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中國第一章 上海 (one night in Shanghai part 1)

出發到深圳機場才早上十點。因為天氣關係,飛機嚴重誤點,原本十二點的飛機,到了下午五點才飛,到上海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這是我第一次在大陸Couchsurfing,我們一起吃了頓飯,體驗一下上海的美食。

上海人吃小籠包不沾醬油,筆者並不知道,台灣人吃小籠包是配薑絲和醬油,沒醬油要怎麼吃?說真的有點小疑惑,沒想到意外的好吃!而且一籠小籠包才九塊人民幣(台幣45),簡直是便宜到嘴角都會上揚。

我發覺在中國Couchsurfing好像不是個好主意。畢竟這仍是較封閉的社會,因此對許多問題及好奇,很難給以解答,儘管如此筆者到了南京、杭州也還是用了Couchsurfing。其實中國住宿非常便宜,根本沒有需要Couchsurfing,但是筆者想要體驗中國最真實的那一面,Couchsurfing是最能體驗且最能接近當地人的方式之一。因爲台灣和中國之間的問題,使得跟沙發主的聊天非常侷限,也不是很舒服,因此我只想在這住一天,隔天就去南京。

Shanghai

炸魚配麵,味道普普10元。

Shanghai

吃飽後,我們坐計程車回沙發主的家,沙發主跟我說晚上還有一位俄國人,會跟我共用房間。筆者會一些俄文,就這麼巧給這個英文不好的俄國人遇到會講一些俄文的台灣人!

門一打開,迎接我們的就是這位俄國小伙子,十九歲,一個人從俄羅斯一路闖蕩到中國,身上只有一千盧布,一路靠著Couchsurfing的救濟,和VKontakte(俄國人的臉書,在中國沒有被禁)粉絲的捐助,撐了下來,之後要坐違法船隻(Незаконные лодки違法的船,筆者俄文沒有像英文這樣流利,抱歉。)一路偷渡到東南亞,再跑到智利。我聽到下巴都快掉下來,我十九歲十一個人跑去印度以為夠瘋狂了!沒想到遇到比我更瘋狂的,不愧是戰鬥民族!。

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Hi!!

Как дела?  *how are you?

хорошо *good.

俄文超難,筆者讀了一年,講的只比這個Nik的英文好一個等級而已(他的英文真的很爛),筆者英文只花了一年就可以流利溝通,可以稍微了解到之間的差別了吧!

我們聊得很開心,所以我決定請他吃宵夜,成為他偉大航道裡的紅髮傑克。無奈身上沒有台灣泡麵,只能請他吃大陸泡麵。這麼說來,除了日本泡麵能稍微跟台灣泡麵抗衡,世界上沒有任何泡麵可以跟台灣泡麵抗衡,這就是台灣之光。近代速食麵,本來就是由1958年日籍台灣人安藤百福發明,所以泡麵做得好的當然是台灣跟日本,不意外。

這一晚我們聊得很開心,我們用俄文夾雜得英文單字,暢聊了幾個小時,忘了我們沙發主,沙發主也不願意跟我們一起聊,起始我把俄文換成英文,我拿著禮物給他,一個故宮來的書籤,收下後他一句不說的,跑進房間睡覺,我心裡寒了一半,但也不知道自己做錯什麼?但算了就這一晚吧!我總不可能討所有人歡心。

Shanghai

隔天一早筆者決定來個快速的上海一日遊,走之前我決定請NIK吃個早餐,他請我幫他拍張照,幫他這段旅程記錄下來。這張紙版是他前一位沙發主幫他寫的!在中國搭便車,是他交通的唯一途徑。畢竟中國這幾年的交通費用也越來越貴,在中國沒有一樣東西是免費的,諷刺的共產主義,共產主義下應該是什麼都免費才對啊!喔!就只是「獨裁」這點共產而已。

Shanghai

一出門,這天天氣並不會太熱,緯度這東西,把上海變得涼快許多。

Shanghai

高架的電線遍佈上海,一線城市的工程,但仍然有高架電線,沒有地下化,讓這座一線城城市較為失色。

Shanghai

破舊的背包,帶著他一身的家當,有點狼狽地走著,讓我回想起在印度的我,狼狽的樣子,從加德滿都穿梭到新德里的樣子。

Shanghai

離外灘沒幾站的距離,卻是另外一個世界,沒有高樓大廈,

Shanghai

陣陣的蔥花香吸引了我,看著師傅手打著現做的蔥油餅,讓我這個台北人傻了眼,台灣我們吃不少蔥油餅,現做的還是頭一遭,清脆的聲音伴隨著麵團的敲打聲,現成熱騰騰的蔥油餅就這樣上桌,再配上清涼的豆漿,簡直是人間一大享受,一份大到吃不完的蔥油餅,就人民幣五元(台幣25)便宜到我都不好意思了一下。

吃完後我跟這位俄國的小兄弟道別,分道揚鑣,祝他一切順利!

