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中國第八章 南京大屠殺博物館 (Nanking Massacre)

很掙扎要不要寫這篇文章,沒錯,我來了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吃完飯,和沙發主道別,離下午跟德國朋友見面的時間還有幾個小時,趁著這段時間,去參觀這座令人抑鬱的的紀念館。

「南京大屠殺」一個敏感的詞彙,一個日本人永遠洗不掉的污點,一個中國人忘不了的恨,寫這篇文章,很難不提政治有關的言論,筆者其實很不喜歡討論這種會引起二次仇恨的話題,何謂「二次仇恨」,是筆者對新一代年輕人,仍然仇恨上一代人所做的事,並以實質或非實質性的方式,攻擊他國人的行為,日本、中國之間的仇恨或是愛恨情仇,筆者無需再次著墨或是強調,所以這篇文章我就轉載維基百科的文獻,不添加任何筆者的個人觀點,以免引起爭議。

如果對這段歷史無興趣,可以跳過,分隔線內的內容,看照片即可。

(部分內容或照片會引發不安,請斟酌觀賞)

———————————————-by wiki——————————————

南京大屠殺是中國抗日戰爭初期侵華日軍在中華民國首都南京犯下的大規模屠殺、強姦以及縱火、搶劫等戰爭罪行與反人類罪行。日軍暴行主要集中在1937年12月13日攻陷當時中華民國首都南京開始一直到之後的6周,直到1938年2月南京的秩序才開始好轉。據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和南京軍事法庭的有關判決和調查,在大屠殺中有20萬以上乃至30萬以上的中國平民和已經卸下武裝的戰俘被日軍殺害,約2萬中國婦女遭日軍姦淫,南京的三分之一被日軍縱火燒毀。

Nanjing

945年日本投降後,由於日本對於南京大屠殺有關資料的故意損毀和保密,如今已經難以估計南京大屠殺的具體死亡人數。1947年遠東國際軍事法庭和南京軍事法庭認為南京大屠殺中有超過20萬的中國人被日軍殺害。在中國,自1947年南京軍事法庭審判以來[7],普遍認為約有30萬人在大屠殺中遇難。在日本,日本政府承認「發生過殺害非戰鬥人員和掠奪等行為」,但對遇難人數則曖昧不清。日本學界對遇難人數的估計由數千到30萬不等,也有人認為南京大屠殺根本不存在。認為南京大屠殺不存在的觀點得到部分日本政商勢力的支持,此舉引起華人世界的強烈反感。對於南京大屠殺受害人數的爭論也成為了影響中日關係的重要歷史問題之一。

Nanjing

從1937年8月到11月,國軍在上海與日本上海派遣軍已經進行了近三個月慘烈而膠著的戰爭。戰事在日本第10軍從杭州灣登陸之後急轉直下,側後被襲的中國守軍全線撤退。在日軍的迅猛追擊下,國軍的撤退變成了無比混亂的潰逃。軍事委員會此時因事態嚴重,在17日和18日三次開會討論南京防禦的問題。會議上多數將領認為部隊亟需休整,而南京在軍事上無法防禦,建議僅僅作象徵性的抵抗,只有唐生智以南京是國家首都、孫中山陵寢所在,以及國際觀瞻和掩護部隊後撤等理由,主張固守南京。中華民國最高領袖蔣介石期望保衛首都的作戰對德國的外交調停有利,並且以為能夠等到蘇聯的軍事介入。出於內政和外交上的考慮,蔣介石最終採納了唐生智的建議,決定「短期固守」南京1至2個月,於11月26日任命唐(階級上將)為南京衛戍軍司令長官,負責南京保衛戰。副司令長則為羅卓英及劉興。

Nanjing

根據堅守南京的決策,軍事委員會在12月初日軍接近南京城之前共調集了約13個師又15個團共10萬餘人(一說約15萬人)的部隊保衛南京。這些部隊中有很多單位剛剛經歷了在上海的苦戰和之後的大潰退,人員嚴重缺編且士氣相當低落,而新補充的數萬士兵大多沒有完成訓練。唐生智多次公開表示誓與南京城共存亡,對蔣介石則承諾沒有命令決不撤退。為了防止部隊私自過江撤退,唐生智採取了背水死戰的態度。他下令各部隊把控制的船隻交給司令部,又將下關至浦口的兩艘渡輪撤往武漢,還命令第36師封鎖從南京城退往下關碼頭的唯一通道挹江門,這一「破釜沉舟」的命令給後來的悲劇性撤退埋下了隱患。

Nanjing

11月20日,中華民國政府發表《國民政府移駐重慶宣言》,政府機關、學校紛紛遷往內地,很多市民也逃離了南京。在6月有101.5萬城鄉居民的南京市,到了12月初的常住人口據估計只有46.8萬至56.8萬人,但這並不包括軍人和從前方逃亡到南京的難民。22日,本著人道主義精神留在南京的二十多位西方僑民成立了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他們提出在南京城的西北部設立一個給平民躲避炮火的安全區。29日,南京市市長宣布承認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並為安全區提供糧食、資金和警察。唐生智還承諾將部隊撤出安全區。12月5日,國際委員會收到日本政府模稜兩可的回覆,隨即開始了安全區的工作。

