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流中國第十六章 相似(Similar)

回到泉州市區,友人開始帶著筆者逛著泉州,在一些重複的道路走過,述說著過去泉州的樣貌,物換星移的泉州,在這幾年內逐漸改變了獨有的樣貌,而因為台閩關係,泉州一直一來都被打壓,使得泉州在經濟直線起飛中的過中裡,仍然保持著二線城市的規模,舊城區與新城區,不到二十分鐘的車程,宛如從鹿港到了台中市一般,這種新舊交替的感覺,筆者真的好喜歡,愜意的泉州,在其他步調快速城市的競賽中,泉州任性地放下一切,走自己的路,在泉州計程車司機不會繞路,即使你不是當地人,每一個泉州人的笑容,一次次給著我尋根的信心,感覺答案越來越近,近在咫尺,垂手可得一般,我有信心找到那個兩百八十年前的起點。

Quanzhou

2001年重建的泉山門,可見泉州政府對古文化的重視。

Quanzhou

離開廣州人的地盤,動物有了喘息的空間,鴿子遍佈公園。

Quanzhou

甚至還有火雞

Quanzhou

泉州美食,讓我稍微街紹一下泉州美食,泉州美食可以說是非常合台灣人的胃口,很多台灣人改良前美食,都是在這裡誕生的,像是蠔烙煎便是蚵仔煎的前身,對我們來說很多味道可以說是「家鄉味」,因此台灣人的接受度也是最高的,泉州小吃十分有名,早在唐代泉州港早是中國四大商港之一,與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有貿易往來,到宋元時期一躍成為“東方第一大港”,人員和文化交流也促進了中外飲食文化的交匯。 歷代泉州廚師都善於利用豐富的物產烹飪別有風味的菜餚。 由於泉州具有獨特的閩南民俗文化,各種慶典禮儀繁多,婚喪喜慶、敬神祀祖、饋贈親友都少不了風味小點心。 因而許多普通家庭都能製作百壽龜、白米龜、碗糕、鹼粽、芋果、元宵丸、桔紅…

可見泉州美食的多樣性,之後泉、漳人移民台灣,很多美食也因此移民到台灣,經過數百多年的演變,終於成為今天的台灣美食。

泉州的美食彷彿是台灣美食的平行世界,曾經我們吃的同樣的東西,但因為隔著台灣海峽,料理方式逐漸因為外來文化,改變或是演變,但不會變的是,美食仍然是美食。

第一家是泉州人都知道的「古早味泉州六中四果湯」四果湯配上烤肉串,讓筆者一直欲罷不能,原本要續點的筆者,被制止,因為後面還以很多攤要吃。

Quanzhou

各種不同的串燒,但吃貨只能點裡面的招牌

Quanzhou

琳琅滿目,但是吃其他常見的燒烤就失去來泉州的意義,筆者只好作罷。

Quanzhou

先來一碗「四果湯」開胃。

「四果湯是福建傳統甜品,屬刨冰的一種,將冰塊刨成細細的顆粒,然後佐與空心蓮子、銀耳、綠豆、薏米、啊達籽(閩南語)、石花、仙草。食用時可以放糖水或蜂蜜。」by wiki

四果湯的料可以自己選擇,其實就像是沒冰的刨冰,事實上新竹人也有吃四果湯的習慣,第一次吃到這種料理方式的筆者,大大的愛上。

Quanzhou

這家店的招牌「雞骨頭」,炸到金黃酥脆的雞骨頭,再放上火去二次烘烤,香脆到不行,一口接一口,很適合當下酒菜。

Quanzhou

四果湯一碗只要三塊(15NTD),真的是便宜又大碗。

Quanzhou

沿路繼續尋找泉州美食,老闆騎車來找我們,他為了要讓我這位客人吃到最好吃的泉州美食,他居然騎車到另一頭買有名的泉州炸雞給我吃,筆者真的有點受寵若驚。

Quanzhou

經過十分鐘的路程,我們來到另外一家四果湯店,筆者一臉疑惑,剛剛不是才喝過四果湯嗎?

