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中國第十一章 杭州西湖 (West Lake in Hangzhou)

在南京的最後一晚,筆者跟筆者的沙發主,聊得很晚,我拿了一罐台灣的茶給她,感謝她這樣兩天的照顧,還請筆者吃了一餐,當晚筆者把台灣的美食、美景全部介紹一遍,希望他可以來台灣走走,到時候換筆者道盡地主之誼,前一晚,她幫我跟佛萊迪到杭州的高鐵訂好,筆者把行李整理一遍後就寢,一早離開沙發主的家,這三個晚上,在她家筆者過得萬分愉快,離開她家,坐上計程車與佛萊迪會合,前往南京火車站,繼續這趟旅行。

坐上高鐵,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筆者嘗試看了部電影,電影播到一半就抵達了杭州,聯絡上杭州的沙發主,筆者坐上杭州地鐵前往風起路,沒想到這次的沙發客經驗,讓我再也不敢在中國用沙發衝浪,故事是這樣的,抵達風起路,手機電話另外一頭,是一個中年婦人,但沙發衝浪上的簡介明明是一個年輕的背包客,旅行四十幾個國家,見面後,我才發現不妙,原來這家的老媽用她女兒的名稱,創了帳號,接待外國人,一抵達這位老媽開始問我各種奇怪的問題,佛萊迪嚇到在一旁不敢說話,我們趕快想藉口,說我們要去西湖晃晃,一出來佛萊迪說「讓我們找藉口去外面住旅館」,於是我們決定今晚跟沙發主說,我們明天要去其他地方,睡一晚隔天一早就換到背包客棧,事實上中國的住宿非常便宜,但是筆者很多次遇到的沙發主,都成為筆者很好的朋友,所以即使在住宿便宜的中國也嘗試著用沙發客,畢竟當地人一定比我這個背包客來的了解這塊土地,像是南京的沙發主,到今天筆者都還保持著聯絡。

走到西湖大約十分鐘的距離,位置很方便,我們會在西湖待上兩天,之後我會繼續旅行到泉州,佛萊迪會回去臺灣,完成剩下的中文課程後返回德國,這次說再見,下次再見面又不知道是多久以後。

西湖,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浙江省杭州市區西面,是中國大陸首批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和中國十大風景名勝之一。中國大陸主要的觀賞性淡水湖泊之一。

西湖東靠杭州市區,其餘三面環山,面積約6.39平方公里,南北長約3.2公里,東西寬約2.8公里,繞湖一周近15公里。西湖平均水深2.27公尺,水體容量約為1429萬立方公尺。湖中被孤山、白堤、蘇堤、楊公堤分隔,按面積大小分別為外西湖、西里湖(又稱「後西湖」或「後湖」)、北里湖(又稱「里西湖」)、小南湖(又稱「南湖」)及岳湖等五片水面,其中外西湖面積最大。孤山是西湖中最大的天然島嶼,蘇堤、白堤越過湖面,小瀛洲、湖心亭、阮公墩三個人工小島鼎立於外西湖湖心,雷峰塔與保俶塔隔湖相映,由此形成了「一山、二塔、三島、三堤、五湖」的基本格局。」by wiki

Hangzhou

由於我跟佛萊迪遊西湖的時間,其實都在敘舊,談論在台灣的日子,所以筆者就轉載西湖的資料,不贅述那些台灣的故事了。

Hangzhou

西湖最早稱武林水。《漢書·地理志》:「錢唐,西部都尉治。武林山,武林水所出,東入海,行八百三十里。」後又有錢水、錢唐湖、明聖湖、金牛湖、石涵湖、上湖、瀲灩湖、放生池、西子湖、高土湖、西陵湖、龍川、銷金鍋、美人湖、賢者湖、明月湖諸般名稱,但是只有兩個名稱為歷代普遍公認,並見諸於文獻記載:一是因杭州古名錢塘,湖稱錢塘湖;一是因湖在杭城之西,故名西湖。最早出現的「西湖」名稱,是在白居易的《西湖晚歸回望孤山寺贈諸客》和《杭州回舫》這兩首詩中。北宋以後,名家詩文大都以西湖為名,錢塘湖之名逐漸鮮為人知。而蘇軾的《乞開杭州西湖狀》,則是官方文件中第一次使用「西湖」這個名稱。by wiki

