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寶中橫之旅 第二章 (Central Cross-Island Highway Road trip Part 2)

隔天一早我們就起床去吃早餐,Ricardo有國際駕照,但國際駕照租車比較麻煩,所以還是用筆者的駕照租了這輛福特,2300台幣一天,並不便宜,但算時間24小時,超時加錢而已,因此所以我們決定在台中朋友家住上一晚,等回台北再還車。

今天行程

花蓮市區 – 太魯閣 – 合歡山 – 台中逢甲夜市

其實說真的這樣一天的行程真的有點趕,原本我們是計畫一起玩上幾天,但是因為他要工作,所以一直拖到他離開的最後幾天才湊出幾天安排這趟行程,三天兩夜的行程,說真的並不是很過癮,我們相約澳洲再一起去騎腳踏車,我得好好練習,在他來之前把體能練好。

我們到了Alice家下等她搬東西,東西超多的她,要回學校宿舍,這兩天我們發現,去日本留學的她,見到我們以後,我跟Ricardo有趣的發現他英文、葡萄牙語都忘得一乾二淨,一路上我們兩個開始欺負她,一直故意講她壞話,然後說她聽不懂,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才跟Alice說我要寫這段故事,她說一定要給我負評,這篇文章,我在這邊幫她辯護一下,因為日文是非常難的一個語言,所以在學日文要一定的專注力,筆者英文、普通話基本上跟母語一樣,太常用,不可能忘記,但是台語、西語卻是會忘的,這次在大陸旅行,我去了泉州磁灶尋根,我跟我叔叔在大陸特訓台語,台語進步了不少,所以語言這種東西就是要用,她到日本長時間沒有使用一個語言,難免葡語、英文這種非母語語言一定會忘,因此也不能怪她,但也因為如此,給我們這兩天帶來不少樂子。

Taroko National Park

收東西的Alice,東西塞滿了後車廂。

Taroko National Park

離開花蓮市像太魯閣出發。

Taroko National Park

一路靠GPS找景點,真的非常好用,二十一世紀我們真的非常依賴科技。

Taroko National Park

這次丑角就由Ricardo擔當。

Taroko National Park

沿路景色,筆者真的很愛花蓮。

Taroko National Park

今天天去訂不是很好,天氣不錯,不會很冷不會很熱,但天氣真的不是很好。

Taroko National Park

這太旅程喚起我們很多回憶,我們兩個是我們朋友圈裡面唯二體力好的,這段時間我們就來花來騎車了兩次,一路上Ricardo一直說哪邊哪邊我們去過,我們在那裡騎車,都是回憶,說來感傷,筆者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在廣州,下個禮拜就會到澳洲,那一年在台北相聚的朋友,如今又四處奔波,我們相約兩年後,我們同樣的一群人,要在台灣舊地重遊一遍。

Taroko National Park

沿路景色筆者就不加註解,這時候給Ricardo開車,因為我要拍照。

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

水庫超清澈的水一定要拍照打卡一下。

Taroko National Park

Taroko National Park

Taroko National Park

拍照打卡後再出發

Taroko National Park

沿路有點小塞車

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

雖然不是晴空萬里但是也沒有下雨,霧濛濛的也是有另外一種感覺。

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

太魯閣是值得細細品味的地方,到時候確實可以找一次,來這裡好好玩味太魯閣,但這次因為時間不允許,只能走馬看花一下,前往合歡山。

Taroko National ParkTaroko National Park

Ricardo開累,換筆者開。

Hehuanshan

經過幾個小時的車程,我們接近合歡山,車子可以開得到的最高峰,沿路景太美,停下來拍照拍了好幾次,隨著海拔升高,天空也越來越藍,我們的運氣真的不錯。

Hehuanshan

這們美的休息站,說真的哪裡找?

HehuanshanHehuanshanHehuanshan

夠了喔你!我應該跟Ricardo說你可以當我部落格裡的搞笑招牌,耍寶取悅讀者的工作我可以先卸下。

Hehuanshan

全台灣海拔最高的加油站「關原加油站」

Hehuanshan

稍微介紹一下中部橫貫公路,中部橫貫公路是穿越中央山脈的要道,由太魯閣到梨山長約一○七公里。

Hehuanshan

中橫,是台灣第一條串聯東部與西部的公路系統,與南橫公路、北橫公路並列為台灣三大橫貫公路。中橫公路貫穿分隔台灣東岸與西岸的中央山脈,所經的地形相當多樣化,從平地直到三千多公尺高的合歡山,中間有隧道、河谷等開鑿,亦經過太魯閣國家公園。省道台八線是此系統中的主線,另有宜蘭、霧社兩條支線,公路編號分別為台七甲線台十四甲線;其中台八線上谷關至德基路段在九二一大地震後長期封閉,至2011年完成便道的整修,惟僅供特定人員出入梨山地區使用,未對公眾開放。

by wiki

Hehuanshan

快到「武嶺」,但沿路景色真的太美,又停下來拍照。

Hehuanshan

開車開到一半,筆者突然聞到一股臭味,噁心的巴西佬,居然把臭腳跨在車上,筆者臭到分心,差點把車子開到山下,還好Alice有把證據拍下來。

Hehuanshan

看到武嶺了!

