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的崛起(A Rising China)

過去十年中國的轉變,給什麼樣的人講最清楚?我想過去十年有個台商老爸的筆者,說的概念應該有些公信力,筆者上國中以前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時常兩岸遊走,第一次來中國是筆者六歲的時候,出澳門到拱北關,乞丐擁湧而上,當時許多小孩被故意弄瞎、弄斷手腳成為職業乞丐,年幼的筆者可以說是不敢想像,宛如沒見過北極熊的企鵝一般,不到一個禮拜就丟了手機、錢,當時的中國可說是完全不同於台灣的另外一個世界,上海的外灘,比照起六十年前,完全好無差別,當年算起來離今天也有十五年前,直到九年前最後一次到中國,乞丐、扒手、髒亂,還是我對中國的映像。

回到台灣,隨著時間逐漸的筆者發現了對外語的天份,學了第三、第四外語,語言不再成為限制我出國的原因,因此中國再也不是我出國的選項,說直一點中國直接成了我旅遊清單上的黑名單,直到幾個月前我聽了馬丁·雅克(Martin Jacques)的演講,我才逐漸再次對中國產生好奇,馬丁·雅克的演講「The West has a lot to learn from China」意思是「西方必須要向中國學習」,在他的文章裡提到中國與西方國家的差異,從文化、種族、習慣、體制,從根本去瞭解中國,馬丁·雅克在眼裡的中國,是一隻崛起的龍,過去中國250%的經濟成長率,震驚的馬丁·雅克,他拿英國和美國做例子,英國工業革命時期的經濟成長率只有2.5%,美國獨立戰爭後的經濟成長率更只有4.5%,相較之下中國在經濟成長上有著卓越的成績,不可否認,更不是把頭塞在土裡就可以視而不見的事實,九年能改變什麼?來台北舉例,台北101、小巨蛋、新的百貨公司?誠實說這十年台北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改變,隨便拿三線城市廣州中山來講,十年前中山是鄉下,扒手、小偷遍佈,髒亂程度不輸印度,對來自台北的小孩來說,是一相當程度的文化衝擊,給台灣讀者一個概念,據『經濟學人』2015年的調查台北人身安全排名全球第5,而我們的治安在過去十年來是往下掉的,台北有多安全這樣你就可以了解,十幾年前的中山,大概像是孟買,而且是沒有好山和好水的版本,遊民到處都是,公安宛如黑道,一瓶王老吉(後來更名加多寶)才2.5塊、紅茶2塊、牛肉串1塊、烤茄子3塊、上個好的餐館100塊有找,而且當時的匯率人民幣對台幣是1:4,現在是1:5,而現在東西全部都貴上一倍,顯而言知的,中國已經再也不是那個可以窮遊的國家了!事實是中國共產黨,過去十年中國政府積極參與國際事務、開始打擊盜版、逐漸接受部分的西方思想、甚至開部分實驗性的地方選舉及自由,廣泛的提升就業率、打擊貪腐、增強軍事能力、建設大眾交通設備、動車、高鐵、BRT、MRT、even UBike…說真的這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也不為過,有哪些國家可以十年內進步如此迅速?歷史上仍然絕無僅有,中國的經濟牽動了世界,一個中華民族盼望的崛起,在這十年從幻想成為現實,白人們開始對中國深感恐懼,而我們台灣人呢?

身為台灣人,我麼依然有很多優勢,台灣事亞洲唯一的民主國家,人文、素養、教育、環境、治安,都在世界上堪稱有名,外國觀光客對台灣的映像也都非常好,但是過去台灣十年來的建設不是一個比一個慢,就是經濟衰退的事實,台灣的物價、薪水原本該追上日本、韓國,我們卻在原地打轉是不真的事實,過度保守,降低了國際企業進駐台灣的意願,筆者過去一直觀察北歐這些物資貧乏人口稀少得國家,希望那一套體制可以用在台灣身上,直到2008年,冰島受到經濟海嘯重創宣告破產,讓我重新思考到北歐體制在台灣的運用是否正確,但挪威、芬蘭這些貧瘠的國家都成為高度發展國家,經過筆者研究,我了解到瑞典、挪威、丹麥、芬蘭的體制並非完全民主,我說的民主是像美國、印度這種放任式的民主,印度是世界上所有專制國家、政權拿來批判民主國家的例子,中國尤其,天涯論壇的網軍,往往以印度失敗、腐敗的民主政府來攻擊西方學者、國家,但以瑞典、挪威、丹麥、芬蘭這幾個國家來講,他們擁有目前全世界最令人羨慕的社會體制,這四個國家不管是文明、教育、醫療、清廉都是令人稱羨的。

拿挪威來做例子,挪威駕馭了資本主義的惡靈,成功順利的價低平富差距,超高的所得稅,也造就了高福利的社會體制,說實話以健保、教育、社會福利,挪威還比中國還更社會主義呢!但是民主國家有形狀有太多樣貌,成功的民主國家可以像瑞典、挪威、丹麥、芬蘭,失敗的像是希臘、西班牙、義大利、葡萄牙,低稅收,依然保持高福利,政客為了討好選民,只能一次開著比一次的大的資票給選民,更多的福利,更少的稅收,最後入不付出,國家終於破產,一覺不振的破產,甚至牽動整個歐洲,整個歐元區,德國人只能摸摸頭,深深的嘆了一口氣,摸摸鼻子給希臘簽張支票。

想個這麼多,其實就是要分析中國的崛起。

中國之所以崛起,最主要是改革開放後,計畫經濟,在獨裁政權上推動更加容易,一瞬間使得尊重人權、無自由毋寧死的歐美國家,相較失色,不可否認中國,在過去二十年裡下了一盤好棋,我廣州的朋友Ray,在跟我討論的這個話題時講到,他說「獨裁其實不是完全不好,一旦弄到對的人手裡,國家進步就會非常迅速,展現計畫經濟的超強威力,把國家帶向繁榮」,我回答道「獨裁體制是一體兩面,獨裁體制也可以把一個國家帶向滅亡,而滅亡的機率遠遠高出成功,獨裁體制是個豪賭,賭贏了帶你賺大錢,賭輸了送你去石器時代,而我們不願意這麼一睹。」

中國毫無疑問的在過去二十年打上了一把好牌,帶向中國走向一個經濟繁榮的年代,甚至讓所有的預測家都預測失誤,預測2010,2012中國會走下坡,連續兩次都失測,2008年經融風暴,中國甚至無動於衷的站在暴風裡,跟中國關係合作密切的澳洲因此躲過一劫,站在中國”國家資本主義”的保護閃下,閃過了這重重的一拳。

面對中國的崛起,我們又保持什麼樣的態度,就是我們這些周邊國家的另外一個課題,中國與台灣的關係,又比其他國家更加密切,大部中國人的中國人而然把台灣視為領土的一部分,甚至忽略組成國家最重要的部分,因為語言相通的關係,台灣變得比其他國家更依賴中國,除非本土化運動重新開始,不然台灣對崛起中國的依賴性只會越來越大,但這就討論到另一方面的議題,在這裏是談筆者觀察中的中國,因此在這不進一步贅述。

這是一個以「外國人」的角度看的中國,以筆者的角度去看這個國家。
ShanghaiShanghaiShanghaiShanghaiGuangzhouGuangzhouGuangzhou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