Nanjing

日本原本打算在上海附近消滅中國軍隊的主力,從而迫使中國政府屈服。然而,日本上海派遣軍在淞滬戰場苦戰三個月,受到了慘重的損失,日本決策層在是否直接進攻南京的問題上產生了分歧。因為顧慮蘇聯在北方的軍事威脅,日軍參謀本部次長多田駿等人主張「不擴大」戰事。因此,11月7日東京將上海派遣軍與第10軍臨時編組為華中方面軍的時候,將方面軍的作戰區域限制在蘇州、嘉興一線(即「制令線」)以東。而日軍戰地指揮官卻強烈要求進攻南京:15日,柳川平助的第10軍無視參謀本部的命令,決定趁中國軍隊潰退「獨斷敢行」地「全力向南京追擊」;22日,方面軍司令官松井石根鼓動參謀本部放棄「不擴大」方針,稱「為了使事變迅速解決,乘現在敵人的劣勢,必須攻占南京」。11月下旬,日軍上海派遣軍和第10軍全面越過「制令線」,分別沿著太湖的南、北兩側開始向常州、湖州進攻。鑒於前線進展迅速的既成事實,24日東京大本營廢除了「制令線」,並在12月1日下達了攻占南京的正式命令。

Nanjing

進攻南京的作戰開始後不久,瘋狂前進的作戰部隊就把輜重部隊遠遠拋在身後,由於日軍原本沒有深入內陸作戰的後勤準備,部隊立即面臨著糧食供給中斷的嚴重問題,日本軍司令部於是下達了實際是要部隊搶劫的「就地徵收」命令。日軍在搶劫中通常伴隨著姦淫婦女的暴行。為了毀滅證據,日軍除了殺死受害人,還經常放火燒毀整個村莊。

Nanjing

日軍作戰的指導者……下達:「在當地徵收糧食,以謀自活」的徵收命令。……自從命令下達後,罪惡感就消失了,軍人們變成了到處偷襲搶奪穀物、家畜來充飢的匪徒。……這個就地徵收命令,使下級官兵發狂,不但搶奪糧食,並且強暴了中國婦女。……下級隊長就指示……意思就是要湮滅證據。……所以,下級官兵們為了保護自己,毫不考慮的殺掉無辜的中國百姓,這才發展為「南京大屠殺事件」的導火線。

—日本軍上等兵曾根一夫,《南京大屠殺親歷記》

Nanjing

日軍在從上海進攻南京的過程中,在南京以外的金山、杭州、蘇州、無錫、蕪湖、揚州等地犯下暴行,被認為至少3萬多人被殺,許多婦女被強姦。這些暴行都是南京大屠殺的預演或延續,南京大屠殺則是日軍所有暴行當中的最高潮。

Nanjing

12月8日南京淪陷,日軍全面占領了南京外圍一線防禦陣地,開始向外廓陣地進攻。11日晚,蔣介石通過顧祝同電告唐生智「如情勢不能久持時,可相機撤退」。12日,日軍第6師團一部突入中華門但未能深入,其餘城垣陣地還在中國軍隊手中。負責防守中華門的第88師師長孫元良擅自帶部分部隊向下關逃跑,雖被第36師師長宋希濂勸阻返回,但已經造成城內混亂。下午,唐生智倉促召集師以上將領布置撤退。按照撤退部署,除第36師掩護司令部和直屬部隊從下關渡江以外,其他部隊都要從正面突圍,但唐生智擔心屬於中央軍嫡系在突圍中損失太大,又口頭命令第87師、第88師、第74軍和教導總隊「如不能全部突圍,有輪渡時可過江」,這個前後矛盾的命令使中國軍隊的撤退更加混亂。會議結束後,只有屬於粵系的第66軍和第83軍在軍長葉肇和鄧龍光帶領下向正面突圍,在付出巨大代價後成功突破日軍包圍,第159師代師長羅策群戰死。其他部隊長官大多數沒有向下完整地傳達撤退部署,就各自拋下部隊前往江邊乘事先控制的船隻逃離。這些部隊聽說長官退往下關,以為江邊已經做好了撤退準備,於是放棄陣地湧向下關一帶。負責封鎖挹江門的第36師沒有接到允許部隊撤退的命令,和從城內退往下關的部隊發生衝突,很多人被打死或踩死。12日晚,唐生智與司令部成員乘坐事先保留的小火輪從下關煤炭港逃到江北,此後第74軍一部約5000人以及第36師也從煤炭港乘船過江,第88師一部和第156師在下關乘自己控制的木船過江。逃到下關的中國守軍已經失去建制,成為混亂的散兵,其中有些人自己扎筏過江,很多人淹死、或是被趕到的日軍射殺在江中。大部分未能過江或者突圍的中國士兵流散在南京街頭,不少人放棄武器,換上便裝躲入南京安全區。13日晨,日軍攻入南京城。

Nanjing

日軍攻占南京時在戰場上俘虜了數萬中國官兵,在日軍高層的授意下,這些俘虜都被集體屠殺。此外,日軍還對那些換上便衣混入民間的中國潰兵進行了徹底的搜捕,凡是被認為有士兵嫌疑的人都被抓起來,繼而遭到集體屠殺。數萬中國平民在日軍搜捕潰兵的時候受到牽連被一同屠殺。在占領南京後的幾個星期裏,日軍毫無約束地在城內外遊蕩,隨意殺害平民,被日軍強姦、搶劫的受害人也往往被日軍殺死滅口。

Nanjing

日軍對解除了武裝的中國軍警人員以及他們認為是可能參加過抗日活動和適合兵役年齡的中國青壯年,進行過若干次大規模的集體屠殺。二戰後,南京軍事法庭查證日軍在南京犯下的集體屠殺有28案,19萬餘人受害。

