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中國第二十一章 愛與恨(Love & Hate)

古寧頭,ㄧ個金門過去最血腥的戰場,一個老金門人最痛苦的回憶,戰爭對台灣本島的人來說,是一個遙遠的記憶,但在金門,這些痛苦的記憶,是他們的傷痕,烈焰下的筆者,享受著上天眷顧的好天氣,那天晚上小強跟豪哥跟我說,前一天我來之前金門可是下起大雨的呢!

我繼續騎著機車看著金門。

Kinmen

—————————————————————————轉載文獻分隔線——————————————————————–

古寧頭戰役(中華民國國軍方面稱古寧頭戰役古寧頭大捷金門保衛戰,中國人民解放軍方面稱金門戰鬥金門登陸戰),是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的一場戰役。

中國人民解放軍於1949年7月上旬入閩,由第三野戰軍(三野)第十兵團負責。第十兵團司令為葉飛,先後發動福州戰役、平潭島戰役、漳州戰役、廈門戰役和金門戰役等。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宣布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10月15日,解放軍渡海發動廈門戰役,先佯攻鼓浪嶼,成功吸引國軍注意力,造成國軍判斷失誤。之後,解放軍分數路成功登陸廈門,擊敗守島國軍。10月17日,國軍福州綏靖公署代主任湯恩伯棄守廈門。解放軍第十兵團佔領廈門後,繼而佔領金門以北之石井、蓮河、大小嶝、澳頭等地。[4]:210解放軍葉飛將屬下第三十二軍船隻分發給第二十八軍,決定集中船隻進攻大金門,但鑒於船隻數量不足,日期一再延後。10月24日晚,終於在決定下令渡海,進攻大金門,結果登島解放軍在島上戰鬥三晝夜,全軍覆沒。 by wiki

遠方可以看到中國領土。

Kinmen

解放軍迅速奪取了閩北、閩南,但缺乏海戰經驗,且無海軍、空軍掩護作戰。解放軍第10兵團決定以第28軍、第29軍各一部共7個團兵力,在第28軍首長指揮下攻取大金門,以第31軍一部攻取小金門;稍後又解除第31軍任務,決定由第28軍攻取大小金門。

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渡江以來,未遭遇國軍大反抗,未注意渡海作戰種種隱憂。第28軍受領進攻金門任務,但沿海船隻大部被國軍破壞,徵集到船隻只能裝載1個營。另外情報不靈,在大、小嶝島戰役,已發現被俘國軍中有第十二兵團第十八軍主力第十一師俘虜,但主事者仍認為守軍要逃,反懷疑供詞不可靠。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第28軍副軍長蕭鋒親審俘虜,向兵團報告,葉飛說:「不可能吧。胡璉兵團還在潮、汕地區未動。」葉飛對蕭鋒說:「看來大陸再也不會有什麼大仗打了,你們二十八軍就掃個尾吧。」10月21日,解放軍第10兵團發現國軍第十二兵團部抵達金門灣,其部隊由潮州、汕頭開始船運;10月23日,又偵悉該敵第118師已抵達大金門,後續部隊正在海運途中。[但第10兵團對該敵是撤回台灣還是增援金門判斷不定,因而未採取應變措施。第10兵團第28軍共派出第一梯隊3個團9000餘人。 by wiki

Kinmen

1949年6月以前,國軍根本未在金門島上設防。到6月中旬,國軍廈門要塞司令部才成立金門要塞總台,這才開始構築島上工事,鋪設通信線路。大金門島東部山高岸陡,不易攀登;西半部地勢較不坦,其北岸為泥沙灘,利於登陸,是國軍防守重點。[3]:386島上除少數面塞工事外,在登陸地段還加修野戰工事,敷設障礙物。

8月起,隨著福建戰事發展,國軍開始增強金門防禦。大小金門原有國軍第二十二兵團全部、青年軍第二〇一師及第十二兵圑第十一師防守,共約2萬餘人。其中兵團部、第二十五軍軍部及第四十五師守大金門,第五軍軍部和第二〇〇師守小金門,第四十師守大嶝島。

9月3日,國軍青年軍第八十軍之第二〇一師師部及第六〇一團、第六〇二團(第六〇三團調往福建馬尾)、戰車第三團之第一營(欠第二連)擔任金門防務。兩個團共3,000多人。其中第二〇一師兩團由師長鄭果指揮,在臺灣由孫立人訓練後六〇二團,擔任金西第一線防務,雖然只有兩個團,其員額裝備較第二十二兵團部隊整齊。9月中旬,第五軍(欠第一六六師)歸還第二十二兵團建制,擔任小金門防務。國軍失守漳州。

