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斯馬尼亞之旅 第八章 (Tasmania part 8)

「亞瑟港監獄(Port Arthur)」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過去英國殖民時期,很多罪犯因為微不足道的原因被送往塔斯馬尼亞,那是塔斯馬尼亞歷史上最黑暗的時期,這段歷史讓亞瑟港監獄有著一段不光彩,但意外奪目的歷史,讓推廣觀光的塔斯馬尼亞政府馬上嗅到其經濟價值,光一般門票就要37澳元(884台幣),展區都是一些保養極差,的監獄、教堂,主要展館介紹的東西,個人覺得也了無新意,跟其宣傳的真實性有落差,筆者覺得是塔斯馬尼亞最不值得的一個景點。

買完票,櫃檯人員會連同把一張撲克牌連同票一併給你,這張撲克牌背後是眾多罪犯中,其中一位罪犯,但當時英國貧富差距極大,很多罪犯不是政治犯、清教徒就是小偷,而且這些小偷往往都只是偷一些小東西果腹而被判入亞瑟港服刑,我手上的這張就是一位小偷,最後沒有活著回去英國,死於瘟疫。

Tasmania

阿瑟港是澳大利亞塔斯馬尼亞州的一個小鎮,位於塔斯馬尼亞州首府荷巴特東南約40公里的一個半島上。該半島歷史悠久,有優美的海岸線,半島上接近一百平方公里生長著濃密的灌木林,因此十分受度假休閒人士所喜愛。by wiki

Tasmania

自從范迪門斯地(塔斯馬尼亞州舊稱)被發現後,少校長官喬治·亞瑟(George Arthur)便被派到荷巴特附近的此處,所以命名為「亞瑟港」。1830年最初時亞瑟港是個伐木場,在1833年-1850年左右,這裡成為了英國和愛爾蘭判刑最重的囚犯的關押所。之所以選中亞瑟港關押,是因為三面環水有鯊魚,唯一的大陸和亞瑟港交通要道是北部的「鷹脖」隘口(Eaglehawk Isthmus)僅30米寬,曾有士兵、人造陷阱及飢餓的狗把守。 然而再危險獄還是有人越,比如馬丁·開司(Martin Cash)就曾經和兩個同伴成功越獄。by wiki

Tasmania

但是更多時候還是倒霉蛋比較多,比如在澳大利亞史上作為笑話講的有一個囚徒「比利」,全名威廉·杭特(William “Billy” Hunt),逃出監獄後,搞了張動物皮偽裝成袋鼠蹦蹦跳跳想瞞天過海越過警衛線,誰知當時的看守食物不足,看到一隻袋鼠跑過來也信以為真,舉槍瞄準想搞點野味,把這個倒霉蛋嚇得屁滾尿流,掀開偽裝舉手投降。 塔斯馬尼亞亞瑟港單間牢房 亞瑟港監獄還有一座少年監獄。一些少年因為偷竊玩具就被送到這裡,承擔繁重的體力勞動。by wiki

Tasmania

與世界上幾個非常聞名的勞改營一樣,亞瑟港勞改營無論在英國還是在澳大利亞都是黑暗、野蠻和可怕的代名詞。最可怕的懲罰大概就是無法逃脫,因為亞瑟港獨特的地理環境。所以這樣的心理戰也使得很多囚犯實在受不了而故意謀殺其他犯人以求一死。所有的屍體都被船送到亞瑟港外面的一個被稱為「死亡島」(The Island of the Dead)的小島上。一共有1646個墳墓在此被發現,但只有180個看守和軍人的墳墓被標上名字。 在1877年,這所監獄因為種種原因關閉,剩餘的人都遷往荷巴特,從此隱姓埋名,不願意跟亞瑟港扯上任何的關係。by wiki