從12日深夜到13日,敗退下來的幾萬中國潰兵和逃難平民蜂擁至挹江門外的下關一帶,試圖渡江逃離南京。13日,日本陸軍第6師團、第13師團、第16師團從三個方向進攻下關,日本海軍也逆流而上抵達下關江面,數萬中國潰兵和平民被合圍在下關沿江的狹長地帶。在這一天,即日軍占領南京的第一天,日軍就殺害了大量潰兵、降兵、俘虜以及難民。

Nanjing

13日清晨,第6師團步兵第45連隊從長江上游向下關進軍,途中殲滅了一支正在逃離的中國大部隊。第16師團從南京城東撲向下關,其中步兵第30旅團的先頭部隊上午10點抵達下關,用坦克炮和重機槍射殺在岸邊聚集和正逃往江上的潰兵,用光了1萬5千發子彈;第33連隊前進途中殲滅了一千幾百名前往下關的潰兵;第16師團主力的先頭部隊在下午2點30分到達下關,在岸邊用重機槍及高速炮向在江上漂流的潰兵猛烈射擊,日軍稱兩個小時就使2000多人葬身江中。第13師團的山田支隊從長江下游沿南岸進擊,下午占領烏龍山炮台後通過燕子磯向幕府山炮台前進,途中在幕府山北面長江南岸(即草鞋峽)遭遇大量潰兵和避難民眾,山田支隊至14日清晨共俘虜14777人。同一天,日本海軍第11戰隊突破了烏龍山封鎖線,逆流而上向南京進發,遇到用各種材料在江上順流漂浮的潰兵和難民就用艦炮、機槍和步槍連續射擊。據上海派遣軍參謀長飯沼守的日記記錄:「海軍參謀松田的報告說,13日,11戰隊大部到達南京下游,殲滅了1萬乘木筏退逃的敵軍。」而在大規模無差別的射擊下,勢必有大量逃難的平民被當成中國軍人殺害。

Nanjing

除了在下關江岸和江面的「殲滅戰」,日軍13日還殺害了大量未能前往下關的潰兵和難民。在城東,大批潰兵和難民從紫金山與幕府山之間向東逃亡時,撞上了在這一帶掃蕩的中島今朝吾第16師團。該師團步兵第30旅團旅團長佐佐木到一在日記中記述道:「這天遺棄在我支隊作戰區域內的敵軍屍體超過一萬幾千具,此外,再加上裝甲車在江上殲滅的,以及各部隊的俘虜,我們支隊共解決了兩萬以上的敵軍。」

Nanjing

1937年12月13日,《東京日日新聞》(即現在的《每日新聞》)報道兩名日本軍官的殺人競賽。日軍第十六師團中島部隊兩個少尉軍官向井敏明和野田毅在其長官鼓勵下,彼此商定在佔領南京時,誰先殺滿100人為勝者。他們從句容殺到湯山,向井敏明殺了89人,野田毅殺了78人,因皆未滿100,競賽繼續進行。12月10日中午,兩人在紫金山下相遇,彼此軍刀已砍缺了口。野田謂殺了105人,向井謂殺了106人。又因確定不了是誰先達到殺100人之數,決定這次比賽不分勝負,重新比賽誰殺滿150名中國人。這些暴行都一直在報紙上圖文並茂地刊載,被稱為「皇軍的英雄」。日本投降後,這兩個戰犯終以在作戰期間,共同連續屠殺俘虜及非戰中人員「實為人類蟊賊,文明公敵」的罪名在南京執行槍決。

Nanjing

據估計,在日軍占領南京之後一至兩個月內,約有2萬至8萬名中國婦女遭到日軍強姦。日軍甚至在受害婦女的家人面前施行強暴,被強姦的婦女包括12歲的幼女、60歲的老婦,甚至於孕婦。很多婦女受到了輪姦,有些婦女甚至會被日軍強姦數次,類似的事件導致有婦女受不住日軍的折磨而死。受害人或是試圖保護她的親屬如果稍有反抗,往往就被日軍殺死,母親身邊的孩子因為哭鬧也經常被日軍一併殺害。日軍也強迫亂倫行為,如不執行就加以殺害。日軍對婦女的大規模強姦和虐殺直到1938年2月才有所減少。

Nanjing

約翰·馬吉牧師詳細記錄了一起典型的強姦滅門慘案。12月13日,30個日兵闖入夏淑琴一家與房東居住的門東新路口5號,他們先殺死了房東夫妻和夏淑琴的父親,用刺刀殺死了夏淑琴母親懷裡的1歲嬰兒,之後輪姦了母親和另一個房間裏16歲、14歲的兩個姐姐,她的祖父母在試圖保護孫女的時候被殺死。之後日兵殺死了慘遭姦淫的母女,並且在她們的陰道裏插進瓶子和木棍。當時7歲的夏淑琴和她4歲的妹妹被刺刀扎傷,她們因為昏死過去而倖存下來。最後,日兵殺死了房東的兩個孩子,4歲孩子被刺死,2歲孩子被用軍刀劈開腦殼。

Nanjing

日軍在南京期間對女性的姦淫惡行是在軍官默認、縱容、鼓動下的集團性暴力。日軍發現女性就加以姦淫的現象非常普遍,而日軍軍官通常不會將其作為違紀行為加以處理。日軍軍官甚至還把放縱士兵強姦作為鼓舞士氣的工具。為了讓部下發泄在上海戰場上幾個月的苦戰中積鬱的不滿情緒並且鼓動部下進攻南京,日軍軍官向士兵宣傳只要攻入南京「就可以擁有漂亮的姑娘」、「殺人、放火、強盜、強姦都可以」。日軍舉行入城儀式後,數萬日軍闖入城內,一周之內就有8000以上中國女性遭到姦淫。魏特琳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設立的收容所是日本士兵搜索「花姑娘」的主要目標之一。日軍占領南京十幾天後,各部陸續離開,而留在南京執行警備的第16師團仍然在長期進行強姦。1938年1月下旬,天谷支隊接替16師團之後,強姦案件進一步增加了。

