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中國第十九章 歸(Return)

一早收拾著行李,筆者難掩激動的情緒,我踏出客棧,我忍不住大喊「我要回國了!」雖然是短暫的回國,但是興奮的情緒早難以掩飾,手上拿著護照,坐上往三通碼頭的公車,一個個乘客逐漸消失,代表著碼頭越來越近,下車時筆者孤獨一人,但是愉悅的情緒,仍然高揚,到了櫃檯,熟悉的台灣口音、親切的服務態度,點醒我離開中國的腳步,換回台幣,過了海關,坐上船的那一瞬間,周遭熟悉的台語,讓疲憊的筆者放下戒心,倒頭就睡著了!

Kinmen

「小三通」廈門東渡碼頭自25日起結束營運,旅客全部改由五通碼頭上下船,航程由20浬減至9.7浬,航行時間從60分鐘減為30分鐘,票價為110人民幣(550台幣)

Kinmen

新武夷號

Kinmen

抵達金門筆者馬上去辦一張很的SIM卡,享受自由無需翻牆的網路,因為筆者把中華電信的卡忘在中山的家裡,親切的櫃檯姊姊推薦我使用wifi的發報器,這樣相較比較划算五天一共五百,她聽到我在大陸旅行的故事,馬上拿出餅乾跟麥香請筆者喝,這樣的熱情,提醒著我終於歸國了的事實。

Kinmen

搭乘巴士可以抵達市區,沒錯,到市區第一件事就是去小七,有人問我台灣的味道是什麼?台灣的小七就是台灣最道地的味道,一瓶麥香奶茶,小七的微波食品,是我歸國後的第一餐。

坐在小七裡面,一群外國學生,吵吵鬧鬧的走進來,看個我大包小包的,一位波蘭扶輪社的小朋友問我打哪來?

我笑笑地說「台北,但從廈門做船過來的。」

他們想個奇怪一個台灣人怎麼會從廈門過來,我告訴他們,我在中國旅行,一路往南走,在這裡我想要休息一下,所以跑來的金門。

沒想到就這樣聊了起來,竟然是扶輪社,我們應該有共通認識的人,不出所料,一位匈牙利的女生朋友,居然是他們同學,我笑笑地說「世界真小是吧!」

Kinmen

吃飽後,我走到對面的機車出租,租了一台機車,熱情的大叔後面加了我的臉書,金門機車大約價位為一日400~500元,筆者的是600一天,新車馬力也很足,這輛車每天帶筆者跑著一圈又一圈的金門,騎車到金湖鎮,入住民宿,當晚東西放著,我決定直接去夜市,其實這次旅館的選擇也是一種隨遇而安,這旅館離市區距離超遠,從我民宿到金城老街要整整半個小時,所以把東西放到民宿,又跑回了出發的地方,光通勤就要一個小時,但是在金門騎車,真的是一種享受,所以遠我也很甘願。

Kinmen

金門縣(臺羅:Kim-mn̂g-kuāinn)是中華民國福建省的一個縣,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福建省東南近海,轄區包含金門島、烈嶼及代管的烏坵等島嶼,通行閩南語(烏坵通行莆仙語)。by wiki