Quanzhou

原來這裡賣的不只有四果湯,這裏賣著更種醃菜的水,一時筆者難以理解,居然要筆者喝這個醃蘿蔔的汁。

Quanzhou

菜頭酸是福建閩南地區經典的漢族小吃。 閩南人所稱的菜頭,即蘿蔔 , 菜頭酸口感酸酸甜甜,清脆可口,清涼降火。

一般台灣人比較少這樣吃,他馬上遞給筆直者一塊醃菜頭,跟一杯菜頭酸汁,菜頭酸跟一般在台灣配便當下飯吃的那種醃菜頭很像,但這裡是直接吃,又酸又鹹的,筆者很不習慣。

Quanzhou

至於菜頭酸汁,是醃菜頭剩下的水,非常難入口,筆者嘗試一下就放棄了。

Quanzhou

客棧老闆買來請筆者吃的泉州炸雞,據說這家老闆超任性,你去買,老闆會強迫推銷,不能只買雞塊,要連其他雞脖子、雞翅一起買,不然老闆還不賣,能這樣任性,代表老闆對自己的炸雞可是充滿的信心,筆者一吃,筆者發誓短暫不會再碰肯德基,酥脆的外皮,多汁的雞肉,整個把雞的甜與香襯托到完美,好吃到讓筆者不顧形象在路邊吃了起來。

Quanzhou

穿過巷子,筆者被帶到美食時光機裡,吃上最道地的泉州美食。

Quanzhou

肉粽、海蠣煎、生牛肉羹,據泉州人說,這家是數十年的古早味,他們從小吃到大,味道始終如一,價位平價,難怪已經下午三點,人潮還是絡繹不絕。

Quanzhou

先介紹海蠣煎、生牛肉羹

海蠣煎,不同於蚵仔煎,海蠣煎裡加了很多的青蔥跟韭菜,上面再放上白蘿蔔絲解膩,味道上不如蚵仔煎。

生牛肉羹,顧名思義,牛肉屬於半生熟的狀態,但牛肉外層裹上一層粉的關係,肉特別的滑順,非常好吃。

Quanzhou

肉粽,跟台灣的肉粽差異不大,沒有台灣的好吃,但非常便宜。

Quanzhou

價目表,最貴不超過台幣30塊。

Quanzhou

老闆流利的身手。

Quanzhou

整鍋的肉羹

Quanzhou

海蠣煎,不是現點現做,味道真的不如台灣。

Quanzhou

這幾天超照顧筆者的背包客棧老闆。

Quanzhou

三個筆者在泉州的貴人。

Quanzhou

回到旅館,筆者開始繼續跟老闆及老闆朋友聊天、台槓。

老闆獻寶,生命之水96%的酒。
Quanzhou

一整袋的菸草,在澳洲看到這張照片時,腦子裡只有這串在澳洲可以賣多少的想法。

Quanzhou

晚餐另外一位泉州有人有買了一堆,請筆者吃。

Quanzhou

芹菜炒花枝,家鄉味

Quanzhou

筆者買的饅頭、蛋糕、香蕉

Quanzhou

炸排骨肉

Quanzhou

田螺,味道特殊,有加花生醬,生意好到要排隊才能買。

Quanzhou

小龍蝦。

吃飽喝足,我們又開始聊天,連的天南地北的,泉州人的熱情,讓我更有信心,明天的尋根,今晚筆者早點就寢,明天開始通勤到一個小時遠的磁灶,尋根。

尋根的故事會再台灣人的中國尋根之旅發表。

泉州三部曲

根與離別 泉州 (root quanzhou)首部曲

兩岸 (Taiwan & Quanzhou)二部曲

相似(Similar)三部曲

台灣人的中國尋根之旅

待續

Quanzhou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