Hehuanshan

來之前聽過有下雪,沒想到停車場就是一隻雪人等著我們,天氣氣問驟降,只有帶薄外套的筆者,防風衣還借Alice,筆者冷到一直顫抖著。

Hehuanshan

終於抵達武嶺,舊名佐久間峠(鞍部)、南嶺,海拔3275公尺,是台灣公路最高點。

武嶺是合歡東峰、合歡主峰間鞍部,因此視野良好,可展望周遭群山,東倚合歡東峰,並可望見合歡尖山、屏風山,而西北方與合歡主峰相鄰,西南方可眺昆陽與台14甲線橫亙合歡山腹,武嶺其下便是濁水溪主流發源地,在此形成谷頭侵蝕的一大崩壁。據地理學家楊健夫對台灣的圈谷地形研究來看,在武嶺的兩端是呈現不同地貌,往寒訓中心方向看去是呈U形谷,再往另一方向看去,濁水溪上游則是呈V形谷,這是受冰河作用下所形成冰斗地形。

合歡山全區地質是屬中新世廬山層,由於武嶺地處高山地帶,停車場與台14甲線於此闢建,切挖其山腹,致使邊坡的地層裸露,暴露在高山氣候下,易受風化、寒凍楔裂的作用,致使成土作用不易發揮,導致植被無法在此生長,因此在武嶺停車場可見板岩呈牆面般一整片分布。武嶺位在廬山層北段,相較於南段,則是顯得劈理發達,且長年崩落的板岩岩屑,也就堆積於坡腳。 by wiki

最偷吃步的登山打卡法,就差不多走了30M,下次一定要回來,真正的征服這座山。

Hehuanshan

拍照打卡

HehuanshanHehuanshanHehuanshan

合照一張

Hehuanshan

我們決定青春不留白,脫了,但是露點照不能貼,我們兩個經過台灣美食的洗禮後,身材都走樣了!

Hehuanshan

打卡完,我們在附近的部落吃中餐,我們都疲累、飢餓不堪。

炒山豬肉350NTD

Hehuanshan

一臉狼狽的兩人。

Hehuanshan

菜一上大家買上狼吞虎嚥,真的餓過頭,這餐下來就要台幣1100,,但真的太餓了!相較之下,真的不算什麼。

Hehuanshan

筆者也是一臉狼狽。

Hehuanshan

吃飽喝足,不會中文的Ricardo,決定山路他開,到南投在輪我開,因為我的GPS是中文版,市區是要認路的,因此就這樣這一天就順了的結束,我聯絡了我台中死黨偉德,我之前在他去歐洲留學前拜訪過他很多次,可參考之前的文章台中兩天一夜遊,我到台中基本上都住他家,但是今天他不在家,而他的兩個房間分別接待了一位瑞士大叔、一位法國的女生,因此偉德在電話裡請我幫忙帶他們兩個去晃晃,就這樣,我們又變成一個超級國際的小團體了!我跟Alice默默的怒道,怎麼台灣人又變少數民族,我麼這樣要怎麼欺負巴西佬。

說真的筆者是沒有什麼創意沒錯,筆者決定去逢甲夜市吃飯,因為逢甲夜市非常難停車,所以我決定坐公車過去,值得一提的是台中的公車只要有悠遊卡還是免費的。

Fengjia Night Market

筆者寫這篇文的時候已經在國外流浪,下次回台灣應該是回去投票的時候,有人問我在國外最想念的是什麼?

夜市,台灣的夜市絕對在世界有不可取代的地位,我之後會再也一篇文章,談談台灣的夜市,詳細的介紹台灣的夜市美食。

新鮮蛤蜊 100NTD

Fengjia Night Market

鮑魚三顆 一份100NTD

Fengjia Night Market

烤活蝦 300NTD

Fengjia Night MarketFengjia Night Market

液態氮冰淇淋

這個很有特色,在知名電視節目上就不知道介紹了幾次,其實這種冰淇淋噱頭大於本身,說真的不難吃,花個一百大洋享有視覺跟味覺享受也是不賴。

100NTD

Fengjia Night MarketFengjia Night MarketFengjia Night MarketFengjia Night Market

瑞士丹尼爾點的威士忌口味的冰。

吃飽喝足,一群人就回去偉德家稍微梳洗一下,除了要開車的Ricardo,我們一群人又決定去酒吧喝上一杯,其實到了酒吧,筆者才真的跟這兩位新朋友好好聊天,這個瑞士大叔,雖然看似很老,但其實才25歲,他已經環遊世界一年,也是一個很有故事的人,我們在酒吧聊了幾個小時,另外一位法國的女生,是來台灣做實習的,她在日月潭的涵碧樓做實習,中文還說得不錯,旅行就是這樣,一路認識新的朋友,每個人都有一個故事,聊了一晚,說真的陌生人聊的好和像多熟一樣,過了這晚也不知道會不會再見面,雖說這兩位之後都加了筆者的臉書,但臉書的朋友有多少真正會有聯絡?而我們的旅程還是繼續著。

隔天一早我們就開車回到台北還車,Ricardo在台灣的時間也在倒數,幾天後筆者送他去機場告別,相約之後的澳洲之旅、巴西之旅,筆者在台灣的故事也差不多到一段落,過去一年的朋友也開始四處奔波,舊地重遊我們一定要做到。

Fengjia Night Market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