

為何韓國、日本、法國、中東、俄國人、中國人、台灣人難容入各國背包客的交談呢?

這篇筆者就來淺談這老掉牙的問題。

大多台灣人時常會談論到國人在其他國家受的種族歧視,上個個搜尋引擎都可看到留學生和背包客發表相關被種族歧視的文章,但筆者反觀自己旅行的經驗,筆者並沒有什麼種族歧視的經驗,甚至堪稱種族歧視最的地區,或許是筆者對歐洲文化較為認識,所以較容易融入歐美背包客的行列,但是另一方面筆者仍然常常聽到身邊台灣朋友親身經歷的種族歧視的問題,因此筆者決定開始尋問身邊認識的歐美朋友對「種族歧視的認知」以及「台灣在外國人眼裡有沒有種族歧視」的辛辣問題!當然這些白人都是筆者非常熟的朋友,所以我也希望他們不要有所保留。

是語言問題,還是種族歧視!?

一位背包客走向我,用著手機上憋腳的英翻中軟體,嘗試問我路,錯誤百出的中文文法,讓我不願意表明我可以說英文這件事情,而是享受這位老外苦惱,臉糾在一塊的表情,當她快要放棄的時候,我才笑笑的說到「事實上我可以說英文!」我認識他一年後她提起這件事,這時候她已經會說中文了!我們走在百貨公司裡找她要買東西,為了要讓他練習中文,我完全不說中文,結賬時店員看著我,說到「請問要結賬嗎?」,我繼續當我的啞巴,她說「沒錯這樣就好!」,店員彷彿不放棄的看著我拼了命的講中文,我終於按捺不下性子,說「是她要買東西不是我。」

回到本篇文章的主題,一開始我必需要說,大多的人都是有種族歧視的,我常常開玩笑說自己「世界公民」,所以我沒有種族歧視,我美國的朋友馬上吐嘲我「每個人都有種族歧視是好不好」,從印度回國後兩個禮拜,我和來台灣造訪筆者的歐美朋友在九份茶房聊天,聊到種族歧視,柏林來的朋友說道,是人都是多少有的那一點「種族歧視」,即使身為德國人我們沒有資格歧視,一位瑞士朋友說「他時常與心魔對抗」,在瑞士近年來因為移民導致治安敗壞,因此他對人有偏見,而這反映了大多歐美人士對黑人、阿拉伯人、印度人、東南亞人、俄國人、拉丁裔偏見的問題,神奇的是這些歧視大多卻都有異常符合邏輯理由,然而有趣的地方是他們大多不會表現出來,隱藏得異常的好,極少顯露出種族偏見的情緒,往往是從口語或是令人難以發現的細節中看出蛛絲馬跡,但是這就會有人反駁說,歐美人歧視中國人啊!為什麼筆者沒有列出來,因為這有扯到另一種歧視,這筆者晚點會談。

好,筆者從友人口中套出對歐美人士對黑人、阿拉伯人、印度人、東南亞人、俄國人、拉丁裔的歧視,因此在這裡我要談他們口中的理由,由黑人說起,黑人在十七世紀到十八世紀被騙拐到歐洲、美洲從事農業活動,大約前後被壓榨數百年,而美國經過「南北戰爭」「美國民權運動」後黑人逐漸受到叫平等的對待,也從過去尼格羅(negro)轉變成現今普遍非裔美國人(African American)或美國黑人(Black People),黑鬼(niger)ㄧ詞在使用上也變成一種不當的語詞,美籍黑人更是在美國歷史上站上了一席之地,例如筆者的偶像馬丁·路德·金恩(Martin Luther King, Jr)和巴拉克·海珊·歐巴馬(Barack Hussein Obama),但是事實上黑人有因此在美國徹底翻身嗎?答案是否定的,或許在美國演藝圈裡黑人擁有一席之地,但是在傳統黑人家庭叫沒有教育的傳統,因此進監獄的黑人比例依然相當的高,但就如同一粒屎打翻一鍋粥,這也讓美裔白人對美裔黑人貼上了壞胚子的標簽,因此時常有黑人因為「拒不退讓法」(Stand Your Ground law)而被槍殺的例子,而筆者身邊駐美國的華人朋友,父母甚至都會要求避開黑人、拉丁社區,由於這種黑人等於高犯罪率的刻板印象,導致中產階級美國白人仍然歧視黑人,但是在筆者眼裡這是並不是一種種族歧視,而是一種對立,因為同樣是來自美國的幾位朋友,卻有一位住在紐約曼哈頓高級住區的白人有著不同的回應,他們學校(常春藤私校)本身就鼓勵不同人種的學生混合在同一個班級(這其實就是美國的政策,再公立學校是反效果),同一個班上也有許多黑人同學,跟她之間仍然還有聯絡,在她的社區,很多不同人種的朋友混在一起玩、一起上學,宛如典型的好萊塢電影,但是注意其中的成功案例仍然是建築在高等教育上,沒錯,美國種族歧視仍然是發生再兩個族群不曾有互動的情形下,一但兩個族群,擁有相同的教育與環境,長時間相處,認識彼此,會讓之間的猜疑化解,這也證明教育在種族包容上有很大的幫助,但是如果非裔美國人、拉丁裔美國人還是像過去一樣不重視教育呢?

