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馬尼亞之旅 第二章 (Tasmania part 2)

離開生蠔小鎮後我們前往列治文小鎮,因為時間的關係,筆者其實沒有太多時間停留一個景點太長的時間,所以感覺起來就是一直跑行程,筆者一直開車,這種感覺真的不是很好,塔斯馬尼亞我一定要在再來一次。

沿著A6往回走接B64再接B68回到荷伯特市區,往A3接B31就可抵達列治文小鎮。

公路之旅

回程再次經過荷伯特,塔斯馬尼亞首都。

沿途景色

跨海大橋

約一個多小時就抵達列治文小鎮(Richmond)。

列治文約有800名居民,有五十多座19世紀的建築,其中大一部分現在成為旅館,提供高質量的住宿。 要想了解塔斯馬尼亞的歷史,來這個小鎮是最好的選擇。

步行穿過澳大利亞最古老的橋- 此橋由犯人勞工於1823至1825年間修建。 站在澳大利亞最古老的監獄-列治文監獄(1825)的牢房裡,窺探早期帆迪棉島(即現在的塔斯馬尼亞)上罪犯們的艱難歲月。 或在澳大利亞現存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建於1836年的聖約翰教堂的墓地裡徘徊。by 塔斯马尼亚旅游局中文官网

手提油燈,在阿瑟港(Port Arthur)經歷一次幽靈之旅,或在霍巴特歷史模型村看一看霍巴特市在1820年還是個小鎮時的樣子。 這些都會給您時光倒退的感覺。 然後放鬆心情,在煤河河岸一邊享受野餐,一邊喂喂鴨子,或在列治文迷宮中測驗一下自己的方向感。

要想最深入地了解列治文,最好的方法是徒步逛街。 一連好幾代藝術家和工匠被吸引到這個鎮子,他們的作品在美術館和咖啡館裡隨處可見。 by 塔斯马尼亚旅游局中文官网

在前往或離開霍巴特的路上,順道去參觀一下該地區上等的葡萄園-靠在酒窖門上呷一口葡萄酒,或在漂亮的酒廠飯店裡品嚐用新鮮的塔斯馬尼亞農產品做成的單點菜。

1824 年,副州長速樂(Sorell)正式宣布列治文為一個鎮。 在殖民地早期,這個鎮作為罪犯關押地和軍事前哨發揮了重要作用。 自成立以來,列治文很長時間都是通向東海岸和塔斯曼半島的主要入口。 如果您是從霍巴特前往這些目的地,可以考慮順道參觀列治文。

沿著B31 高速公路,向霍巴特以東開行24 公里(15 英里)便可到達里奇蒙。 這個鎮一月最高日平均氣溫為22.5 攝氏度(72.5 華氏度),六月最高日平均氣溫為13 攝氏度(55.5 華氏度)。by 塔斯马尼亚旅游局中文官网

 很有意境的一個小鎮,但是那時候筆者已經體力有些不支,無法享受古鎮的氛圍。

澳大利亞最古老的橋「列治文橋(Richmond Bridge)」

1823年砌成的橋,真的好久,1823年是筆者心靈導師,昆蟲學的啟發者,卡西米爾·法布爾(法語:Jean-Henri Casimir Fabre,1823年12月22日-1915年10月11日)出生的那年。

開了一整天的車,筆者好累,累到倒在草上,一動也不動。

Isalia仍然繼續查下個幾點的資料,筆者睡飽後繼續開車。

待續

Tasmani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