Nanjing

從12月19日或20日開始,日軍開始在市內縱火。日軍在洗劫商店之後,經常將其燒毀。市區南部從中華門到內橋、從太平路到新街口以及夫子廟一帶南京主要的商業區,幾乎全被燒光,整個市區約三分之一的建築物被焚毀。

中國文化珍品也遭到了大掠奪。據統計,南京市共損失古物26584件,計商代青銅器、玉器等珍貴文物,字畫7720幅、書籍45979冊。

Nanjing

1937年11月22日,留駐南京城內的西方人決定仿照饒家駒神父在上海建立南市難民區的模式建立一個「南京安全區」,給來不及撤退的中國難民提供避難所。他們成立了名為「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的私人機構,推舉西門子洋行駐南京代表約翰·拉貝任主席。國際委員會劃定的南京安全區以美國駐華大使館所在地和金陵大學、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金陵神學院、金陵中學、鼓樓醫院等教會機構為中心,占地約3.86平方公里,四面以馬路為界:東面以中山路為界,從新街口至山西路交叉路口;北面從山西路交叉路口向西劃線至西康路;西面從上面提到的北界線向南至漢口路中段(呈拱形)再往東南劃直線,直至上海路與漢中路交叉路口。

Nanjing

中國政府承認了安全區,承諾實現安全區的非軍事化,並且提供給國際委員會現金、糧食和警察。日本方面拒絕承認安全區,但是表示只要安全區沒有中國軍隊駐紮,日軍不會攻擊安全區。但日軍占領南京後,並未遵守與國際委員會的約定,強行闖入安全區,劫掠財物、姦淫婦女,大肆抓捕青壯年並予殺害。國際委員會就此多次向日本使館及日軍當局提出抗議,要求按國際慣例對安全區予以保護,但是日軍暴行並未收斂。

Nanjing

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下屬26個難民營,其中25個在安全區內,分設在交通部大廈、華僑招待所、金陵女子文理學院、最高法院、金陵大學等處,另有設在城東南雙塘的1個難民營。

Nanjing

1938年1月底,雖然暴行仍在繼續,日軍卻聲稱已經恢復了南京城的秩序,強迫安全區內的難民還家。2月18日,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被迫改稱「南京國際救濟委員會」,國際委員會及難民區不復存在,最後一批難民營被迫於1938年5月關閉。

在日軍入城後長達數月的屠殺期間,安全區內有25萬人,難民所直接管理的難民最多時有7萬人。為了救助數量龐大的難民、維持他們的生活、並庇護他們少受日軍傷害,國際委員會及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的20多位西方成員和數百名中國成員,為此進行了艱苦的鬥爭。

Nanjing

在大屠殺期間,除了國際委員會組織的收容所,在城內外還有一些中國人和歐洲人自發組織的難民營,如城北下關的和記洋行、東北郊外的棲霞寺和江南水泥廠等。

南京城外東北郊的句容縣、江寧縣和棲霞山一帶是日軍首先進攻的地區,大量青壯年被殺,婦女被擄走強姦。附近的江南水泥廠和棲霞寺仿效南京安全區的做法設立難民營收容附近的農民,其中也有少數未能撤離的中國官兵。江南水泥廠與丹麥史密斯公司(F.L. Smidth co.)和德國禪臣洋行有商業合同,因此在戰前請兩家公司派代表與留守員工一起守護廠內財產。德商派卡爾·京特任代理廠長,丹麥人辛德貝格稍後到達,兩人在廠區收容難民最多時有4萬至5萬人。棲霞寺住持寂然法師在寺內也設立了收容所,最多時有2.4萬難民。

Nanjing

城北和記洋行曾收容了大量難民,據應當在一萬人以上,但在這裡避難的難民大部分被日軍捕去殺害。根據倖存者的證詞記錄,僅12月14日一天日軍就從和記洋行帶走並屠殺了數千人。此外,江北六合縣的葛塘集難民營約有難民2000人,城東南的剪子巷老人堂收容了530多人。

Nanjing

根據已發現的資料,南京當時8家慈善團體共埋屍19.8萬具。其中:世界紅卍字會南京分會埋屍43123具。據該會1945年的《民國二十六年至三十四年慈善工作報告書》及所附埋屍統計表記載,從1937年12月22日至1938年10月30日,在城內收埋1793具,城外收埋41330具,其中女屍75具、孩屍20具。世界紅卍字會八卦洲分會在八卦洲江岸收埋被射殺的死者屍體、江中浮屍以及打撈江中屍體,正式資料提及埋屍1557具,又有該會函件提及處理屍體1萬餘具。南京崇善堂埋屍112266具。該堂在戰後提交給軍事法庭的統計顯示,在1937年12月至1938年5月1日,該堂在城區收埋7548具,在城外收埋104718具。該堂埋屍的「前期資料」較少。中國紅十字會南京分會收屍22691具。該會1938年1月5日以前在南京下關、和平門一帶收埋8949具,此後得到日軍許可後留下了按日記載的收屍記錄,到5月底又收埋13742具。南京市同善堂收埋7千餘具。該堂掩埋組組長劉德才在戰後南京軍事法庭審判谷壽夫時出庭作證:「我同戈長根兩個人所經手掩埋的屍首就有七千多了」。南京代葬局收埋1萬餘具。代葬局掩埋隊也受僱於南京偽政權。掩埋隊隊長夏元芝於1946年為漢奸嫌疑辯護時稱:「曾率領代葬局全體掩埋伕役,終日收埋被慘殺軍民屍體萬餘具」,這一數字得到當年掩埋伕役的確認。順安善堂收屍約1500具。1940年12月該堂在一份調查登記表中稱:「迄至南京事變後,對於掩埋沿江野岸遺屍露骨,人工費用約去陸百元。」按照當時一般收屍付費4角計算,約收埋1500具。明德慈善堂收屍700餘具。當時的堂長陳家偉在1940年12月的文件中稱:「雇用伕子十餘人,掩埋屍首」、「廿七年春,掩埋七百餘具」。眾志復善堂也參與埋屍,但是具體數目不詳。