如同筆者的例子,在旅行中的歐美背包客普遍可以用英文溝通,在話題上也較為相同,這也導致英文較差的日本人、中國人、法國人、韓國人(台灣人整體英文也不算好,但是會當背包客的台灣人英文都好到稱奇,這也讓很多歐美背包客有種,以為台灣人英文很好的誤會。)無法融入其他背包客圈子,而筆者時常一個人旅行,在旅行途中時常有其他背包客常常聊到的ㄧ個話題就是「為什麼日本人、中國人、法國人、韓國人都不過來和其他背包客聊天,而是在一旁與其他本國人聊天?」歐美人士覺得法國人很驕傲,不屑和其他不會講法文的人聊天,但是在我們覺得法國人很驕傲的同時,有沒有想過其實英國人也是一樣,因為母語是英語,所以不需要學其他語言,這也是相對的,大多歐洲人也是把英文當第二外語,所以當我學英文時事把它當作一種工具,一種溝通的工具,一種把人與人之間語言隔閡擊垮的工具,另一個角度想一想當一群中國背包客在一起聊天時,在其他歐洲人眼裡,他是不是也感覺像是法國人一樣,中國人太驕傲,不屑和其他不會講中文的人聊天呢?

當你走在美國南方城市,這些鄉下白人歧視你時,仔細想想,他們歧視你的原因,其實也就是嫉妒你擁有的,因為典型中國傳統的教育下,一般得東亞民族所受到教育,比這些歧視你的白人來的高,對華人、華裔並不是傳統的歧視,筆者一位英國朋友說到,某部份對華裔人士歧視,是基於對崛起的中華民族而感到恐懼,而白人的優越感逐漸受到威脅,或許這種歧視是出自於自卑,或是擔心國際地位會逐漸被這群異族給取代,面對自己祖先過去做的種種罪惡,這些崛起的異族會不會加以報復的不確定性,這點就讓這群白人足以感到恐懼,或許華人讀者看到這裡會感覺比較平衡,但事實上,對自己的身份感到驕傲,就是讓他人無法歧視你的不二法門。

當然我在這邊點到的歧視不包含華人地區對中國人的歧視,近年來因為中國地區人民的薪水、收入逐年增高,出國留學、遊玩的中國暴發戶可以說是比比皆是,但是在群因為中國崛起而獲利的中國人,並沒有受過典型高等教育,在行為舉止仿佛是中樂透的土包子逛巴黎一般,在飛機上便溺、在凡爾賽宮大聲喧嘩、在柏林街頭隨地吐痰、在大英博物館嘗試逃票、在臺灣野柳風景區留下「到此一遊」的字樣等等,都讓當地人相當苦惱,但另一方面中國遊客所帶來的經濟效應也相當的大,也因此各國人對中國遊客,可以說是愛恨交加,努力取捨是否要「為五斗米折腰」,還是要保留自己的尊嚴?

面對這些筆者的指控,不少大陸網民會像是發了狂一般拼命的反擊我的論點,而九成會是人身攻擊,而且不離的幾個子眼「台巴子」「死台獨」「灣灣」等難聽字眼,甚至開始對便溺、吐痰、逃票等行為開始辯護,香港廁所少、歐洲門票太貴、痰難不成吞下去的謬論,但這算是歧視嗎?