筆者體驗當犯人的感覺,腳鍊真的非常重。

Tasmania

1895年和1897年的兩場大火席捲了整個地區,摧毀了剩餘建築。隨后土地則被公開發售,一座新的城鎮「新城」(New Town)則被建立起來。

從亞瑟港被出售後,澳大利亞政府於1979年接手了此地並著手開發成旅遊景點。1987年此地由塔斯馬尼亞政府財政支持的亞瑟港歷史管理局接管。如今,越來越多的遊客每年都來到此地參觀留念。by wiki

Tasmania

過去罪犯的日常生活

Tasmania

宛如集中營

Tasmania

下面照片筆者就不每張註解。

Tasmania

中庭噴水池

Tasmania

中庭花園

Tasmania

建築遺跡上的刻字

Tasmania

被火燒掉的建築,只剩下少數紅磚仍然屹立不搖。

Tasmania

過去囚犯的廚房。

Tasmania

上百年的紅磚。

TasmaniaTasmania

屋頂完全消失的教堂。

Tasmania

亞瑟港囚犯間的教堂 Convict-built church at Port Arthur

Tasmania

只有石頭砌成的牆如今還屹立。

Tasmania

分享一些有關亞瑟港監獄的鬼故事

「媽的!你給我乖乖躺平!」一鼻青臉腫的軍官拿起掉在地上的長槍﹐槍柄朝下﹐往一被眾人壓制在地上的大漢的頭部敲去。本正出言挑舋﹐拼命地想掙扎起身的大漢﹐頭遭重擊﹐應聲昏死過去。
「媽的﹐去死!」一袖子被扯破的軍官﹐氣吁吁地﹐狠狠地踢了那俯臥在地上﹐已無意識的大漢一腳。

「這『瘋子』約翰﹐人到哪裡就惹禍倒哪裡。不久我才聽說他昨晚打斷了自己的室友的門牙﹐沒想到過一會今早又和工作同伙打群架﹐連我也遭了殃。呸﹗」那鼻青臉腫的軍官吐了一口血水。

躺在地上的大漢就是他們口中的『瘋子』約翰。

約翰出身于龍蛇混雜的倫敦東區的無業遊民。因掠奪他人財物﹐被判發配到新大陸從事勞役。後糾眾鬧事﹐終被送來 PORT ARTHUR 這二級監獄﹐但仍本性難移。前些時候因屢錯不改﹐被處于百下鞭刑﹐背後臀部被打得稀巴爛。事後竟到處向其他牢犯炫耀身上斑痕﹐不當一回事﹐還譏笑執刑軍官揮鞭像姑娘家拍蒼蠅﹐軟弱無力。

「這『瘋子』真是個燙手芋。我們要如何處理他?難道又要轉房施鞭?」大家為此大傷腦筋。
「我倒有一主意……不如把他送到【亡者之島】﹐讓他單獨在那兒鬧個夠﹐我們則眼不見為淨。如何?」軍官們面面相覷﹐不約而同舉雙手雙腳贊成這好主意。

【亡者之島】 (ISLE OF THE DEAD) ﹐位於瑪聖灣(MASON COVE)的一孤島﹐距離PORT ARTHUR得海岸約15分鐘的航程。從1833年被指定作為監獄墓地以來﹐到1877年PORT ARTHUR監獄被關閉為止﹐約千人在這小島長眠﹐大多數為罪犯或貧民。在亡者之島﹐帶罪之人及乞丐只能選擇在低窪處的亂葬崗﹐而自由之身和平民軍官則能葬於孤島的高地並擁有完整的墓碑﹐階級之分死後仍由此可見。

把『瘟神』送到孤島的提議﹐很快得被上層接受並委任約翰為【守墓人】﹐職責為看守墓地。於是帶著一星期份量的乾糧食水﹐『瘋子』約翰被押送到亡者之島。對這樣的安排﹐約翰只是冷笑不語……