反登入磚。

Kinmen

東南軍政長官公署軍政長官陳誠派東南軍政副長官羅卓英銜命兩度親往汕頭,洽胡璉第十二兵團接替第二十二兵團防守金門。第十二兵團原屬廣州方面作戰序列,而第十二兵團在國防部補給名單上僅二個軍,但兵團實有三個軍,遂以未列名之一個軍調往金門。

10月8日,高魁元乃率所部由汕頭登船出動。10月10日及10月14日,國軍為固守金門,陸續將潮汕地區之第十二兵團所率國民革命軍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兩個師(第十一師、第一一八師)、國民革命軍第十九軍(欠第四十三師)撤至金門,至10月24日,金門國軍總兵力已增至4萬餘人。[3]:387第十九軍原預定布防浙江,10月19日,奉公署命改駛金門。在第十二兵團全部尚未到達接替防務之前,暫歸第二十二兵團李良榮司令指揮。

據中國人民解放軍南京軍區副司令王洪光根據兩岸資料編著的《絕戰》一書中計算,古寧頭戰役中大小金門島,國軍總數應該在6萬左右,其中大金門島有5.3萬,直接參戰的大金門島國軍有大約2萬人。by wiki

Kinmen

10月15日,解放軍攻陷廣州,第十二兵團歸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序列。陳誠即令胡璉率領所部第十九、第六十七軍,移防舟山。在肅清大嶝島和小嶝島的國民革命軍後,解放軍發動廈門戰役;廈門的3萬守軍在短暫的戰鬥後便遭擊潰。

10月16日,福建省政府主席兼廈門警備司令湯恩伯將指揮所移往金門。胡璉正在率部航行途中,解放軍突於10月17日攻陷廈門。解放軍在這場戰役中將廈門近9成守軍圍殲。陳誠認為,金門地區防守力量空虛,一旦失守,不僅沿海各地難以確保,而且台灣本島亦受威脅。他即派人攜函赴廣州晉謁蔣介石,並請王世杰將此情況代陳蔣介石。時蔣擬飛重慶部署西南軍事,接到陳誠函件後,即改飛台北。陳誠臨時改變部署,立即命令胡璉率領正在航行途中之第二船團,改航金門,接替防務。經蔣批准,陳誠即抽調胡璉兵團第十九軍(軍長劉雲瀚少將,下轄第十三師、第十四師、第十八師)增援金門。by wiki

Kinmen

10月18日,在解放軍第10兵團多次督促下,第28軍下達攻擊大金門島部署命令:以第82師全部並指揮第84師第251團、第29軍第85師第253團、第87師第259團共6個團兵力,分兩個梯隊進攻大金門島;得手後,以第85師兩個團攻擊小金門島。定於10月20日發起戰鬥。

此時,解放軍第10兵團一面催促第28軍加緊準備,一面要求集中各軍所有船隻以保障第28軍攻金作戰。由於船隻嚴重不足,第28軍不得不推遲到10月23日進攻金門。

10月22日,福州綏靖公署代主任湯恩伯以當地最高長官身份,發布一道作戰命令:「所有金門島部隊,在十二兵團胡司令官未到達以前,均歸二十二兵團李司令官統一指揮。」是晚,第十九軍抵達金門,因接駁效率不彰,直到10月24日晚才將部隊一半接運上岸。by wiki

Kinmen

10月23日,解放軍第10兵團第28軍己集中可裝載3個團兵力船隻;第10兵團首長認為,必須乘敵增援部隊未到達金門之時,抓住戰機,發起登陸,攻取金門。第一梯隊航渡3個團,返航後,第二梯隊至少還可航渡2個團,一夜能運過5個團兵力,敵我力量對比可達1:1,足可鞏固陣地,解決殘敵;因此,決心於10月24日發起戰鬥。攻擊具體部署是:以第82師第244團、第84師第251團、第29軍第85師第253團共3個團為第一梯隊,由第82師統一指揮,分別自蓮河、大嶝島、沃頭東北港灣起渡,在大金門島北部湖尾鄉至古寧頭段登陸突破,首先攻殲該島西半部之敵;爾後會同後續梯隊攻殲東半部之敵。預定3天解決戰鬥。by wiki