其實並不算「種族歧視」,種族歧視主要的定義是對不同人種的歧視,也因此普遍台灣人、新加坡華人、馬來西亞華人、香港人對中國人的反感並不能稱為種族歧視,只能稱得上「地域歧視」,但應要說台灣人對新加坡人、馬來西亞人、香港人也多多少少有地域歧視,但往往不會像是對大陸人來的嚴重,往往只是一些無關痛癢的笑話,筆者身邊就有很多華僑朋友,我們常常開彼此口音的玩笑,有時甚至因為聽不懂彼此的口音,而乾脆直接講英文,說了那麼多廢話,筆者要表達的事,「地域歧視」可以比「種族歧視」更嚴重,就猶如內戰,「內戰」的起因往往都是同一個族群但價值觀得差異,或是政治的因素,而延伸的對立,臺灣本省人與外省人的對立、穆斯林與天主教徒的對立等等,而現在華人對中國人的敵視,可以算是一種地域歧視,對於政治、想法、水準得一種差異,而演變出來的一種摩擦,但也無需多在此著墨,畢竟這篇文章要探討的是種族歧視。

回到種族歧視這個話題,事實上要了解種族歧視,必定要從歷史看起,人類的文明其事就建立在種族歧視跟文化偏見的地基上,這宛如拿著筷子走近義大利麵餐廳一般,拿著叉子吃拉麵一般的奇怪,人類彼此歧視對方的人種,但事實上卻又不知不覺中的學習了彼此的文化,沒有絲路今天土耳其的火槍兵不會出現,沒有哥倫布今天歐洲的餐桌上不會有熱騰騰的馬鈴薯,沒有鄭和今天也不會有這麼多華僑分布在東南亞,壽司在今天紐約、倫敦、巴黎成了時尚的代表,過去明治維新時期在日本的美國人,卻把這種生吃魚肉的「壽司」當作野蠻未開化的象徵,今天人類逐漸接受、接納彼此的文化,但是種族歧視卻不曾停止,為什麼?我們必需仔細詢問自己,為什麼我們可以接受異族的文化,但是卻無法接受異族的長相,你不覺得格外諷刺嗎?

10711080_715787735163845_9026631603678740553_n

*筆者身邊的朋友來自世界各地,在台灣最好的死黨是照片中的巴西、德國人。

坐在餐廳裡,跟個幾位美國死黨,我們聊著聊著,隔壁說的客人跟我聊天,問到我「要怎麼交國外朋友?」,筆者我笑笑地反問道「要怎麼交台灣朋友?」

我現在來戳一下台灣人的痛處,台灣人常以「好客、熱情、友善」自居,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沒錯!台灣人對台灣人很友善,台灣人對「白人」很友善,台灣人對「華僑」也很友善,台灣人對「日本人」更友善,但時其他的人呢?越南、菲律賓、黑人、中東人、印度人?而他所說的「國外朋友」又包括四十一萬的東南亞勞工嗎?

「朋友應該是看個性,而不是膚色。」面對崇洋媚外的幾位高中同學,這是我給他們的答案,朋友有很多種,互相支持的朋友,一年不見,一見面就可聊上一整天的朋友,筆者電腦桌下壓著一張張朋友們旅行各國的明信片,也有幾張來自外國朋友家鄉的明信片,朋友不能強求,但沒有人是孤單的,面對七十億人口的地球,仔細想想,交到一個志同道合的朋友有這麼難嗎?而這個朋友與你志同道合,請問「宗教、信仰、膚色、長相、種族、語言、國籍」對你還重要嗎?

『為什麼不殺光』一書最後一頁的結語,我至今烙印在腦海裡,「為什麼不殺光?因為他們與我們沒以什麼不一樣。」

一天早上我吃著印度奶茶和印度拉餅當作早餐,看著半島電視台談論以巴終於簽下永久和平條約,高聳的圍牆應聲倒下,巴勒斯坦人與以色列人在路上共同歡笑,共同經營這塊上帝的應許之地,猶太教與穆斯林不再為敵,隔壁餐桌的俄國交換學生談論著俄國總統普丁終於宣布不再連任,俄羅斯將走向新的民主,我低下頭看著報紙,伊拉克政府歡慶這一年來沒有發生任何恐怖攻擊,各國總理紛紛致函恭賀,我喝下那肉桂味偏重的印度奶茶,咬了一口印度餅,奶茶潤了喉,使印度餅不再乾澀,吃完結了賬,印度老闆用著重重印度腔的中文和我說了「謝謝」,我以「NAMASTA」回答到。