轉眼一星期飛逝﹐兩個年輕軍官劃著載著乾糧食水的小船﹐渡過瑪聖灣﹐航向亡者之島。還差少許距離就靠岸﹐小船突然間「嗑~~~」一聲擱了淺﹐是乎船底撞上水中某物。

「OH MY GOD!」船上的軍官一陣驚呼﹐只見數十個墓碑被堆砌在近岸的海底。「天啊!一定是他﹐那『瘋子』約翰干的!」

的確這可是約翰花了好幾天﹐把那些墓碑從高地搬下來﹐拋進海水裡。而他人正在樹叢後﹐嘴角微揚﹐看著那兩個驚慌失措﹐乳臭未干的軍官匆匆卸下物資﹐逃命似的劃船離開……

這天是一個月夜。約翰坐在火堆傍﹐一邊啃著麵包﹐一邊望向不遠處﹐反映著魚鱗般月光的碼聖灣。

一物體忽從山坡上滾下到約翰腳下﹐撿起來一看﹐原來竟是一個骷髏頭。他心中一害怕﹐就抬手把那骷髏頭朝火堆裡丟去。

遠處 PORT ARTHUR 的教堂鐘聲響了12下﹐是時間休息了。突然聽到一種奇怪的聲音﹐約翰循聲望去。

一具具完整的死人骷髏從亂葬崗土堆中站了起來﹐眼睛洞中發出一閃一閃的燐光。有數個骷髏不斷地向其它骷髏揮著黑色長鞭﹐被鞭及的骷髏從暴著牙齒的口中發出陣陣難聽的喊叫聲。他們漸漸匯聚成一隊伍﹐緩緩走向岸邊﹐進入海水。不久﹐之前被約翰拋進海裡的墓碑﹐竟被骷髏群打撈上了岸。在長鞭揮動下﹐死亡隊伍扛著石碑﹐再次緩緩開向山上。

冷寂的月光、一牌牌的墓碑、詭異的骷髏隊伍﹐約翰在恐懼深淵中無法自拔。這時﹐即將熄滅的火堆﹐忽然死灰復燃﹐一下火舌高竄。火焰中站著一穿著一件披風﹐頭頂著一個黑色王冠的巨大骷髏﹐開口對約翰說:

「把眼睛所看到的景象回去告訴其他人們﹐告訴他們罪惡不會隨死亡而赦免﹐地獄的苦役正等待著罪人且沒有止境﹐直到末日審判到來。回頭是岸是唯一救贖……」說完後緩緩地沉入地底去了。

隔日﹐載滿軍官的2船到亡者之島準備『鎮暴』﹐卻只見一夜未眠﹐眼佈紅絲﹐面容枯槁的約翰哀求把他帶回PORT ARTHUR﹐哪有往日的瘋子模樣?回到 PORT ARTHUR 的約翰洗心革面﹐更成了虔誠的教徒。 轉載至恐怖集中營

Tasmania
事實上亞瑟港的鬼故事及靈異事件多到館方甚至推出夜遊的行程,很多遊客甚至居然都有拍到疑似鬼魂的照片,而這種行程要價還不菲一個人要七十澳幣(1 673台幣)。
Tasmania
「1996年4月28日,亞瑟港發生澳大利亞歷史上最慘痛的「亞瑟港大屠殺」,一共35名遊客被手持AR15自動步槍的槍手馬丁·布萊恩特(Martin Bryant)殺害,37人重傷。此慘案震動了整個澳大利亞社會,並在全國引發了一系列禁槍法令的頒布。」
這件慘劇的發生,更讓亞瑟港加上了一層神秘色彩。
阿瑟港槍擊案於1996年4月28日發生於澳大利亞塔斯曼尼亞州的旅遊勝地阿瑟港。28歲、無業的漢馬丁·布萊恩(Martin Bryant)持數挺半自動步槍和衝鋒鎗沖入當地著名的黑箭咖啡廳(Broad Arrow Cafe)和西斯岬海角大樓(Seascape)向遊客亂槍掃射,35人被擊斃、17人受傷。其後,數百名特種警察人員出動將其拘捕,法庭控告其以35宗謀殺罪名均成立,判決35次無期徒刑,『永遠不得釋放』,兇手聞判後當庭大笑,毫無悔意。by wiki
Tasmania
亞瑟港監獄全景照 Panorama of the Port Arthur site
Tasmania
我們的門票含一次免費的坐船行程,但不能上島。
Tasmania
海水非常清撤
Tasmania
碼頭一景
Tasmania
整個坐船的行程約一個小時,要另外付費才可以上島。
Tasmania
船上很多遊客都睡著。
Tasmania
死亡之島Isle of the Dead
Tasmania
監獄全景照一張
Tasmania
由於監獄本身就是廢墟,所以就請各位看官,看圖,決定如果萊塔斯馬尼亞是否又必要來亞瑟港。
Tasmania
在分享一則鬼故事:
【魂斷情未了】
地點:【監獄】 (PENITENTIARY)