Nanjing

當時民間的4支市民掩埋隊共埋屍4.7萬餘具。其中:城西市民掩埋隊,由湖南木商盛世征出資僱工,收埋上新河地區死難者遺體28730具。城南市民掩埋隊,由平民芮芳緣、張鴻儒等組織難民30餘人掩埋屍體7000餘具,其中難民屍體5000餘,中國軍人屍體2000餘,分別埋葬在雨花台山下和望江磯花神廟等處。回民掩埋隊,由雞鵝巷清真寺王壽仁以「南京回教公會掩埋隊」、「南京市紅卍字會掩埋隊」名義掩埋屍體400餘具,所收屍體以回民為主。北家邊村民掩埋隊,由北家邊萬人坑唯一倖存者嚴兆江帶領,收屍6000餘具。

Nanjing

與日軍合作的南京市和各區偽政府以多種方式參與了對屍體的處理,有據可查的埋屍數量有7000餘具。下關區在南京城西北,偽區長劉連祥1938年1月30日報告,經過半個月工作,在下關、三汊河一帶收埋屍體3240具。第一區在城東南部,偽區公所在1938年2月工作報告中稱當月收埋屍體1233具。第二區在城西南部,最近發現該區偽公所的兩份文件中提到請崇善堂掩埋了區內兩處遺屍共27具。第三區在城東北部,最近發現該區偽公所曾請崇善堂、紅卍字會掩埋區內多處遺屍10餘具。1938年底,偽南京市政公署督辦高冠吾命偽衛生局派掩埋隊收集中山門外靈谷寺至馬群一帶遺骨3000餘具,葬於靈谷寺之東,立「無主孤魂之碑」記錄埋屍經過。

Nanjing

日軍在支持中國團體處理屍體之外,也直接進行埋屍和毀屍的處理。日軍戰俘太田壽男1954年供認日軍動用部隊處理的屍體總數達到15萬具。近年來發現的日軍官兵的日記、書信和回憶也明確證實,日軍曾大量直接掩埋遇難者的屍體,或是將屍體焚燒,或是投入江河、水塘之中。

Nanjing

整個碼頭,是一座黑黝黝的屍山。有五十個或許一百個人影在其間來回走動,他們在往江裏拖屍體。痛苦的呻吟,流淌的鮮血,痙攣的肢體,再加上啞劇般的寂靜。對岸隱約可見。就像月光下的泥濘一樣,整個碼頭在微微閃光,那是血。不久,結束了作業的「苦力」們被迫朝著江岸站成一行。「噠噠噠……」機槍的聲音,仰身,倒下,就像跳舞似得,這一伙人落入江中。結束了。……「約有兩萬人。」一個軍官說。

—《朝日新聞》特派記者今井正剛,《文藝春秋特輯:我在那裡——目擊者的證言》1956年12月號

Nanjing

戰爭期間,日本當局對日本國內媒體施行嚴格的新聞審查,回國的日本官兵也被命令禁止提及戰爭罪行,這使得大多數日本國內民眾對南京大屠殺一無所知。

日本發動全面侵華戰爭之後,日本媒體隨軍記者發出的稿件和照片都要經過日本軍方和當局的嚴密審查,凡是對軍方不利的一律沒收,違規的記者要受嚴厲處罰。《讀賣新聞》隨軍記者小俁行男說:「在戰場上聽到的儘是一些見不得人的暴行,但這些事是絕對不能寫的。只讓寫些什麼在戰場上邂逅的友情和前後方的佳話等,這類軍中的所謂美談。」《中央公論》特派記者石川達三在南京大屠殺期間跟隨第16師團進行實地採訪,之後他寫成的紀實小說《活著的士兵》在送審時被日本當局查禁,石川還被當局以「將虛構作為事實,紊亂安寧秩序」的理由被處以監禁緩刑,從此戰爭中日本記者再沒有對日軍在南京暴行的報導。日本傳媒還被嚴厲禁止轉載中國及西方媒體對南京大屠殺的報導,南京被日本報紙粉飾為安寧祥和的地方。

Nanjing

除了防範新聞媒體泄露日軍在中國的暴行,南京戰役後回國的日本官兵也被禁口。參與過南京暴行的日軍士兵曾根一夫後來說:

為了不使軍隊在戰地的惡的一面讓國民知道,在強化新聞管制的同時,對在戰地的士兵的泄漏嚴密封鎖。南京攻擊戰結束後,部分老兵返回國內時就曾被禁口。我也是昭和十五年(1938年)秋返回國內的,在離開所屬部隊之際,被告誡『諸位回到國內,徵召解除就成了地方百姓了,但作為軍人的名譽是值得自豪的,而有污皇軍體面的事絕對不許外傳。』這是煩瑣的說法,要而言之就是『即使回到國內,離開軍隊,在戰場幹的壞事也絕對不許說』。

