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別之旅 彰化 第一章(farewell trip Tsiang chapter 1)

這篇文章應該早就該寫了!筆者寫這篇文章的時候已經完了中國一趟,這篇文章可以說是整整拖了幾個月,在筆者真的把文章忘記之前,快點來寫一下。

故事是這樣的,一個週末Claudio,Freddy,Daniel和我一起去礁溪泡溫泉,因為Claudio沒過多久就回德國,筆者到大陸前的事宜也都大多辦妥,我們不久後就要各奔東西,說真的大家都有點小感傷,我跟Claudio說到,我們應該一起玩上最後一趟,台灣的「離別之旅」,而且我們一直說要拍部一部恐怖電影,說了半天都沒有真的去拍,經過討論,大家二話不說就決定成行!來個四天三夜的南部之旅,Claudio是星期三的飛機,意思是一回台北,隔天收拾好東西,後天就要離開,這趟旅程必須要完美,很完美,這會是我們幾年內最後在台灣的記憶。

筆者稍微安排了一下行程,因為這年在台灣很多朋友飛了半個地球來台灣找我,讓我機會重新用不一樣的眼光去看這塊寶島,我決定第一晚到我在彰化到老家住上晚,跟在彰化讀書的偉德碰頭請他帶我們去夜市吃晚餐,隔天一早到八卦山大佛打卡,之後在鹿港吃中餐,吃完飯就直接前往墾丁,在墾丁待上兩晚,最後一天去高雄晃晃,晚上一口氣殺回台北。

這趟熱血的旅程,全部是筆者開車,德國駕照在台灣是可以直接用的,無需換國際駕照,當然台灣駕照在德國也是相對性的,但Claudio和Freddy卻完全不知道,德國的駕照都放在德國,我笑笑地說,等我去德國讀書,你們兩個就是我的私人司機,他們笑笑地點頭。

前一晚我們去了一團去了夜店,因此我們約下午四點在大安站集合,出發到彰化,偉德會在夜市等我們,上高速公路,一路上開玩笑,放音樂,很快就抵達了彰化,地頭蛇偉德也早就在夜市裡等我了!

台灣美食不需要我多解釋,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人在大陸,這裏的食物雖然也不難吃,但是跟台灣的美食真的有很大一個距離,生在台灣真的很幸福。

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

我們的地頭蛇偉德。

跟地頭蛇偉德的遊記

台中兩天一夜遊 科博館篇(Two days in Taichung part 2)

台中兩天一夜遊 大坑篇(Two days in Taichung part 3)

台中兩天一夜遊 美食篇(Two days in Taichung part 4)

night market in Tsiong

電影的一部分。

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

筆者最還念的海鮮,經濟實惠,不管什麼海鮮都是一盤100NTD。

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

前女友是吃素的Claudio,在夜市買了一堆水果。

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night market in Tsiong

Claudio提議買一些比較恐怖的食材,到時候可以在電影裡使用,雞爪、雞心在他們眼裡確實有點恐怖,經過他們洗腦過的筆者也開始感覺有點恐怖,但是我覺得最噁心的還是米血糕,無法接受,但其實這跟筆者我本身就只愛吃海鮮有很大的關係。

night market in Tsiong

我們拍的微電影的劇情是這樣,一對德國情侶黨來台灣旅行,一個會講英文的台灣人把這對迷路的國外背包客待到他古老陰森的家請他們吃飯,等食物端上桌,發現這是一連串恐怖事件的開始。

等這部微電影殺青之後再附上連結。

劇照

creppy house

creppy housecreppy housecreppy housecreppy house

這座房子是我麼家族的古厝,之後我在泉州磁灶尋根時,到吳家祖廟,我們家的古厝照片就掛在上面,因為年久失修,每年只有清明節掃墓大家才會過來稍微整理一下,所以裡面意外的陰森,我們很久之前,就講好說要來這裡拍恐怖片,這次終於成真,拍完電影我們還要在這邊過夜,膽小的偉德,拍完電影馬上跑回學校宿舍。

我們的三連拍

creppy housecreppy housecreppy house

最有感覺的一張照片,其實我們爭論了很久,誰要當壞人,他們認為德國人要當壞人,台灣人太友善了!演壞人沒有說服力,什麼鬼?筆者心想我們也有鄭捷、陳進興、蔣中正、馬英九好不好,不是每個人都很友善的,最後被我說服,我當壞人,偉德當良心發現的管家。

creppy house

濃濃B級片的感覺

creppy house

拍完電影跟偉德道別,我們就就寢睡覺,隔天一早筆者還要開很久的車。

一早筆者就被鳥叫聲吵醒,稍微梳洗一下,拍拍白天的老家。

creppy house

古老的撞球桌

creppy house

creppy house

庭院的枇杷樹,筆者吃了好多。

creppy house

白天全景

creppy house

圖書室

creppy house

家人有交代來要上香。

creppy housecreppy house

creppy house

前晚的床。

整理完東西,往八卦山出發。

離別之旅 鹿港 第二章(farewell trip Tsiang chapter 2)

creppy house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