金門遍佈軍事設施,當過兵的是種回憶,沒當過兵的是種有趣,對筆者來說還是惡夢。

Kinmen

到了金門的流動夜市,當時的位置是在環島北路一段金門大學旁邊,東西相較於大陸,馬上貴上不少,但是還是吃得很開心。

台灣本島沒快過的烤魷魚方式,買上買一份來吃,100元。

Kinmen

還有涼拌魷魚

Kinmen

太多東西想吃,但剛剛在小七裡吃太多了!有點吃不下。

Kinmen

炒米粉

Kinmen

混合魚丸湯

Kinmen

筆者買上買了一份鴨血臭豆腐來吃。

Kinmen

吃飽喝足,離開金門的迷你夜市,到金城老街晃晃。

Kinmen

金門菜市場,很多東西都是從台灣本島運過來的。

Kinmen

家的感覺

Kinmen

金城老街,之後會再過來,今天筆者已經有點累,所以就稍微晃晃。

Kinmen

烤蛋捲,超好吃,筆者買了一大包回去吃,50元

Kinmen

最後在「金門鎮總兵署」晃晃

Kinmen

第一次看到這種免門票,開這們晚的博物館

Kinmen

逼真的模型,這段清朝的歷史,就轉載維基百科的資料,筆者走馬看花,沒記得什麼。

「漢族人對金門的開發依據可考的史料始於晉代。根據清代《金門志》的記載,晉代共有蘇、陳、吳、蔡、呂、顏六姓家族因躲避戰禍移居金門。 貞元十九年(803年),唐代朝廷在泉州設置五個牧馬場,浯洲為其中之一,陳淵任牧馬監, 閩觀察使柳冕,在烈嶼島上紅石山上設有牧馬寨做為牧馬之用,此為金門島上設置行政機構之始。蔡、許、翁、李、張、黃、王、呂、劉、洪、林、蕭十二姓隨陳淵入島開墾,陳淵因此而被尊為「開浯恩主」。 金門(舊稱浯洲)因產鹽, 在宋元兩代烈嶼島上就已設鹽場。歷經五代閩王王審知及元明清等朝開發後,造就金門東半島上之金沙灣周圍鹽埕林立,元朝統治時(1343年-1368年),中央為求實質統治,遂於浯洲鳳翔里十七都後學村(今沙美),設置浯洲鹽場司官職從七品官,在今金沙國中至東埔及榮光新村一帶)及浯洲書院(今沙美菜市場),沙美因處金沙灣與汶水溪及金沙溪交匯處,在元代,係為金門地區最高行政機關浯洲鹽場司與浯洲書院之舊址(元朝浯洲鹽場司馬闕司令興建)。過往的金沙地區更是金門地區居住人口與風獅爺最為稠密的地方(金門全島共64尊風獅爺,金沙鎮則高達39尊、沙美有3尊)。」by wiki

Kinmen

元朝統治時,中國沿海各地與國外交流密集,當時的沙美(後學村),因位處金沙灣、浯洲鹽場司、浯洲書院(明代為金山書院)、官鎮埕、永安埕、浦頭埕、沙美埕等鹽埕邊緣,除了島民、鹽工與書生眾多及船運便利之外,區域內更是政商雲集。明朝統治時金門鹽產業到達顛峰,因為鹽場多集中於後學村(今沙美)附近,使後學街(今沙美老街)成為當時各宗族間及沙美與金門、中國、南洋等商業、產業、農漁產品買賣集散地。 洪武二十年(1387年),明太祖朱元璋令江夏侯周德興經略福建沿海,共設五衛十二所。金門守禦千戶所為十二所之一,明兵部稱呼金門是「金門所」,下轄峰上、官澳、田浦、陳坑四個巡檢司,後又增設烈嶼巡檢司。因金門固守福建東南海口,取「固若金湯,雄鎮海門」之意而得名金門。 明朝末年,鄭芝龍稱雄閩臺海域,以金門、廈門為基地,樹旗招兵。1645年(清順治2年)鄭芝龍降清後,先派其弟鄭鴻逵屯金門。」by wiki

Kinmen

不久,金、廈為擁護魯王朱以海的鄭聯、鄭彩兄弟所據。 南明鄭成功於1646年在烈嶼島上吳山會文武群臣,曾派林習山駐守烈嶼,以此島做為「反清復明」根據地之一。1650年(順治7年;南明永曆4年),鄭成功驅逐鄭氏兄弟,金廈成為其抗清基地之一。 不久明鄭又重返金、廈兩島,至康熙平臺後,金門航運地位逐漸為廈門所奪。清代中後期,因生活困難,金門人相率下南洋或東渡日本,成為海外僑民。 。1651年8月,南明魯王朱以海從舟山逃往金門,並於1662年11月病故於金門,死後安葬在金門城東之青山岩,為魯王墓。 1663年(康熙2年;永曆17年)11月,耿繼茂、李率泰督清軍及明鄭降兵攻取金門和廈門,明鄭周全斌部不敵而退至東山。清軍登陸兩島後,男女被擄掠一空,最後「墮其城、焚其屋,棄其地而回。」[6] 永曆十八年(1664年)清軍攻佔金門後,曾採取遷界措施,強制居民遷至海岸綫30華里外,島上人煙無存。永曆二十八年(1674年)至三十三年(1679年),鄭氏復佔金門,並以此作爲對中國進行軍事行動的前進基地。永曆三十四年(1680年)清軍二度攻佔金門,明鄭投降,金、廈遂為清朝所有。 永曆三十七年(1683年)清軍攻佔臺灣後實施復界,因遷界離開的居民陸續返回原籍。清代時為防倭寇,立塞置汛。」by wiki

Kinmen

「清總兵署舊稱「叢青軒」,原是明神宗萬曆年鄉賢進士許獬勵志苦讀故居,由於地點適中,場地寬敞,清朝迄今每多為官衙辦公處所。康熙年間,總兵陳龍改建為總兵署,1915年,又曾為縣公署,1949年金防部、福建省政府暨1957年金門政委會,均曾駐此辦公,現為國家三級古蹟。」by wiki

Kinmen

當晚筆者人已經累了過頭,所以八點所以就先回去民宿休息,當晚遇到兩位新朋友,一位是台北來度假打工的豪哥,另外一個是揭陽來的小強,打開門他們用一臉奇怪的臉看著我,他們居然在刺探我會不會講中文,這們爆笑的事情我還是頭一次遇到,原來是他們看到我跟樓下的老外用英文寒暄,以為我是外國人,不會中文,這下尷尬了!

稍微聊了一下,來自揭陽的小強,一個人已經在這裏待了十幾天,明天他就要回去揭陽,豪哥明天也會去廈門待上一晚,後天才會回來,當晚我們聊得很盡興,小強當天生日,我們用他的小小蛋糕幫他慶祝生日,豪哥陪我聊了一下台北的事,解了一下筆者的鄉愁,但是時間也不早了,交換了臉書、微信,筆者就早早就寢了!明天開始筆者居然600包棟住這家民宿。

金門伍部曲:

歸(Return)

最遙遠的距離(Far away)

愛與恨(Love & Hate)

民主與專制(Democracy & Autocracy)

離別(farewell)

待續

Kinmen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