Kinmen

10月24日,第十二兵團在金門海面停留一晝夜,成功欺騙解放軍。晚上8時,解放軍第28軍指揮第一梯隊3個團(第82師第244團、第84師251團、第85師253團和第82師第246團)按預定計劃分別從蓮河、大嶝島、後村等地啟航;當時天空一片漆黑,海面颳起三、四級東北風,潮水徐徐上漲。

由於解放軍徵集水手都來自福州、泉州等地,不熟悉航道,事先又未經過訓練,協同不力,調度不靈;加上第82師指揮所未隨船跟進,通信聯絡不暢,各團即自行航行。由於強烈風浪,不熟悉潮汐漲退,結果搶灘船隻因退潮而全數陷在沙灘上動彈不得。接近島岸時,適逢落潮,又遭國軍炮火攔阻,造成部分傷亡。

原定於啞鈴形之金門中央狹窄腰部登陸,進而將金門一分為二。因「遭逢強烈東北季風吹襲」,潮流向西漂流,使原定主力登陸地點湖尾——壠口一帶產生偏差[8],漂至壠口和古寧頭之間,遭遇金門守軍。by wiki

Kinmen

一九四九年(民國三十八年)四月二十三日,國軍撤離南京,渡過長江的中共軍隊兵分二路向南挺進,同年八月,陳毅率領的東路共軍自福建北部南犯,八月十七日陷福州。此時,中央政府任命湯恩伯主持福建軍政,湯遂將軍力集中於廈門,十月十七日,湯恩伯又率軍隊撤到金門,準備在此據守,一場驚天動地、讓台海局勢全面扭轉的「古寧頭戰役」即將展開。
先是在十月二十日,中央任命第十二兵團司令胡璉接替金門防務指揮,但胡司令當時不在金門,福州綏署代主任湯恩伯鑒於金門情勢緊急,為明定事權,乃於十月二十二日令知所屬「所有金門部隊,在第十二兵團司令到達前,仍歸第二二兵團司令李良榮統一指揮」,當時金門防衛部署,除以第五軍指揮第二00師及隨後增援之第五十三團,守備烈嶼及大、二膽島外,在金門方面,係以第十八軍守備金東、第二十五軍守備金西,另以第一一八師所屬三個團,各配屬戰車兩個排做為機動部隊。
而陸續到達的第十九軍,主力進駐金門城,一部駐瓊林,負責守備金西之第二十五軍,除以兵力不足的第四十師擔任金門島西南守備外,兵力充實的第二0一師則負責最適於登陸的西北正面守備,第二0一師則採直接配備,以第六0一團為左地區隊,第六0二團為右地區隊,並置重點在右。
到了十月二十四日下午五點左右,共軍以第八十二、八十四、八十五師為基礎,各編成一個加強團,為第一突擊梯隊(共約九千人)分由澳頭、蓮河等地登船,先駛抵大嶝海面集結編隊,然後利用黑夜向金門北海岸瀧口跟古寧頭一帶出發。
二十五日零時三十分,駐守在瀧口方面的國軍發現敵軍已大舉入侵,剛好第二0一師右地區隊防區內,因有一輛戰車在參加先前的步戰聯合演習時陷入沙中,該地尚滯留戰車排一排(共三輛戰車),面對正在搶灘登陸的共軍,立即展開猛烈射擊,而守軍第二0一師亦隨戰車的射擊投入戰鬥,金門保衛戰,也就是世稱的「古寧頭戰役」正式揭開序幕。
事實上,在十月二十四日深夜共軍船團發航之際,金門海面正吹著強勁的東北季風,以致船團逐漸偏西航行,主力擁集至古寧頭地區,在瀧口方向登陸的只有一部份而已。不過這一部份在瀧口方面登陸的共軍,雖然傷亡慘重,但仍有部分滲入國軍陣地後方,因此二十五日凌晨五時許,右地區隊第六0二團右翼第三營便連續發起逆襲,殘餘共軍非死即降,僅少數向西方竄去。左翼第二營亦與敵激戰於東一點紅附近,共軍一部突進至觀音亭山,並繼續擴張中。 by 中央日報