離開在夜晚中黑壓壓的瑪聖灣﹐我們前往下一地點﹐監獄 (PENITENTIARY) 。

英殖民時代﹐大批犯人被發配到澳洲進行開放工作﹐當中不乏服刑完畢後就此在異鄉落地生根﹐生兒育女。現在不計其數的澳洲人就是當時英殖民時代被發配海外英囚犯的後裔。雖然祖先有著不光彩個人歷史﹐但大多澳洲人並不以此為恥﹐反而熱衷于追溯祖先的事跡。因此 PORT ARTHUR 歷史遺跡管理當局﹐數碼複製當年遺留下來的監獄文件﹐供大眾查閱犯人名單及檔案﹐一探祖先所犯的罪行及在獄中的生活。

「就有一70高齡﹐名叫亨利的老人家﹐在兒女陪同下﹐從英國遠道而來……」站在殘牆斷瓦的監獄廢墟中﹐導遊彼得講述著幾年前一團友的遭遇。

亨利小時曾聽過祖父說過﹐曾祖父當他在襁褓時﹐隨著開往澳洲﹐ PORT ARTHUR 的囚船﹐離開英國南部故鄉﹐踏上不歸之途﹐留下曾祖母一人含辛茹苦地撫養兒子。因此亨利自小對澳洲這南方大陸及有【人間地獄】封號的PORT ARTHUR有一番憧憬﹐希望有機會到彼方一遊。終於在70歲那年﹐與兒女來到澳洲旅遊﹐實現多年來的願望。

Tasmania
在兒女的安排下﹐亨利來到PORT ARTHUR並在閱覽中心查閱犯人名單及檔案﹐希望找著有關曾祖父在獄中的蛛絲馬跡。一天下來亨利卻尋不著任何有關資料。「難道祖父記憶有誤……?」

夜晚﹐亨利與兒女免不了俗地參加PORT ARTHUR鬼之旅。

當導遊敘述著一則則鬼故事時﹐亨利離隊﹐在不止一次遭野火焚毀的監獄廢墟中四處拍照。

「這樣的深夜﹐你老人家在這裡做什麼?這裡可是禁地啊!」一把聲音把亨利嚇了一跳。只見子夜時分的廢墟的一陰暗角落中﹐走出一人﹐手持頂端裝有刺刀的長槍﹐身穿19世紀英軍服飾﹐就是那種高聳軍帽、中間有一直排銅鈕的深色軍衣、長褲及一雙黑長皮靴。

亨利見到此人一身不合時宜的裝扮﹐不覺莞爾﹐原來是個裝扮成上世紀的英軍的工作人員來營造氣氛﹐就像恐怖屋找人扮鬼嚇人一樣。

「你好!我是亨利﹐是隨他們一起來參觀監獄……」亨利遙指不遠處一團人。

「你好!我是安德烈。沒想到這裡已開放供民眾參觀。」『軍官』報以微笑。「聽你的口音﹐你是否來自英國南部……」就這樣他們交談了起來。在交談中﹐才發現他們竟然是同鄉。

Tasmania
「我即將隨軍隊搭船到更南方的新大陸作戰。」安德烈表情黯然。「這一離開﹐我或許不能再回到故鄉了。同鄉的你﹐是否能幫我向住在鎮上市集旁的伊麗莎白﹐我的妻子傳話。無論如何﹐她和兒子是我永遠的最愛……」