走上路上看著一群非洲友邦來臺灣的新移民,背著書包和其它台灣學生談到昨天他吃到的壽司有多美味,兩位冰島的工程師跟臺灣的工程師討論著如何發展地熱能源,手機上的新聞更新了一下,說到中日台政府決定共同開發釣魚島,建立國家公園,走著走著晃到大安森林公園,裡面擺著來自世界各地的異國小吃,我決定嘗試一下埃及式料理,但不能吃太多,中午與朋友相約去吃道地的越南餐館,一旁的兩位穆斯林婦人談論著,台北市市政府計劃新建清真寺,舒緩臺北眾多的穆斯林人口,我加州的朋友跟我相約在捷運站碰面,他笑笑地跟說到他在阿富汗的旅行有多們的精彩,搭上捷運前往臺北火車站,捷運上用著十七種不同的語言,廣播著「站名」,廣播都還沒有結束,就到下一站了!

抵達臺北地下街,地下街比過往更加複雜,並充斥著異國風采,兩個印尼華僑坐在德國餐館裡談論印尼政府的第一任華裔總統,餐廳老闆忍不住插嘴講到,新上任的猶太裔德國總理支持率有多高,兩位拉丁裔的學生拿著「巴西嘉年華在台灣」的宣傳單給我們,叫我們務必要參加,我答道「Gracias!」

抵達越南餐廳,我們的盧森堡、瑞士的朋友,已經店前面等候許久,用德文交談的兩人看到我們瞬間改用中文與我們打招呼,走進餐廳越南河粉的香味撲鼻而來,越南新聞台報導個上禮拜越南第一次民選總的就職典禮的重播,老闆笑笑地說道,今天來店裡消費都有打折,一邊說著當時他父親移民到台灣的艱難,一邊吃著河粉和荔枝水,我們聊到上次去參加的斯里蘭卡文化節的細節,以及廉價到可倫坡的機票。

沒錯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幻想,如果台北更國際化的一個平行時空,一個台灣人不再有種族偏見的幻想,一個多元化的時空,一個充滿不同人種的社會,當然這只是一種理想,現實上多元移民的衝擊,往往會導致當地人更加排外,和外國人分享資源,一定引發不少爭議,甚至使排外主義更加延伸,當然有人會說,種族問題一直都不存在于台灣,台灣是普遍單一人種的社會,面對多元文化下的衝擊,台灣絕對不是首當其衝,不用擔心,事實上近幾年來台灣的外來移民事實上有逐漸成長的趨勢,面對一波波新移民的衝擊住在大安區的筆者感覺很深,我的印度鄰居,上著筆者小時候的小學,朋友的聚餐居然有整整十多個國家的新移民與學生,更多「新台灣之子」的誕生,也創造的奇妙的多聲道景象,跟媽媽講中文,跟爸爸講英文,跟媽媽講西班牙文,跟爸爸講台語的景象我都看過,雖然這只是我的幻想,但我希望那天的到來,不是更多的歧視,而是更多的包容與接納,可以撇開歧見,走向幻想的烏托邦。

聽著筆者美好的種族融合天方夜譚,看是多元種族好像是很美好的事,但事實上如果台灣人一樣缺乏包容,這個故事將會有完全不一樣的走向!

我肚子好餓,時間已經太晚,這時候是拉丁裔與黑人的時間,我跟著孩子訴說著十幾年前,我們可以凌晨兩三點還跑到便利超商買宵夜的故事,他們用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明天是台灣公投入美國聯邦的十週年紀念日,低消費高品質的台灣,在入美第二年成為美國本土移民的首選,大部分原本的台灣人紛紛把握這個機會移民到加州和波特蘭,槍支防制條例的廢除,使台灣成為僅次德州之外擁有最多槍支的一個州,臺北市政府向聯邦提交「槍支限制條例的法案」,被因違憲而退回,臺北成為世界治安最差的城市之一,好萊塢知名導演要拍攝與「罪惡之都」的台北版電影,明年將會上映。

明天是我小兒子報考華語私校的會後一次機會,沒有考上就得去上公立小學,與其他人種一起就讀,他母親堅持不讓兒子們去公立學校就讀,毒品、種族歧視、槍支問題在公立學校相當氾濫。