Hangzhou

2000多年前,西湖還是錢塘江的一部分,由於泥沙淤積,在西湖南北兩山—— 吳山和寶石山山麓逐漸形成沙嘴,此後兩沙嘴逐漸靠攏,最終毗連在一起成為沙洲 ,在沙洲西側形成了一個內湖,即為西湖,此時大約為秦漢時期。 張岱 《 西湖夢尋 》記載:“大石佛寺,考舊史, 秦始皇東遊入海,纜舟於此石上。”此處所言大石佛寺,即位於西湖北側的寶石山下,尚有“秦始皇纜舟石”之景。 自從隋朝大業六年(610年)開鑿江南運河 ,與北運河相接,溝通南北五大水系,便捷的交通也促進了杭州的經濟發展和旅遊活動。 唐朝,西湖面積約有10.8平方公里,比近代湖面面積大近一倍,湖的西部、南部都深至西山腳下,東北面延伸到武林門一帶。 香客可泛舟至山腳下再步行上山拜佛。 因為當時未修水利,西湖時而遭大雨而氾濫,時而因久旱而乾涸。 建中二年九月(781年), 李泌調任杭州刺史 。by 百度

Hangzhou

為了解決飲用淡水的問題,他創造性地採用引水入城的方法。 即在人口稠密的錢塘門 、 湧金門一帶開鑿六井,採用”開陰竇”(即埋設瓦管、竹筒)的方法,將西湖水引入城內。 六井現大都湮沒,僅相國井遺址在解放路井亭橋西。 其餘五井是:西井(原在相國井之西),方井(俗稱四眼井),金牛井(原在西井西北),白龜井(原在龍翔橋西),小方井(俗稱六眼井,原在錢塘門內,即今小車橋一帶)。 by 百度

Hangzhou

長慶二年十月(822年), 白居易任杭州刺史。 在任期間,白氏興修水利 ,拓建石涵,疏浚西湖,修築堤壩水閘,增加湖水容量,解決了錢塘(杭州)至鹽官 ( 海寧 )間農田的灌溉問題。 其實白居易主持修築的堤壩,在錢塘門外的石涵橋附近,稱為白公堤,並非近代的白堤。 白氏在錢塘門外修堤,建石涵閘,把湖水貯蓄起來,還書寫《錢塘湖閘記》刻於石碑,寫明堤壩的功用,以及蓄放水和保護堤壩的方法。 如今白公堤遺址早已無存,但後人卻藉白堤 (當時稱“白沙堤”)以緬懷白公。 白氏不僅留下了惠及後世的水利工程,還創作了大量有關西湖的詩詞。 最為著名的作品有《 錢塘湖春行 》、《 春題湖上 》和《 憶江南 》。by 百度

Hangzhou

歷史上對西湖影響最大的,是杭州發展史上極其顯赫的吳越國和南宋時期。 西湖的全面開發和基本定型正是在此兩朝。 進入五代十國時期, 吳越國 (907—960年)以杭州為都城,促進與沿海各地的交通,與日本 、 朝鮮等國通商貿易。 同時,由於吳越國歷代國王崇信佛教 ,在西湖周圍興建大量寺廟、寶塔、 經幢和石窟 ,擴建靈隱寺 ,創建昭慶寺 、 淨慈寺 、 理安寺 、六通寺和韜光庵等,建造保俶塔 、 六和塔 、 雷峰塔和白塔 ,一時有佛國之稱。 靈隱寺、天竺等寺院和錢塘江觀潮是當時的遊覽勝地。 由於西湖的地質原因,淤泥堆積速度快,西湖疏浚成了日常維護工作,因此吳越國王錢鏐於寶正二年(927年)置撩湖兵千人,芟草浚泉,確保了西湖水體的存在。by 百度

Hangzhou

北宋後期,著名詩人蘇軾對西湖治理做出了極大貢獻。 從五代至北宋後期,西湖長年不治,葑草湮塞佔據了湖面的一半。 元祐五年(1090年),蘇軾上《乞開杭州西湖狀》於宋哲宗 ,斷言:“杭州之有西湖,如人之有眉目,蓋不可廢也。”同年四月,動員20萬民工疏浚西湖,並用挖出來的葑草和淤泥,堆築起自南至北橫貫湖面2.8公里的長堤,在堤上建六座石拱橋,自此西湖水面分東西兩部,而南北兩山始以溝通。 後人為紀念他,將這條長堤稱為“ 蘇堤 ”。 相傳杭州名菜“ 東坡肉 ”,就是蘇東坡犒賞疏浚民工的美食。 與白居易一樣,大詩人蘇軾也在杭州留下了眾多詩篇,其中最有名的有《 飲湖上初晴後雨 》、《 望湖樓醉書 》。by 百度