Nanjing

西方和中國的新聞媒體幾乎在第一時間就向全世界披露了日軍暴行真相,親歷大屠殺全過程的中國人和西方僑民則留下了日軍暴行的詳細記錄。

美英等西方國家記者最早向全世界報導了日軍在南京的暴行。在12月初日軍向南京發動總攻的時候,在南京城有來自美國、英國、義大利等國的十幾名新聞記者和攝影師,他們中的多數人隨著帕奈號撤走,只剩下《紐約時報》記者都亭(F. Tillman Durdin)、《芝加哥每日新聞》記者斯蒂爾(Archibald T. Steele)等5人。12月15日,日軍攻占南京2天之後,由於南京的對外通訊全部中斷,這些西方記者為了儘早發出南京淪陷和日軍大屠殺的獨家報導,隨美艦奧胡號離開南京前往上海。12月15日《芝加哥每日新聞》刊載了斯蒂爾發自南京江面奧胡號的電訊,首先將日軍屠殺的暴行大白於天下,斯蒂爾稱:「離開南京之際,我們最後見到的場面是一群三百名中國人在臨江的城牆前井然有序地遭處決,那兒的屍體已有膝蓋高」。《紐約時報》在12月18日和次年1月9日發表了都亭關於日軍殘殺數萬中國戰俘和平民的報導。

Nanjing

遠東國際法庭的判決書上寫道:「在日軍佔領後最初六個星期內,南京及其附近被屠殺的平民和俘虜,總數達二十萬人以上。這種估計並不誇張,這由掩埋隊及其他團體所埋屍體達十五萬五千人的事實就可以證明了(由紅十字會掩埋的是43071人,由崇善堂收埋的是112266人,這些數字是由這兩個團體的負責人根據各該團體當時的記錄和檔案向遠東法庭鄭重提出的)。根據這些團體的報告說,屍體大多是被反綁著兩手的。這個數字還沒有將被日軍所燒毀了的屍體,以及投入到長江或以其他方法處分的人們計算在內」

Nanjing

法官之一的梅汝璈指出,對於南京大屠殺一案「花了差不多三個星期的工夫專事聽取來自中國、親歷目睹的中外證人(人數在十名以上)的口頭證言,及檢查和被告律師雙方的對質辯難,接受了一百件以上的書面證詞和有關文件,並且鞫訊了松井石根本人」,「審理是特別嚴肅認真的」。松井石根聽取了法庭宣布的罪狀和科刑後,表示「南京事件,可恥之極」。法庭判決書中遂有鄭重聲明:「這個數字還沒有將被日軍所燒毀了的屍體,以及投入到長江或以其他方法處死的人們計算在內。」值得注意的是:遠東國際法庭認定被殺害者為二十萬人以上,未包括屍體被日軍消滅了的被害者在內,而且這個數字僅是「在日軍佔領後六個星期內」的。

Nanjing

東京審判中,因為南京大屠殺而判罪者僅有身為乙丙級戰犯的松井石根,罪狀是未阻止南京大屠殺的進行;不過在南京軍事法庭方面的審判則起訴了包括百人斬見報的向井敏明、野田毅以及南京大屠殺時期擔任第六師團師團長的谷壽夫等人並判決死刑,三人隨後於1948年1月28日和4月26日,於南京雨花台刑場槍決。

Nanjing

南京大屠殺遇難人數一直是各方爭論的焦點,而且至今各方沒有一致的結論。長期以來,中國政府和學界堅持採信30萬的遇難人數,這是國民政府在戰後軍事法庭的相關審判中確認的。[7]不過近幾年來,隨著新的史料的發現,中國學者的態度發生了一定變化,如孫宅巍曾表示,在日本承認侵華日軍在南京實施了大規模屠殺的前提下,具體遇難人數「是30萬再多一些,還是30萬再少一些,應當是可以討論的」。日本內閣會議於2007年4月24日通過一份答辯書,曖昧地表示對於南京大屠殺「不能否認發生過殺害非戰鬥人員和掠奪等行為,但在具體的被殺害人數上存在各種議論,政府作出斷定是困難的」。日本學界對遇難人數的主流看法是,從數萬至十萬以上的中國人遭到日軍殺害,然而日本極右翼人士否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他們把東京審判的結果看作是強加給日本的「東京審判史觀」

Nanjing

對於中國來說,30萬這個數字已經成為日本軍國主義在戰爭中對中國人民造成的深切苦難的象徵,並且這一由戰後南京軍事法庭所確認的數字,被當作是對日本侵略者正義審判的結果的一部分。因此,在日本右翼試圖美化和否認侵略戰爭的背景下,來自日本的對這一數字的質疑就會被中方理解為日本對侵略歷史的否認,從而激起中方對這一數字的進一步守護和確認。而在日本,對於右翼來說,30萬這個數字被認為是中國式的誇張,更是「東京審判史觀」的象徵,而中方對這一數字的強調,則被日本右翼看作中國對日本施加政治壓力的一張歷史牌。