穆斯林星期三在總統府周遭發動一連串的恐怖攻擊,報復美軍佔領伊朗德黑蘭,國軍移交美軍後,因為服役條件變得更好,更多年輕人願意當兵,讓中東的台灣面孔變的更多,「臺灣」顯然成為反穆斯林的一個代名詞,在恐怖攻擊的隔一天,民眾自發性的上街遊行,要求臺北政府驅逐在台穆斯林。

昨天我大兒子跟我說,他很後悔沒有好好讀書,而進入公立高中,裡面的台灣人或華人廖廖無幾,他們只能跟其他白人小孩一起結盟,其他拉丁裔、非裔的學生往往都只跟自己的人種聊天,以人種為單位的幫派,更是直接滲透了校園,他無奈地說道昨天學校買了最先進的金屬探測器,避免學生把武器帶進校園。

面對熟睡的孩子,我沈思了很久…

Die Taiwan Tour

*這張照片是我跟德國朋友們到花蓮玩的照片,在我眼裡他們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他們就只是另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突然轟隆巨響從窗邊傳來,衝擊力把窗戶都給震破,黑夜被炫耀的火光給照亮,熟悉的槍聲是我在服役時期所聽過的T91步槍,這群人對著拉丁社區拼命的開火,平時凶神惡煞的墨西哥幫,一個個被壓制在地,就地槍決,我看傻了!留著尖叫的的孩子與妻子,我小心的把頭探出窗口,熟悉的台語,從這群武裝嘴巴說出,門鈴響了!我故作鎮定的去應了門,們的另外一邊傳來「不用開門!我知道你們是台灣人,我們要把這群人渣從我們的國家清除,到明天早上七點以前都不要出門,還有不要藏匿任何外國人。」他一說完,我就聽到鄰居的尖叫聲,他不停地用英文向他們求饒,但唯一的回應,只是一發的近距離開火。

隨著他們的離去,我鬆了一口氣,街道上滿是過去凶神惡霸的屍體,這群幫派份子以為對方只是三合會的打手,拼命地反擊,當然這只是更惹惱這群種族主義份子,我打開新聞,國民兵何時會抵達,我心中不斷地詢問自己,記者一邊播送,白宮發表緊急聲明「絕不會對美國本土發動攻擊,而這件事只是區域性的恐怖主義,而美國政府絕不會對恐怖份子妥協」,同時槍聲仍然此起彼落,更多的爆炸更多的屍體…

仔細想想,納粹的行為,今日被普遍社會價值打上「負面的標簽」,我德國的朋友曾經跟我聊到,「社會主義」和「愛國主義」「民族主義」的相似之處,當時納粹就是打著這些極端主義,加上一戰後的經濟蕭條,使越來越多的德國人相信或跟隨了納粹,而當時的德國,納粹成了至高無上的理想主義,創造第三帝國成了日耳曼民族的目標,很多當時的高知識份子在納粹取得國會習次前期就發現,當時納粹政權的邪惡性,當納粹取得政權以前,很多德國人、猶太人紛紛出走,但也有許多仍認為納粹並不會有什麼真正大的動作,留下的人對納粹的防抗能力也因此越來越微弱,當水晶之夜的時候,猶太人才發現,他們要逃都逃不了!

當各國對過去政權犯的過錯,逐漸落實「轉型正義」的同時,也有許多國家不但沒有對過去犯的錯誤,承認與檢討,反而選擇遺忘或否認歷史,日本與俄羅斯就是最好的例子,日本最近因為首相安倍參拜靖國神社,搞得週邊的國家雞犬不寧,中國和韓國兩個二戰受害國的媒體更是以「軍國主義崛起」最為聳動的標題,對於一直以來對日本極為友好的台灣,反而相關的言論與新聞較少,雖然說參拜靖國神社的行為主要是日本國內政治的手法,並沒有對週邊國家有先發性的冒犯,但這種行為,看在二在的受害者眼裡,仍然不是滋味,但是真正屠殺最多中國人的國民黨呢?