Kinmen
另外在左地區隊第六0一團也和登陸的共軍激戰,敵人死傷累累,二十五日凌晨三時許,倖存的共軍仍由第五、六連陣地之間隙突進,雙方遂短兵相接,肉搏拼殺,戰鬥至為激烈;另股共軍分兩路竄向安岐、林厝、北山、埔頭等地;又守備古寧頭之第三營方面,共軍避開第七、九連陣地,逕向林厝、南山、北山竄擾,情勢至為危殆;四時三十分許,由林厝滲入的共軍續有增加,並竄至埔頭(第六0一團指揮所)及一三二高地附近;此際,復有共軍約兩個營及載運糧彈等補給船艦數艘,於古寧頭登陸上岸,至二十五日拂曉為止,古寧頭一帶已成為登陸共軍的後方基地。
國軍第二十二兵團司令李良榮深感情況嚴重,遂令第一一八師對觀音亭山、湖尾及湖南以北高地之線發起逆襲,同時第二0一師亦以局部逆龑與之配合。第一一八師當即以戰車為前導,向滲入之敵猛烈反擊,迄七時三十分止,滲入右地區隊方面之共軍已大致肅清,該部遂即轉而支援左地區隊的戰鬥。此時,古寧頭方面因為是共軍主力所在,戰情繼續惡化,國軍第六0一團乃退守古寧頭西南突出部及湖下、一三二高地之線,掩護第一一八師之逆襲。by 中央日報

Kinmen

前此,福州綏署代主任湯恩伯基於戰況發展,決心趁敵人立足未穩而後續尚未到達之前,急令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金東守備指揮官)指揮第十八師、第一一八師及甫行到達金門,尚在涉水登岸的第十九軍第十四師,以古寧頭為目標,實施反擊。十月二十五日上午五時三十分,第十八軍自北而南以三師併列,在M5A1戰車前導下,以排山倒海之勢,奮勇突進,經過一天的激烈戰鬥,迄當日黃昏,大部份陣地都已收復,先頭部隊更進佔西一點紅、林厝之線,而古寧頭西南突出部猶為第六0一團第三營所固守。共軍則侷促於古寧頭一隅,已成甕中之鰲。
二十五日夜,國軍除以一部與共軍保持接觸外,主力退至後方整頓應變,並以第十四師佔領第二線陣地,防敵趁夜竄擾。二十六日晨三時三十分許,共軍後續部隊約千餘人又於古寧頭北端登陸下岸,並乘夜晚擴張,但為國軍第十四師阻止於西一點紅、安岐、埔頭之線。by 中央日報

Kinmen

二十六日六時三十分,第十八軍在優勢海空軍及砲兵支援下,再起攻擊,共軍頑強抵抗。該日上午,第十二兵團司令胡璉終於順利登陸金門,十一時許,到達水頭(福州綏署指揮所),於瞭解狀況後,隨即趕往第一線,接掌指揮權,並鼓舞士氣,各部隊在戰車的前導下,無不奮勇衝殺,激戰至黃昏,共軍多向海岸亂竄,但均為國軍所截,然仍有不少共軍據守古寧頭村落,憑藉家屋,頑強抵抗。
國軍連夜猛攻,迄二十七日拂曉前,始將共軍最後據點予以摧毀,所餘共軍非死即俘。另外尚有一千三百多名共軍,困伏於古寧頭西北角海岸之斷崔下,正進退不得,徬徨無依中,被國軍發覺後,於二十七日九時三十分,再以戰車為前導,前往掃蕩,在圍攻與招降下,全部棄械歸降,「古寧頭戰役」至此以全勝而告終。
現在在金門古寧頭附近,仍有許多當年戰役的遺跡,為當年保家衛國的壯烈事蹟作見證,也是觀光客最熱門的憑弔景點,其中,位於安岐、頂堡間的湖南高地,為古寧頭戰事攻防第一線與國軍反擊部隊第十八軍的前進指揮所,位處高地可對古寧頭全景瞭望,當地已設解說牌,圖示古寧頭戰役攻防戰過程。by 中央日報