Nanjing

實際上,要根據現有的檔案、證詞以及其他歷史記錄得出在南京大屠殺中遇難的確切人數或者較準確的估計數是非常困難的。首先,有關大屠殺的第一時間原始檔案十分匱乏。南京從1937年大屠殺發生直至1945年戰敗,都在日軍占領之下,因此直到1946年中國國民政府正式還都南京之後,南京臨時參議會6月11日成立以後才正式開始了對南京大屠殺的調查。而且,對還原大屠殺經過最為重要的日本官方文件,已經被日本方面在戰敗前後有計劃地進行了銷毀和隱藏。例如,日軍共有57個步兵大隊直接參加了對南京的進攻作戰,但其中只有16個大隊陸續公開了當時的《戰鬥詳報》和《陣中日記》。其次,中方在戰後進行調查時遇到了諸多困難,最終提交的數字也有爭議之處。除了缺乏資料和眾多大屠殺事件的受害者已經遇難之外,倖存者之中有的因為對自身補償不抱希望而對調查十分冷漠,有的則因為對於受害感到羞恥而隱瞞自身的情況。在遇難者遺體數量的統計上,由於大量屍體被焚毀和拋入長江,這一部分的數字只能進行估計,而在屍體掩埋的統計上,崇善堂提供的數字由於沒有原始文獻而存在一定疑問。另一方面,學者們對大屠殺範圍的認識有所不同,這包括遇難者身份、大屠殺的地理範圍和持續時間三個方面。中國方面的統計數字通常對戰死的軍人、被俘後被殺的軍人與遇難平民並不加以區別。而一些日本學者則將日軍以俘虜兵名義抓捕並殺害的平民歸入戰死的軍人,從而將這一類遇難者排出在統計之外。關於大屠殺持續時間,戰後審判提出日軍大規模施暴時間為日軍入城的12月13日開始的6個星期,但實際上,日軍在南京的暴行至少在12月10日南京戰役爆發時已經開始,即使在第二年2月,日軍的零星殺戮仍未停止,強姦和搶劫仍然嚴重。關於大屠殺的地理範圍,由於1937年的南京在行政上包括城牆內的8個城區(城區內設有國際安全區)、近郊的6個郊區,以及遠郊的8個縣,如果採用較狹義的地理統計範圍,就會得到較小的數字。由於對遇難者人數的統計範圍採用不同的標準,在日本學者中出現了相差甚遠的結論。例如笠原十九司等人提出的「十萬人以上,或接近二十萬人,或者更多」,而秦郁彥為代表的人提出的四萬人左右、數千人、數百人,甚至於認為大屠殺不存在。

Nanjing

許多曾在當時南京附近作戰的日籍老兵承認南京大屠殺的存在。日本左翼的日本社會黨及左翼背景的日本教職員組合對南京大屠殺也多抱持承認大規模屠殺的立場。儘管如此、還是有部分日本右翼民眾否認南京大屠殺。而因為秉持觀點與政治立場不同,不同日本人對南京大屠殺有不同的解讀與看法,其中死傷人數的部分,有二十萬以上、十多萬人、四萬、數千、數百乃至於完全否定等各種說法。

Nanjing

為紀念大屠殺中的死難者,南京市的政府、廠礦單位和民間組織在當年日軍進行大規模屠殺的部分地點和遇難者叢葬地的部分遺址上陸續建立起22座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遺址紀念碑。第一座紀念碑由下關發電廠於1947年在廠區內建立。南京市人民政府自1985年開始,在挹江門、中山碼頭、煤炭港、魚雷營(有碑未立)、草鞋峽、燕子磯、東郊、江東門、普德寺、上新河、漢中門、清涼山、五台山、北極閣、正覺寺、金陵大學、花神廟、仙鶴門、太平門等地建立了19座遇難同胞紀念碑和叢葬地紀念碑。江寧區湖山村、西崗頭村的村民在當地自發建立了兩座民間紀念碑。

(在中國看到中國民國的國旗,其實有點意外,其實南京政府是少數,不討厭國民黨的城市。)

Nanjing

南京市人民政府為悼念大屠殺遇難者,在日軍大屠殺的一處主要地點和遇難者叢葬地江東門,設立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這座遺址型專門史博物館於1985年落成開放,經過1995年、2005年兩次擴建,現占地約7.4萬平方米、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展陳面積9800平方米,包括展覽集會、遺址悼念、和平公園和館藏交流等4個區域,其中展覽陳列包括廣場陳列、遺骨陳列和史料陳列三部份。遺骨陳列室中陳列有建館及擴建時從叢葬地(俗稱「萬人坑」)挖出的遇難者骸骨,史料陳列大廳中有千餘件相關歷史資料,並設有拉貝日記和東史郎日記資料展,每年12月13日在紀念館的悼念廣場上舉行大規模的和平集會。該館共收集了10000多份歷史資料和文物,是國家一級博物館、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Nanjing

2014年12月13日是首個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國務院、全國政協、中央軍委在南京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舉行了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儀式,南京全城鳴笛向死難者致哀,儀式由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主持。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和南京大屠殺倖存者代表夏淑琴、少先隊員代表阮澤宇(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後代)一起走上公祭台為國家公祭鼎揭幕,隨後習近平在儀式上發表講話。

Nanjing

同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香港海防博物館堡壘大堂舉行紀念儀式,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出席儀式並致獻花圈。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在澳門保安部隊高等學校舉行「南京大屠殺死難者國家公祭日」活動,中央人民政府駐澳門特別行政區聯絡辦公室主任李剛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全國政協副主席何厚鏵、外交部駐澳門特派員公署特派員胡正躍、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澳門部隊司令員王文敬獻花圈。中華人民共和國各地也都舉辦了形式各異的國家公祭日活動。