這時遠處的教堂傳來鐘聲。「我得離開上船了﹐感謝主能讓我赴戰場前遇上同鄉的你﹐再見……」說完後﹐安德烈轉身從後方拱門離開﹐一下失去蹤影。悲傷空氣中﹐亨利不自覺地老淚縱橫……

「彼得﹐你的夥伴扮起軍官﹐還似模似樣。他應該考慮去當演員。」亨利跟大家講了剛纔的遭遇。

Tasmania
聽後﹐導遊彼得目瞪口呆。「老人家。我得說一說……」

「的確曾有人建議角色扮演的噱頭﹐找人飾演軍官或犯人之類的來營造恐怖氣氛。但我們拒絕了這建議。原因有二。」

「一﹐這不符合我們的宗旨和形像。我們不願讓PORT ARTHUR最終淪為恐怖屋之類的。」
「二﹐」彼得皺眉﹐露出一副怪表情「我們可不想深晚裡分不清誰是人﹐誰是鬼……」

「最後﹐剛纔我們沒有人聽到任何教堂鐘聲﹐而且那教堂大鐘很久以前就被卸下來了……」

面色慘白的亨利忽然想到一件事:「我的曾祖父名字是安德烈·波爾﹐曾祖母則是伊麗莎白·羅伯德﹐他們生前是住在鎮上市集旁﹐難道那軍官是我……」亨利只覺一陣暈眩。

Tasmania
地點:【監獄】 (PENITENTIARY)

您好﹗我的名字是艾德華﹒達爾西﹐在軍隊裡服務﹐一個不奢望立下何謂汗馬功勞﹐只想安安穩穩地工作直到退休的小卒仔。

大約3﹐4個月或又可能是半年前﹐說不好更早些﹐總之我很不幸地被那天殺的上級指派﹐我心中有一千萬個不願意﹐不過身為軍人就得服從命令﹐到了這位於世界最南端﹐叫做PORT ARTHUR的鬼地方執行任務。來到這有【人間地獄】的封號﹐與世隔絕的不毛之地﹐我的時間觀念已早模糊不清﹐所以也記不清我來到這兒多久﹐只等待哪天長官通知我期滿該回家了。

在PORT ARTHUR﹐我的職責是巡邏及維持監獄的秩序﹐防止囚犯逃獄﹐簡單來說就是一個獄卒。

PORT ARTHUR的監獄是一有4樓層﹐總共可容納約500名囚犯﹐的長形建築。第1﹐2﹐4層為囚室﹐第3層則設有圖書館和禱告堂。聽一前輩說這監獄前身是個穀倉兼磨坊﹐磨坊的水車仍保留在建築物的西側﹐只不過通向水車間﹐位於一樓的木門是終日深鎖﹐未見開啟。聽說似乎因設計有誤﹐磨坊並沒發揮預期的效果﹐後來就索性改建成監獄﹐代替舊有的牢房。不過前輩語焉不詳﹐似乎另有內情。我不是好追根究底的人﹐也就不問多了﹐反正不見得會讓我在這的生活好過些。

不過2﹐3天前,也許1個星期前﹐也或許更久以前,反正我想說是一夜晚我在這監獄裡遭遇了一怪事﹐至今未能擺脫……

子夜﹐不遠處的教堂響起12下鐘聲。提著油燈﹐我從營房(WATCHMENS’QUARTERS)走了出來﹐冒著寒冷﹐開始這天的深夜巡邏。第一站就是跟營房隔鄰的監獄。由于夜晚9時熄燈就寢,獨自一人走进昏暗的監獄其实挺考膽識﹐尤其是聯接各樓層的樓梯間。