再來聊到俄羅斯的假民主,至從戈巴契夫促使蘇聯瓦解,俄羅斯跟歐美之前的關係逐漸有了重大的轉變,但從前任KGB幹員普丁上任俄羅斯總統之後,普丁已經連任到大家已經不知道俄國有選舉這檔事了,但是與歐盟密切的貿易,使歐美暫時停下批判獨裁的普丁,選擇了眼不見為淨的政治方向,二零一四年烏克蘭革命,推翻了原本親俄的政權,此舉激怒了俄羅斯當局,同年俄羅斯並吞了克里米亞,次舉震驚了歐美,歐美對俄羅斯發動一波波的制裁措施,但因為俄羅斯乃為目前最大自然氣輸出國之一,大多北歐國家都仍使用俄羅斯的天然氣,烏克蘭對俄羅斯的依賴性更使親俄派與親歐派磨擦加劇,親俄的省份使用俄國提供的武器,在烏克蘭境內,大規模的反抗俄羅斯政府軍,七月十七日親俄武裝份子擊落馬航客機,此舉終於真正激怒歐洲,事實上前期只有美國真正對俄羅斯發動制裁,其他歐盟國家因為與俄羅斯的貿易密切,所以一直對俄羅斯的制裁舉棋不定,但這次荷蘭公民的死亡,使民眾發現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逐漸認知烏克蘭與俄羅斯之間的衝突會真正影響生活,二零一四年八月,對俄羅斯的制裁到達了巔峰,歐盟寄出另一波的制裁政策,這會衝擊整個俄羅斯脆弱的經濟,低收入高消費的俄羅斯,將會因為這次的制裁導致通貨膨脹更加嚴重,俄羅斯基層的人民將會更加感受到這波制裁的嚴重性。

這樣說好了為甚麼我要提到俄羅斯,還把最近一年的事情導訴了一遍,事實上俄羅斯是一個奇怪的國家,雖說筆者沒有去過俄羅斯,但旅行途中,在台灣也認識了不少俄國朋友,他們普遍與其他人處不來,有時候甚至對自己國家的同胞也是互相排次,他們口中也常常爆出驚人之語,種族歧視、排外政策、反同性戀居然是他們以以為傲的想法與政策,沒錯讀者在上一個段落可能會認為我已經偏離了文章重點,但事實上今天俄羅斯與烏克蘭的問題,有很大一部份就在於民族主義,烏克蘭大飢荒(烏克蘭語:Голодомо́р;拉丁字轉寫:Holodomor),一九三二年到一九三三年的這場大饑荒,使烏克蘭人對俄羅斯的痛恨,這也是當時納粹佔領烏克蘭時,烏克蘭人完全把德國人當作解放者的原因,在烏克蘭革命幾個月後,西方記者進入基輔披露了當地的新納粹組織,組織成員都為種族主義份子,行納粹禮、攻擊外籍人士等的惡行,面對反納粹的俄羅斯眼裡,普丁痛斥這群革命份子是納粹,事實上這些指控並非無中生有,「烏克蘭全國自由聯盟」事實上實質就是新納粹組織,在基輔的抗爭中有有著一定的地位存在,面對這樣的指控,大部分西方媒體選擇了無視,因為如果承認的新納粹主義的存在,是同對俄羅斯的侵略給予了更好的藉口,面對這樣的問題,相對的政治因素而牽強的對法西斯主義的低頭,也並不是同一遭,但是的諷刺的說,俄羅斯的種族主義也是相當強烈,我的俄國朋友曾經就這樣的說「俄羅斯人不喜歡外國人,但我們也不喜歡彼此,這就是我來台灣的原因。」

面對以種族主義爲目標的政黨,無疑是一種「文明的倒退」,事實上歷史上這樣的衝擊,是建立今天的民族公平性的歷程,但是在二十一世紀,這種民族主義的崛起,確實令人冒一身冷汗,而兩個民族主義的政權與國家,說真的站在哪一邊感覺也都是不對,這樣的邏輯,太過於複雜,我在這裡也不加追述,但這樣說好了,烏克蘭人一直以來對自己的民族認同就異常的複雜,共產主義對於烏克蘭的控制直到一九九一年才正式的結束,但包括車諾比在內,蘇聯在烏克蘭留下的創傷,確是永遠無法彌補的缺憾,雖然烏克蘭跟俄羅斯直接有著緊密的文化、經貿關係,但這些舊恨還是成為彼此間的代溝,而這樣的種族對峙,短期內不可能結束,在臺灣讀書的俄羅斯朋友曾跟我講過一句諷刺且心酸的話「我真的很想痛恨烏克蘭,但我卻留著四分之一的烏克蘭血液」,種族對立、歧視其實就存在這一個模糊的地帶,臺灣人努力跟大陸做切割,相似的語言、相似的文化、相似的長相,連許多政治學家,都驚歎台灣跟烏克蘭居然有這麼多相似之處。這也使得台灣人和烏克蘭人彼此惺惺相惜,在基輔的學生甚至拍了聲援太陽花學運的影片,影片裡面說到台灣跟烏克蘭雷同之處,但是否要走向民族主義,仍然是一個值得探討的問題,畢竟歷史上的民族主義之後,就是種族歧視的開始,而這是我們絕對不允許的。