Hangzhou

1127年,南宋定都臨安後,杭州成為全國的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人口激增,經濟繁榮,進入了發展的鼎盛時期。 南宋吳自牧在《 夢粱錄 》中寫道:“臨安風俗,四時奢侈,賞玩殆無虛日。西有湖光可愛,東有江潮堪觀,皆絕景也。”杭州的旅遊者,每年除香客外,又增加了各國的使臣、 商賈 、僧侶,赴京趕考的學子,國內來杭貿易的商人。 西湖的風景名勝開始廣為人知。 當時,西湖泛舟遊覽極為興盛,據古籍記載,“湖中大小船隻不下數百舫”,“皆精巧創造,雕欄畫拱,行如平地。”南宋詩人林昇在詩《 題臨安邸 》對當時的盛況做了生動的描繪。 另外,詩人楊萬里也曾作詩《 曉出淨慈寺送林子方 》,盛讚西湖美景。by 百度

Hangzhou

元朝,西湖依然是歌舞昇平的“銷金窟”。 據《 元史 》卷23記,在至大二年(1309年),“江浙杭州驛,半歲之間,使人過者千二百餘,有桑兀、寶合丁等進獅、豹、鴉、鶻,留二十有七日,人畜食肉千三百餘斤 ​​。”西域和西歐各國的商人 、 旅行家 ,來杭州遊覽的增多。 最為聞名的有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 ,他在遊記中稱讚杭州是“世界上最美麗華貴”的“天城”。 元朝後期,繼南宋 “西湖十景”,又有“錢塘十景”,遊覽範圍比宋朝有所擴大。 元世祖至元期間,曾一度疏浚西湖,作放生池 ,部分湖面又逐漸葑積成桑田。 但到了元朝後期,西湖疏於治理,富豪貴族沿湖圍田,使西湖日漸荒蕪,湖面大部分被淤為茭田荷盪。 直到明朝 宣德 、 正統年間(1426年—1449年),杭州開始恢復繁榮,地方官也才開始關注西湖。 弘治十六年(一說: 正德三年,即1508年),知州楊孟瑛衝破來自豪富們的巨大阻力,在巡按御史車粱支持下,奏請疏浚西湖,由工部撥款。 據明《 西湖遊覽志 》卷一載:“是年二月興工,……為傭一百五十二日,為夫六百七十萬,為直銀二萬三千六百零七兩,拆毀田盪三千四百八十一畝……,自是西湖始復唐宋之舊。”疏浚工程使蘇堤以西至洪春橋、茅家埠一​​帶盡為水面,疏浚挖出的葑泥,除加寬蘇堤外,在里湖西部堆築長堤,後人稱楊公堤。by 百度

Hangzhou

萬曆三十五年(1607年),錢塘縣令聶心湯在湖中的小瀛州放生池外自南而西堆築環形長堤,形成的獨特景觀。 三十九年, 楊萬里繼築外埂,至四十八年而規制盡善。 池外造小石塔三座,謂之三潭。 清朝 ,因康熙 、 乾隆兩皇帝多次南巡到杭州,促進西湖的整治和建設。 康熙五次到杭州遊覽,並為南宋時形成的“西湖十景”題字,地方官為題字建亭立碑,使“ 雙峰插雲 ”、“ 平湖秋月 ”等未定點的景目,有了固定的觀賞位置。 雍正年間,還推出“西湖十八景”,使杭州的遊覽範圍進一步拓展。 乾隆六次到杭州遊覽,又為“西湖十景”題詩勒石;又題書“ 龍井八景 ”,使偏僻山區的龍井風景為遊人注目。 乾隆年間,杭州人翟灝 、翟瀚兄弟合著《湖山便覽》一書,記載西湖遊覽景點增加到1016處,為杭州最早的導遊書籍。 乾隆年間興建的北京皇家園林 頤和園的昆明湖東西兩堤也是模仿西湖蘇堤六橋而建的。by 百度