巡畢底層﹐我硬著頭皮地走上通向2樓的樓梯間。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樓梯間﹐猶如螢火般的油燈燈火勉強能照亮前方2﹐3個梯級﹐除此之外﹐其餘都被黑暗充塞著。每踏上一級﹐前方忌憚火光的黑暗就向週圍退開﹐但後方黑暗卻也隨即伺機吞噬之前的梯級。

走在狹長的木造樓梯間裡﹐只能聽見自己的腳步聲發出清晰的回音。忽然聽到後方有另一腳步聲﹐與連串喘氣聲混雜在一起。我猛回過頭去﹐伸出油燈﹐瞪大著眼睛。樓梯間除了黑暗﹐還是黑暗﹐不見任何物體﹐也沒聽見任何聲響。「是錯覺吧……」我有些心虛。我決定小跑步﹐希望迅速離開樓梯間﹐到達下一樓層……

我不知覺地流下冷汗。

油燈亮度已漸漸暗弱﹐已只能照亮我前方一丁點兒﹐但問題是﹐我還處在1﹐2樓層之間的樓梯間!從剛纔開始計數到當下﹐我已小跑了100多梯級﹐這已遠遠超出我記憶中這樓梯的級數!恐懼像一群無名的小蟲子﹐爬滿了我的背脊。身後又再響起令人血液為之凍結的腳步及喘氣聲﹐我開始發狂地向上奔跑﹐顧不得是否看得清﹐踏的穩腳下的階梯。

是恐懼心理作祟嗎?我感覺腳下的梯級似乎不斷向後移動﹐且有越來越快的趨勢﹐並伴著莫名的咕隆咕隆的響聲。我絕望地拼命加快每一步伐﹐恐不能來得及踏上下一移動的梯級。忽覺腳前一空﹐失去重心﹐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前倒下。黑暗中一重物猛烈地撞擊胸膛。窒息的劇疼﹐清脆碎骨聲﹐我停止了呼吸……

不知昏迷了多久﹐但一睜開眼睛時卻神奇地發現我正好端端地自己行走在階梯上﹐手上還拿著油燈。油燈火光依舊黯然﹐但不至于熄滅。難道剛纔我一下失了神﹐做起噩夢來?但催命似的腳步及喘氣聲﹐開玩笑似的﹐又在身後響起﹐我開始發狂地向上奔跑﹐顧不得是否看得清﹐踏的穩腳下的階梯……

Tasmania
2004年1月某日。

PORT ARTHUR夜間鬼之旅的導遊彼得﹐帶著一團人來到監獄廢墟中。

「這監獄的前身是個穀倉兼磨坊。1842年﹐監獄當局建造磨坊時﹐本打算建渠道引山水推動水車。建造完畢後﹐才發現設計計算有誤﹐引導的山水量根本無法推動水車。」

「這嚴重打擊英監獄當局的聲望﹐並被囚犯們當作笑話。萬事具備﹐只欠東風﹐難道就這樣棄之不用嗎﹖一長官竟想到一歹毒的解決方法。他們找來2個囚犯站上水車的槳葉上﹐並命他們開始用力地跑步。水車果然借這囚犯跑動的力量咕隆咕隆地轉動。」

「問題是﹐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水車只會越轉越快。本來在推動水車的囚犯﹐反而不得不加快步伐以求追的上水車轉動的速度﹐且不斷轉動的水車對囚犯來說簡直是一踩不盡的死亡階梯(ENDLESS STAIRCASE)。」

「囚犯一乏力﹐或一踩空﹐就會被捲到水車槳葉底下。水車的力量足以擊碎他們的頭顱﹐碾斷他們的勒骨﹐不死也是重傷。」

「1857年﹐穀倉及磨坊停用﹐被改建成監獄﹐但停擺的水車似乎沒意識這一點。有人聽見水車咕隆咕隆的響聲﹐夾雜著腳步及喘氣聲﹐回響在子夜時分的監獄。一慘叫聲後﹐一切又恢復平靜﹐直到下一個子夜……」