Nanjing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是南京市人民政府為悼念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者而設立的遺址型專門史博物館。館址位於南京城西南江東門,是當年日軍大屠殺的一處主要地點和遇難者叢葬地。紀念館於1985年落成開放,經過1995年、2005年兩次擴建,現占地約7.4萬平方米、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展陳面積9800平方米,包括展覽集會、遺址悼念、和平公園和館藏交流等4個區域,其中展覽陳列包括廣場陳列、遺骨陳列和史料陳列三部份。該館收集了10000多份歷史資料和文物,是國家一級博物館、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

Nanjing

1982年,日本文部省審訂通過的歷史教科書將「侵略中國」的記述改為「進入」。日本在教科書事件裡美化其侵略歷史的行為激起了南京人民的義憤,1983年底,南京市人民政府經中國共產黨江蘇省委員會和江蘇省人民政府批准,開始籌建本紀念館,設立了「南京大屠殺」編史、建館、立碑領導小組,由當時的南京市市長張耀華任組長。1985年2月3日,鄧小平到南京視察,題寫「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館名。鄧小平的到來極大地推動了紀念館的建設,工程隨即於2月20日(正月初一)動工,當年8月15日即中國抗日戰爭勝利40周年紀念日當天建成開放,同時南京市還在17處大屠殺遺址設立紀念碑。紀念館由東南大學建築學院齊康設計,以「生與死」、「痛與恨」為主題,占地13000多平方米,建築面積1900多平方米,其中主體建築面積1300多平方米,建成史料陳列廳、電影放映廳、遺骨陳列室及藏品庫等,被評為「中國80年代十大優秀建築設計」之一。廣場浮雕由南京藝術學院錢大涇設計。

Nanjing

1995年,紀念館開始二期工程建設,1997年12月12日竣工。工程新建了悼念廣場、大型雕塑「古城的災難」、刻有南京大屠殺發生時間的十字形標誌碑、遇難同胞名單牆、紀念館大門「殘破的城門」和貴賓接待室,同時對展覽設施和陳列內容進行了改進和充實。工程仍由齊康設計,青銅雕塑由吳顯林設計。為保障工程建設,南京發起了「人人為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二期工程捐一元錢」的募捐活動,100多萬南京市民共捐款160多萬元人民幣,募捐在香港也引起很大反響。

Nanjing

廣場陳列由集會廣場、祭奠廣場、墓地廣場等3個室外展覽場所組成。悼念廣場上有一個形似十字架、刻有南京大屠殺事件時間表的石碑、「倒下的300000人」雕塑及「古城的災難」等大型的藝術品;而祭奠廣場上則有一面刻有館名的紀念碑,上面分別用了中、英和日文刻上「遇難者300000」的字樣。

Nanjing

2007年後,集會廣場擴建,面積達15000多平方米,由「冤魂的吶喊」主題雕塑、「災難之牆」、主席台水池、十字架和和平大鐘組成。「冤魂的吶喊」立於廣場入口;作為背景牆刻有十三國文字書寫的「遇難者 300000」的「災難之牆」與主席台水池牆面、地面及和平大鐘柱體均採用黑色鏡面花崗岩敷貼;十字架、和平大鐘分立主席台兩側,原集會廣場的「殘破城門」及臥地雕塑保持原狀。

遺骨陳列「萬人坑」遺址內的骸骨於1985年被發現,而在1998年更發現多208副骸骨,它們現在被存放在棺槨狀的遺骨陳列室內展出。2006年4月21日也發現了另外19副新的骸骨,經南京市文物局專家進行考古和史學鑒定後,確定這是南京大屠殺遇難者遺骸。

Nanjing

現展廳展陳面積為9000平方米。館藏藏文物1萬多件,其中3000多件對外展陳[13]。包括歷史相片、文獻如約翰·拉貝和東史郎的日記等。也有在南京大屠殺時的美國牧師、時任國際紅十字會南京委員會主席以及南京安全區國際委員會委員約翰·馬吉所拍的4盤電影膠片及使用的16毫米攝影機,大屠殺時日軍使用的軍用品等。也有丹麥人伯恩哈爾·阿爾普·辛德貝格的信件和照片。

主要陳列主題《人類的浩劫——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史實展》,分為「南京淪陷前的中國形勢」、「日軍從上海攻向南京」、「日軍入侵南京與中國守軍南京保衛戰」、「日軍在南京的大屠殺」、「日軍在南京的姦淫與掠奪」、「日軍在南京的焚燒與破壞」、「國際安全區不安全」、「日軍毀屍滅跡與慈善團體掩埋遺體」、「對製造南京大屠殺的日本戰犯審判」、「南京大屠殺的歷史見證」、「前事不忘後事之師」十一個部分,陳列面積4200平方米。

次要專題陳列為:《勝利 1945》,陳列面積1700平方米;「萬人坑」遺址陳列。

展廳中另設影視廳5個,面積約為1000平方米,主要用於播放有關南京大屠殺和抗戰題材的紀錄片、影視片。原有展廳現改造為臨時展廳,面積約為800平方米。

Nanjing

「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

地址: 中華人民共和國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水西门大街418号

電話: +86 25 8661 2230

所屬省份: 江蘇省

建築師: 齊康

免門票

開館時間:8:30-16:30 (週一公休)

Nanjing

———————————————-by wiki———————————————-

離開沈重的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說真的心情也跟著盪了下來,是時候去跟德國朋友見面,見面時我德國友人跟我說到他錢包丟了的事,更是讓我對南京抹上了一層陰影,一起吃完晚餐,她把我忘在台灣的東西交給我,告別後我們後天才會見面,明天我要跟另外一個南京的朋友見面,在這跟她暫時的告別,但後天我們會一起去杭州。

待續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