Hangzhou

明清兩代,西湖又經歷了幾次疏浚,挖出的湖泥堆起了湖中的湖心亭 、 小瀛洲兩個島嶼。 雍正年間,西湖面積尚有7.54平方公里,但葑灘20多公頃,經過大規模的疏浚後,面積廣及近代的西山路以西至洪春橋、 茅家埠 、 烏龜潭 、 赤山埠一帶。 雍正五年(1727年),浙江巡撫李衛用銀四萬二千七百四十二兩,開浚西湖湖道,在金沙港、赤山埠、 丁家山 、茅家埠築石堰各一座,用以蓄洩沙水入湖。 嘉慶五年(1800年),浙江巡撫顏檢奏浚西湖興修水利,後由浙江巡撫阮元主持,用疏浚挖出的泥土堆築土墩(即阮公墩 )。 至此,現代西湖的輪廓已經形成。 同治三年(1864年),創立西湖浚湖局,委錢塘丁丙主事。by 百度

Hangzhou

自清朝末期至中華民國遷台前時期,滬杭、杭甬、浙贛等鐵路線以及杭州至上海 、 南京 、 寧波等地的公路相繼建成,便利的交通條件促進了杭州旅遊的發展。 除傳統的香客外, 上海 、 南京等地遊客以及歐 美 、 日本等國的遊客也日漸增多。 《杭州市政府十週年紀念特刊》記載,民國19—25年(1930—1936年)外地人到訪杭州累計為32,845人。 民國時期杭州旅游資源日益豐富,西湖景點和文物古蹟不斷增多。 政府將孤山的清朝行宮中的御花園闢為公園,民國16年,改稱中山公園 ,公園左側闢為浙江忠烈祠,祀浙軍攻克金陵陣亡將士,還在西泠橋附近建徐錫麟 、 秋瑾等烈士墓。 民國6年,修建了靈隱寺的大悲閣,數次翻修岳王廟 、 岳墳 。 民國12—20年間,修建黃龍洞 。 民國12—13年,修整傾廢的錢王祠 ,並構築園林。 民國22年,修護已傾斜的保俶塔 。by 百度

Hangzhou

民國時期,杭州的公園建設始於湖濱公園 。 1912年浙江軍政府拆除錢塘門至湧金門城牆和旗營城垣,沿湖築湖濱路,離湖20米處設欄,廣種花木,稱湖濱公園 。 長約一里的湖濱公園共分為一至五公園。 1922年8月29日至30日, 中國共產黨在西湖舉行特別會議,決定有條件地同意共產黨員以個人名義加入中國國民黨 ,促進了第一次國共合作 ,史稱“ 西湖會議 ”。 1930年春, 杭州市政府在長生路之北至錢塘門頭,用浚湖之泥填為平地,約21畝餘,闢為六公園 。 1928—1933年,浙江省政府分別在第三公園碼頭、第二公園碼頭和第五公園碼頭建立“ 陳英士像”、“ 北伐陣亡將士紀念塔”和“八十八師淞滬戰役陣亡將士紀念碑”。by 百度

Hangzhou

1924年9月25日下午1時40分,有近千年曆史的雷峰塔因塔基 ​​長期遭盜挖而倒塌,驚動社會輿論。 魯迅為此還特地兩度撰文評論此事,而“ 雷峰夕照 ”也因此有名無實。 1929年6月6日—10月20日, 浙江省政府舉辦首屆西湖博覽會 ,參觀人數總計達2千餘萬人次。 博覽會會址設在斷橋 、 孤山 、岳王廟、北山等沿湖地區,旨在提倡國貨、獎勵實業,除全國一千多個代表團外,還有美國 、 日本 、 英國 、印尼等國組團參觀,為民國時期杭州規模最大、時間最長的盛會。 1937年3月下旬, 蔣介石與周恩來在西湖邊的煙霞洞舉行秘密會談,商討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 ,奠定了第二次國共合作的基礎,史稱“西湖會談”。by 百度