「後來一軍官離奇地被發現慘死在封閉已久的水車間裡﹐停擺的水車底下。不信邪的英監獄當局﹐不得不拆除遺留下來的水車。」

「雖然這裡已成了廢墟﹐我們的職員和旅客宣稱深夜裡﹐有時還隱隱約約聽見那咕隆咕隆的水車轉動聲……」

……我絕望地拼命加快每一步伐﹐恐不能來得及踏上下一移動的梯級。忽覺腳前一空﹐失去重心﹐身子不由自主地……

……希望這一次不要跌得像上次那麼重……

您好﹗我的名字是艾德華﹒達爾西。你家有這麼長的樓梯嗎……

Tasmania
【囚室的殘念】
地點:【監獄】 (PENITENTIARY)

人臨死的情緒﹐尤其是負面情緒﹐在死亡陰影籠罩下﹐如放置在放大鏡之下﹐可能會異常強烈頻繁﹐甚至死後情緒或長時間地殘留所在的空間。當人存于該空間﹐因個人腦頻率的異樣活動﹐或易于感染往生者的滯留情緒能量﹐猶如收音機深夜易接收不一樣頻道。進一步腦神經也許受外來干涉﹐產生幻覺。這推論或解釋所謂人在時運不濟(腦頻率有異樣活動)時易在不乾淨的地方(負面情緒滯留處)見鬼(腦神經產生幻覺) ……
麥克﹐荷伯德(HOBART) 中學學生。如一般年輕人愛新鮮追潮流﹐但對「教古說舊死人骨頭」的歷史科就哈欠連連。一年暑假學校辦2天1夜課外教學﹐到PORT ARTHUR參觀學習TASMINIA囚犯歷史﹐麥克被迫苦瓜著臉隨同學到PORT ARTHUR。雖然PORT ARTHUR離HOBART只有2小時的車程﹐但這是麥克第一次到當地。

Tasmania
第一天節目﹐大家隨著導遊參觀歷史館﹐遊覽歷史古蹟。看著那些殘垣斷瓦的廢墟﹐聽著年代久遠與朱羅記時代沒什麼分別的歷史故事﹐麥克覺得度日如年。夜晚的另類節目﹐PORT ARTHUR鬼之旅的確新鮮刺激﹐但愛德華不覺得那些鬼故事真的很恐怖。那些被嚇得尖叫連連的女生又夠「蛋白質」的。

隔天老師安排同學觀看一部無聲黑白電影﹐講述唯一成功逃出PORT ARTHUR監獄的犯人的故事。OH!MY GOD!麥克不能忍受了。他和一死黨悄悄離開了映影館﹐決定到戶外透透氣。

他們倆在廢墟中閑逛﹐來到原是監獄的廢墟。經昨日導遊的介紹﹐麥克知道這監獄原由穀倉改建而成的4樓建築。3﹐4樓層已遭野火吞噬﹐不復存在。1﹐2樓也被焚毀得差不多﹐不過一個個極狹窄的個人囚室的痕跡還依稀可見。麥克翻過欄杆﹐跳進其中一殘破的囚室中。他雙手雙腳張開成大形﹐手腳就分別碰著兩旁的牆壁。他又嘗試從囚室前端走到後尾﹐最多只能跨出一步半。昨日他早想這麼做﹐但又礙于老師就在附近。「天啊!這麼小房間!哪是人住的?」麥克不可思議地大聲對死黨說。「如果我的房間像這囚室這樣小﹐我寧願撞牆去死……」

Tasmania
突然﹐麥克心頭覺得一陣壓迫感﹐似乎原本就狹窄的囚室忽然擠進一無形的彪形大漢﹐他不由自主靠向牆壁一邊。

像是冬天的寒風從殘壁縫隙透進﹐一陣刺骨的寒冷讓麥克直打哆嗦。莫名悲傷由心底昇起﹐麥克絕望地覺得他永遠再無法走出這冷酷的牢房﹐周遭一切變得晦暗﹐連前方廣場賞心悅目的綠茵草地似乎也變得灰灰的﹐不再可賞。麥克覺得自己沒有將來、沒有希望、沒有自由、沒有明天……突然﹐他感到對外面藍天的強烈響往!