Kinmen

另外,在當年國軍與敵人攻防肉搏戰最激烈的地點林厝,則建有「林厝浴血殲
敵紀念碑」,而當年共軍登陸古寧頭後,即據南、北山、林厝一帶,時北山村入口處一棟石砌樓房,原為守備部隊第二0一師六0一團第三營指揮所,共軍盤據後亦為其指揮中樞,目前該指揮所遺址仍保留斷垣殘壁貌,並依然可尋巷戰痕跡、攻堅鑿痕與九三砲戰、八二三砲戰時期之毀損民房痕跡。
至於位於當年戰事反攻發起線西埔頭的李將軍廟,則是為了紀念國軍第十四師第四十二團團長李光前。當時李光前率部奮勇反攻,自己身先士卒,不幸中彈成仁,由於李光前是「古寧頭戰役」中國軍陣亡的最高階指揮官,當地村民感念他的英勇事蹟,遂集資在其成仁地點為其建廟,供後人憑弔。
前總統李登輝在慶祝古寧頭大捷五十週年的祝賀詞中,曾引述故總統蔣中正的話說:「沒有金馬,就沒有台澎」,他表示,「古寧頭戰役」的勝利,為台灣爭取到調養生息的空間,鞏固了民主自由的堡壘,確實是一場攸關台灣命運的關鍵戰役。by 中央日報

Kinmen

遍佈軍事遺跡的金門,讓筆者感覺莫名的奇怪,很難想向當時十萬大軍的感覺,如一不要一萬人的駐軍,過去很多軍事設備都開放給中國光觀客光觀,據我志願役的朋友說,因為今天軍事能力的革新,已經無法守住金門,所以軍隊轉駐守澎湖。

Kinmen

射擊軍紀

「瞄不到不打、看不到不打、聽不到不打」

這基地的位置很好,如果在這裡搶灘,共軍只有被屠殺的份。

Kinmen

碉堡內空間窄小,很難想像在裡面站哨的感覺,筆者一七六,要半蹲才能走進去,讓我想起越南的地道。

Kinmen

過去的殺人兵器,今天的裝置藝術。

Kinmen

想像一下當時的士兵,用這扇窗看世界的感覺。

Kinmen

國軍坦克。

Kinmen

戰壕

Kinmen

一台坦克,對面是中國。

Kinmen

機槍班

Kinmen

北山洋樓,是金門古寧頭大戰的縮影,彈孔遍布,可見當時戰爭的慘況。

Kinmen

大的彈孔是機槍恐,小的彈孔是步槍。

Kinmen

美麗的建築界在戰爭下被破壞殆盡。

Kinmen

參觀完北山洋樓,騎車前往古寧頭戰史館。

Kinmen

古寧頭戰史館其實就是一座前基地改建而成的,遠方還有五零機槍。

Kinmen

終於抵達古寧頭戰史館。

Kinmen

古寧頭戰史館位於金門西北部,門前有英勇戰士銅像,兩旁立有當年曾參加古寧頭戰役的「金門之熊」(M5A1)戰車,內部陳列有戰利品武器、作戰文件、作戰指揮官照片、戰情大型油畫的展示等,且提供「古寧頭大戰」之多媒體影片(片長13分鐘)供遊客觀賞,「以緬懷當年拋頭顱,灑熱血,保衛金門將士們的犧牲精神。」by wiki

Kinmen

開放時間:

  • 每週一至週日 每日08:30 – 17:00
  • 全年無休(農曆除夕或公告停止上班日等特殊狀況,停止開放)
  • 「古寧頭大戰」影片播放時間:08:40、09:30、10:30、11:30、13:30、14:30、15:30、16:30。

像迷宮般的地道

Kinmen

從地道的機槍孔看出來的景色,美麗的沙灘佈滿了防登入磚。

Kinmen

Kinmen

這天晚上筆者跑去看電影,中國大多電影都要經過審核,所以很多電影都沒有上映,之後去澳洲一張電影片要20澳(460元台幣),我在金門的五天,除了第一晚每晚當看電影,電影院離我旅館約兩分鐘車程,所以天黑後就去看電影,回到旅館在趕快上傳照片,在大陸翻牆很麻煩,上傳速度特別慢,趁在自由世界,把該上傳的東西上傳一下。

Kinmen

沿路的景色

Kinmen

Kinmen

Kinmen

第二天早上,筆者去參觀八二三戰史館。

Kinmen

金門是世界上砲彈最覆蓋最密集的地區,這些都是未爆彈、跟宣傳彈

Kinmen

當時為了怕如果金門被佔領貨幣會被影響,所以金門的貨幣都會蓋上「金門」兩個字,無法在台灣使用。

Kinmen

當時國軍對中國地區發射的宣傳彈

Kinmen

這是共產黨的部分。

待續。

Kinme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