Hangzhou

011年6月24日在法國巴黎舉辦的第35屆世界遺產大會上,“杭州西湖文化景觀”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被列入目錄的景觀範圍共計3322.88公頃(包括“ 西湖十景 ”以及保俶塔、雷峰塔遺址、六和塔、淨慈寺、 靈隱寺 、 飛來峰造像 、岳飛墓/廟、 文瀾閣 、 抱朴道院 、錢塘門遺址、清行宮遺址、舞鶴賦刻石及林逋墓、 西泠印社 、 龍井等其他文化史蹟均在這個景觀範圍之內),緩衝區7270.31公頃,列入的依據標準包括(ii)(即在某期間或某種文化圈裡對建築、技術、紀念性藝術、城鎮規劃、景觀設計之發展有巨大影響,促進人類價值的交流)、(iii)(即呈現有關現存或者已經消失的文化傳統、文明的獨特或稀有之證據)、(vi)(即具有顯著普遍價值的事件、活的傳統、理念、信仰、藝術及文學作品,有直接或實質的連結)。 杭州西湖文化景觀是浙江省境內的首例世界文化遺產,同時也是繼江山 江郎山 ( 中國丹霞的一部分)後,省內的第二處世界遺產。by 百度

Hangzhou

西湖十景之名源出南宋山水畫 。 南宋祝穆 《 方輿勝覽 》、 吳自牧 《 夢粱錄 》均有記載,當時的文人詩詞也多有提及。 十景皆傍近西湖或在湖中,最初的十景景目為平湖秋月 、 蘇堤春曉 、 斷橋殘雪 、 雷峰夕照 、 南屏晚鐘 、 曲苑風荷 、 花港觀魚 、 柳浪聞鶯 、 三潭印月 、兩峰插雲。 至清朝, 康熙帝南巡至杭,為西湖十景題字,並將“兩峰插雲”改為“ 雙峰插雲 ”;“雷峰落照”(或稱“雷峰夕照”)改為“雷峰西照”;“南屏晚鐘”改為“南屏曉鐘”。 但是“西照”與“曉鐘”兩個名稱卻未被人們接受,後人仍沿用南宋舊名至今。 此後當地官吏將康熙帝御筆所書,刻石立碑,建亭恭護,至此,西湖十景石碑成為景點標誌。 乾隆帝南巡杭州,就十景各賦詩一首,鐫刻於碑石陰面,使西湖十景景名更廣為人知。 十景名稱不僅用詞貼切,亦對偶整齊(嚴格上並非對仗 ,對仗還須論格律 、 平仄 )。 例如“平湖秋月”、“蘇堤春曉”、“斷橋殘雪”、“曲苑風荷”、“南屏晚鐘”、“雷峰​​夕照”,其中兩景任意搭配也可成對。 “花港觀魚”、“柳浪聞鶯”,或是“三潭印月”、“雙峰插雲”,這些本身也是對偶句或詞組,非常工整。by 百度

Hangzhou

西湖與佛教 、 道教等都有著密切的聯繫。 在長遠的歷史中,各種宗教團體和道觀佛寺聚集在西湖及周邊群山之中,增添了西湖濃厚的宗教色彩。 這其中尤以吳越國時期為鼎盛。 當時各代國王熱心佛學,在西湖周圍興建許多寺廟、寶塔、經幢和石窟。by 百度

Hangzhou

西湖以其湖光山色和深厚人文底蘊,吸引了歷代文人墨客的眷顧,因此在文學方面也留下了諸多名篇和典籍。 《武林掌故叢編》、《 西湖夢尋 》、《西湖集覽》與新舊《 西湖志 》、《湖山便覽》等記載了大量關於西湖和古代杭州的史蹟掌故。 另外,近現代眾多作家也與西湖結緣。 在詩詞方面,白居易、蘇軾、柳永、楊萬里、林逋、 徐志摩 、 胡適等詩人留下了無數佳句;在散文方面, 張岱 、 魯迅 、 俞平伯 、 鬱達夫 、 宗璞等名家則寫下了眾多名篇。 以下例舉部分與西湖緊密關聯的文學作品。by 百度

Hangzhou

西湖自古以來便流傳著許多民間傳說和神話故事。 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 白蛇傳 》、《 梁山伯與祝英台 》和《 蘇小小 》。 白蛇傳中的“斷橋相會”、“白娘子被壓雷峰塔”等情節與西湖十景有著密切的聯繫。 而傳說中梁祝的愛情故事發生在西湖邊的萬松書院 。 另外,杭州還流傳岳飛 、 濟公 、乾隆下江南、 楊乃武與“小白菜”等大量民間故事和《初陽台》、《雙投橋》、《 東坡肉 》、《 蔥包檜兒 》、《十八棵御茶》等傳說。by 百度