你問我烏克蘭會不會成為下ㄧ個法西斯國家嗎?只能相信烏克蘭的學生不會讓種族歧視份子取得政權了!

前陣子筆者出席的一個聚會,裡面大多是來自各國的學生與背包客,兩位年輕的亞洲女性主動跟我聊天,因為筆者不確定她們的國籍,所以以英文與她們溝通,她們英文真的說不上好,我馬上轉回中文模式,說到我可以講中文,我是台灣人,我的美國腔讓他們認為我是美國人,一聽到我是台灣人,她們馬上露出一臉失落的表情。

「如果連自己都歧視自己,你要別人怎麼不歧視你?」我死黨在移民美國前在機場我跟講到的話,當時筆者擔心他在美國會遭受歧視,這是他的回應,不到幾個月後他就在加州交了一個白人女友,歧視宛如傳說般的不存在他的生活裡,一四年五月死黨從國外回來看我是否安好,他剛從南美洲旅行回來,他的西班牙文比筆者還又流利太多,他在智利的幾天,他感受到語言的重要性,因為他流利的西班牙文,沿途遇到很多當地人都很熱情的幫助他,但是路上卻有很多智利人以「chino」稱呼他 ,在其他人眼裡這就是種族歧視,因為他是美國人,如果類似的事情在美國,說這句話的人可以吃上官司,但成立不成立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死黨用正經的口語和我問到這件事情,如果你是台灣人你會如何解釋?

他說道:「台灣人很多都把一些事情無限放大,一個國家內的人受的教育程度,光計值平均值就大的驚人,同樣的事情在同人種的情況下,往往只會解釋到另外一人沒水準,所以他說出這樣的話,或做出這樣的行為,他人往往就一笑置之,但是同樣的事,如果是對不同的人種,解釋上就可能被冠上種族歧視的帽子,當然這也就不是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事情。」

他說道的理論不非無道理,筆者親戚在紐約百貨公司買東西,遇到一位非裔的員工,態度非常的差,回來他就一直跟我說黑人歧視黃種人等等的話,但基於我對這對夫妻的認識,他們本身就是典型的「奧客」,後來我追問之下,原來是他們買完東西,卻閒紙袋皺皺的要換一個,這位員工才擺出不悅的臉,面對同樣的情形並不是所有國家的服務業,都能耐著性子,筆者也打過零工,很多「奧客」都是台灣人,面對來亂的客人我也曾經顯示出不悅的臉色,而這種事能擴大成種族歧視嗎?其實有些事情就像是要入進隨俗,即使你覺得不合理,仍然要屈服,例如到美國付小費、用紙袋包住酒精飲料等等,就如同來台灣不能隨地亂丟垃圾一樣,即是路上根本沒有垃圾桶,文化上的差異,以導致被當地人以投至異樣的眼光,能算是種族歧視嗎?

很多的政策對與錯是沒有絕對的拿捏,在歐洲火車上被檢查護照,因為護照上的China而被刁難,這並不是種族歧視,而是臺灣人有申根簽證,而中國大陸沒有,但護照上都有這中國的字樣,對這群對兩岸關係不大了解的公務人員,你也只能體諒,他們也是有千百個不願意,我有一位奧地利朋友是海關人員,當初他在工作一開始並不清楚台灣跟大陸的差別,看到臺灣的護照,他不願意給這位台灣人直接過去,而是請他進辦公室是了解,為什麼這位「大陸人」護照上沒有簽證,因為這個誤會,他耽誤了這位台灣背包客一個小時才放行,事後他被這位台灣背包客檢舉「種族歧視」,他不但被記過,還被罰錢,因為種族歧視在歐洲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嚴重的話甚至會留下記錄,日後工作、深造都會有問題。

雖然事後他笑笑的說到「也因為這樣他才認識台灣,也算是一種緣分啦!」但我當下真的很不好意思,畢竟他如果真有種族歧視,他怎們會跟我在這裡有說有笑,更何況身為台灣人的我們,也不是看到白人就說美國人,說真的這不算是種族歧視,而是我們動不動就把事情放大看。

台灣人被台灣人欺負,是被欺負,台灣人被老外欺負,是種族歧視,這樣的二分法是否也太不公平?