Shanghai

走進上海的地鐵,馬上感受到肅殺的氛圍,一台一般在機場才看得到的X光機,豎立在地鐵入口,緊張的氣氛遍佈者個地鐵站,彷彿像是監獄出口般的森嚴,這讓一個台北人很不能習慣。

Shanghai

離開上海郊區,坐地鐵到外灘,體驗這座悠久歷史的東方貿易大城。

Shanghai

九年前我曾來過上海,這次說是舊地重遊絕對不為過。上海的變化有多大,很難一言而盡,筆者後面會在著墨筆者感受的上海。

Shanghai

一個人均收5720USD的國家,人民在買奢侈的iPhone上,卻是全球之冠。令人難以想像的是,這國家貧富差異極大,人手一支iPhone,在中國是一種權力的象徵。中國人喜歡炫富的程度,不亞於美國。手上一隻鉑金的iPhone,更讓中國中產階級趨之若鶩。隨著台灣蘋果的市佔率下降,過去台北捷運上的景象,彷彿在上海地鐵再度重現。

Shanghai

一家超大的蘋果專賣店,矗立在熱鬧的步行街,顯示出蘋果在中國屹立不搖的姿態,在一個共產國家裡顯得格外諷刺。

Shanghai

輝煌的建築,提醒著我們中國不再是過去那個落後的共產國家,即使仍不見民主,但是實行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的中國共產黨,確實有了不少的進步。

Shanghai

今天好像有什麼發表會,一條人龍在地下室等待著什麼?我在上海的時間有限,所以筆者就沒有去一探究竟。

ShanghaiShanghaiShanghai

什麼是共產主義?北韓、中國、古巴、越南這些過家,事實上現存的共產國家,都遠遠比資本主義國家更資本主義,中國就是最好的例子,聳立的大樓,遍佈的廣告,公車站牌上,沒有公車的地圖,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廣告,要說共產主義,我覺得這些高稅率國家還更平均的分配資源,說中國共產國家,不如說是獨裁國家帶著共產的面具罷了。

Shanghai

隨著時代的變化,中國改革開放後很多面貌都產生變化,一線城市尤其明顯。上海、北京、廣州,密集的人口帶了全新的城市風貌。揚起的價位,給中國的消費帶路一點奢侈的顏色;名貴的轎車、名牌商品、百貨公司,「奢糜」成為上海的代表標誌;從巷子裡一片五元的蔥油餅到一餐上萬的五星餐廳,上海一手包辦了中國上流社會的標籤,老上海仍然藏在巷弄中,而華麗的衣裳卻把老上海狠狠的包裹住,彷彿否認著過去的歷史。

Shanghai

中華民國大陸時期,上海是亞洲最大的城市、中國最重要的工商業中心。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以後,上海仍是中國大陸地區最重要的工商業中心之一。1990年起實施的浦東開發開放政策使得上海經濟快速發展,於2005年設立國家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區。2013年上海自貿區正式掛牌成立,為中國大陸境內第一個自由貿易區。 by wiki

Shanghai

1843年,根據上一年中英兩國簽訂的《南京條約》,上海作為通商五口正式開埠。1845年,中英簽訂《上海租地章程》,由此開始租界的歷史。此後,法國與美國相繼在上海設立租界。其後,租界逐漸形成不受中國政府管轄,擁有獨立司法、行政權力的地區。租界之後歷經數次擴張,到1900年,公共租界達33503畝,法租界面積則為2135畝,範圍基本為今上海的核心區域的大部分地區。

憑藉這獨特的政治制度和地理位置,上海開埠後逐漸發展為遠東最繁榮的經濟和商貿中心,被譽為「十里洋場」和「冒險家的樂園」。由於租界的存在使得當時上海繁華地區未遭受太平天國運動與義和團運動的影響,享有實際獨立的地位和充分的國際聯繫,為上海之後的持續繁榮創造了條件。 by wiki

Shanghai

上海外灘建築群,在我的記憶裡並沒有太多的改變,仍然充滿異國風情,過去這裡是歐美列強的割地,如今時代一變,有些大樓逐漸歸還國外的銀行,但部分的大樓則成了中國的人民政府所在地。

Shanghai

晴空萬里,證明了筆者的運氣,接下來這幾天,筆者很需要這種運氣。

Shanghai

挑望陸家嘴,九年前一片荒蕪的陸家嘴,唯有東方明珠聳立,九年後一切都不一樣了!

Shanghai

「上海」,他再次奪回它應有的地位。

Shanghai

待續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漂流中國第一章 上海 (one night in Shanghai part 1)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