Hangzhou

西湖遊船有電動船、手划船、自划船、腳踏船等種類。 大中型電動船由西湖遊船公司經營,一般包括遊小瀛洲、湖心亭兩島的門票。 遊船公司擁有各類大小船隻370餘款,其中有宋朝風格的豪華畫舫遊船和中型遊覽船等。 手劃包租船是由船夫或船娘手劃的小船,一般限乘6人。 船夫一人坐在船尾,手搖船櫓,向遊客介紹西湖的景色。 而西湖中頗受歡迎的遊船是自划船,一般為6人座,由遊客自行划槳前進,是西湖上相對價格最便宜也最受歡迎的遊船項目。 此外還有腳踏船和電瓶船,可以由遊客自行輕鬆地駕駛前進。by 百度

Hangzhou

由於杭州市政府對於西湖的環境保護日益重視,西湖周邊的生態環境也逐漸改善。 在西湖中可以經常發現西湖野鴨 、 翠鳥 、 錦鯉魚等動物出現。 花港觀魚和玉泉等處可見識到多種名貴的觀賞魚類,而柳浪聞鶯的巨型網籠“百鳥天堂”中餵養著數十種飛禽,增添了西湖的生氣。 另外在沿岸 ​​樹木中, 松鼠也成為遊客們關注的對象之一。 2005年10月,隨著西湖綜合整治工程的完成,西湖第一次大規模人工引入水鳥群落,在北里湖水面放養了80隻白天鵝 。by 百度

Hangzhou

1949年時,西湖污泥淤塞,湖水平均深度僅0.55米,蓄水量僅400餘萬立方米。 湖底水草遍生,大型遊船隻能循航道行駛。 1950年,國家把治理西湖列入國家投資計劃。 本次浚湖工程於1959年浚工,湖水深度平均達到1.808米,最深處2.6米,西湖蓄水量增加到1027.19萬立方米。by 百度

Hangzhou

挖出的淤泥填平昭慶寺、清波公園等環繞西湖的田盪、窪地18處。 此後,由於湖床泥土沖刷和沈積物的積累,湖水深度又降為1.47米。 1976年,國家撥專款200萬元,開始第二次疏浚西湖。 1980年後,湖水深度又上升為1.5米。 除了疏浚工​​程, 環湖污水截流工程於1978年開始籌建,1981年建成,分南、西、北三線,埋設污水管道17多公里,建污水泵站10座。 西湖引水工程於1985年2月1日正式動工。 引水工程從錢塘江閘口段新建取水泵一座,日取水能力為30萬立方米,相當於西湖總貯量的三十三分之一。 引水後,西湖水體透明度提高5至7厘米。 2003年,歷時四年的新一輪西湖疏浚工程完成,共疏浚346.9萬立方米,平均水深由疏浚前的1.65米加深到2.27米,水體能見度明顯提高,水體容量由934萬立方米增至1429萬立方米。by 百度

Hangzhou

湖水質污染不斷加劇,並多次被評為劣V類。 西湖水質污染的主要問題是水體的富營養化 。 有觀點認為,農業面源污染主要來自龍井茶區的化肥 農藥污染。 by 百度

Hangzhou

就兩天,在杭州就兩天,兩個老友在中國相見,我們的話夾子停不了,杭州之旅成為了敘舊台灣的旅程,離開前我們決定在一起去抽一次水煙,懷念在台北的日子,下次回台灣,又不知道是何時的事了。

Hangzhou

水煙在中國其實並不流行,不管我們如何找,都找不著任何的水煙店,於是當晚就先回去,想辦法找藉口離開這恐怖的沙發主。

Hangzhou

回到沙發主家才是惡夢的開始,她開始問很多奇怪的問題,我們只好跟她說,明天一早我們要去其他地方,今晚必須早點睡,不然我們會爬不起來。

Hangzhou

隔天一早約五點,小嬰兒的哭喊聲,叫醒了我們,一晚我們兩根本沒有什麼睡,我們兩人用作快的手腳把東西整理一遍,逃離這裏,到附近的背包客棧住,筆者記取教訓,不再使用衝浪沙發,後面的日子,筆者會去住背包客棧避免同樣的事一再發生,但也說不定因此錯失像是南京姐這樣好的沙發主,但是這樣的疲勞轟炸,我已經承受不了。

待續

Hangzhou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