但筆者也不是說不會遇到真的種族歧視,只是事實上真正的種族歧視並不明顯的,恕我解釋一下「真正種族歧視的人會有的行為」,過去希特勒、黑奴、鎖國的年代已經過去,面對種族歧視,大多數國家都有制定法律,嚴懲任何形式上的種族歧視行為,所以在已開發國家、開發中國家裡,什麼毆打少數民族、奴役少數民族、虐待少數民族、剝奪少數民族已經比較少見,畢竟「仇恨罪」「歧視罪」絕對有一定的喝止力量,但是這種力量只是阻止、降低「種族歧視」這種行為,事實上種族歧視申根蒂固的人,即使不說內心還使存在,而他們的種族歧視往往是從小動作看出來,而這些小動作,往往才是真的種族歧視。

說了這們多不舉例子好像說不過去,例如台灣人不願意坐上充滿外勞的公車、澳洲人不願意坐在原住民旁邊的座位、黑人坐在你旁邊是你默默的站了起來、拉丁裔的人靠近你時你緊緊的抓住包包等等…

這些歧視確實存在在我們的生活中,而這些歧視你我都可能曾經不小心做過,對方沒發現就算了,但是如果對方發現,絕對會讓對方難過一天,不可否認,或許今天比起過去已經好太多,種族隔離政策、排華、蓄奴、種族滅絕、白澳政策等等已經走向歷史,但是真正沒有種族歧視卻沒有消失過,而真正能沒有種族歧視的人實在少之又少,就如同瑞士友人說的話「我每天都在向我的心魔對抗!」,「心魔」沒錯,種族歧視確實是心魔,而如何戰勝心魔,這會是我們不單單讀書學習之外最重要的一刻,人生來自由、平等,沒有人生命可以比別人的生命更重要,雖然公平不曾存在過,但是不公平的起跑點,不代表終點會是怎麼,贏家是誰,沒有人可以一口咬定是吧!

再來我們把視野回到台灣,台灣有沒有種族歧視,我必須要用客觀的數據來說,畢竟臺灣本身並不算是種族複雜的國家,至少我們無法一眼就判斷陌生人的人種,所以我使用寬容地圖的數據,台灣種族包容度以亞洲來講絕對是數一數二,但是這不代表台灣沒有種族歧視,台灣的種族歧視是針對性的,非白人、日本人、香港人、新加坡以外的大多數的人,其實都有被明顯的歧視,包關政府相關政策等等到新台灣之子的問題,當然這種嚴重的指控,我必需提出證據,不單單只有數據,我接待過幾次朋友來至東南亞,他們被Couchsurfing拒絕的機率高出白人的十五倍以上,大多白人的背包客可以在發送三到五次的情況下就有人願意接待,而我多數東南亞的朋友,發上十五至三十封才一位台灣人願意接待,當然台灣人從洋媚外的情況並不是新聞,但是大多的台灣人卻毫無感覺,甚至會反駁「事實」,就如同我接待的些白人朋友問我敢不敢接待黑人的問題一樣,種族歧視深根蒂固的令人頭皮發麻。

image

2013年華盛頓郵報的種族寬容地圖,顯示台灣的種族寬容度極高,僅次於歐美國家。

但是「種族歧視」這話題一直就像是「同性戀」「墮胎」般的存在,卻被刻意的忽視,最好的例子可以舉馬來西亞的五一三事件,在五一三事件凸顯了馬來華人與馬來人之間的問題與衝突存在,在馬來西雅政府實行歧視華人的不公平教育政策是造成華裔人才流失是不爭的事實,更是現代依然存在種族歧視法案的鐵證,完全違法聯合國的世界人權宣言強調「人人皆得享受本宣言所載之一切權利與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見或他種主張、國籍或門第、財產、出生或他種身分。」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特別企劃]背包客論種族歧視!?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