麥克覺得很不舒服﹐趕忙想爬上欄杆離開。突然喉頭一緊﹐一陣窒息感襲來﹐麥克手腳發軟無力﹐從欄杆上跌坐在囚室地上。麥克想發聲求救﹐但張開嘴巴﹐伸出舌頭﹐卻無一字一句從受迫的喉間出來。

死黨見狀趕忙翻越欄杆﹐伸手把麥克從地上拉拔起來。死黨的一用力﹐麥克身上無名外力象從沒發生一樣忽然消失。似乎是遲了些﹐「HELP!」一聲這才從喉嚨裡發出。「你是發生了什麼事?」麥克氣吁吁地﹐一邊撐著牆壁站起來﹐一邊述說剛纔的遭遇。

Tasmania
「BULLSHIT!想嚇我?NO WAY!」死黨可不相信這番鬼話。

「你們在這裡干什麼?!」一陣咆哮聲把麥克和死黨嚇了一跳。只見老師氣呼呼地站在他們前面。「OH !MY GOD!你們竟跑到廢墟這裡來干架!」

「沒有﹐老師!我們沒打架啊!」

「沒打架?想騙人啊!麥克你頸項的掐痕又是什麼?!」只見麥克脖子週圍有著一片瘀青﹐好幾根手指印還顯而易見。

受到外力干擾的腦神經﹐也許能給人一種強烈的代入感﹐以往生者的心情去看眼前景物。但難道也可能對身體傳達錯誤訊號﹐讓皮下組織自行破壞﹐製造類似脖子上的掐痕嗎……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的﹐不論你有多好的理由解釋異狀﹐麥克發誓永遠不會再踏足PORT ARTHUR這片土地了。

Tasmania
【鬼域的陡坡】
地點:【陡坡】﹐【指揮官邸】(COMMANDANT’S HOUSE)

從監獄旁拾級而上﹐我們向下一地點﹐位於高處的【指揮官邸】(COMMANDANT’S HOUSE)出發。到達司令屋之前﹐我們必須經過一段約6﹐70米長陡坡的。

站在陡坡前﹐導遊PETER決定給我們一團人些許心理建設。「亞瑟港的指揮官邸﹐號稱澳洲鬧鬼最凶的鬼屋﹐靈異事件層出不窮。」

「在到達指揮官邸前﹐我們得接受一考驗﹐以判定是否我們得到屋中『主人』的准許參觀該屋。」PETER一臉嚴肅地說。「那考驗就是走上這段約6﹐70米長的陡坡。」PETER遙指通向前方一團漆黑的道路。

「如果『主人家』不介意我們的拜訪﹐走在這上面當然是通暢無阻。」PETER臉色一沉﹐小聲地說:「反之﹐如果我們的到來被視為侵犯他們的地盤﹐這段路就可走得艱難險阻……」

「我們當中有人或越走越覺擁擠﹐似乎前方不斷有『人』逆向湧來﹐最後得側著身子橫行﹐或擠跌在路旁。」

Tasmania
「或者有人越向前進越覺得寒冷﹐氣溫似乎隨著每一步下降一度﹐最後你被凍得不能行走。」

「如果出現任何類似的異樣狀況﹐我只好宣佈旅程在此終止﹐不可再進行了。我可不想得罪這些『好兄弟』。」PETER無可奈何地攤一攤手。「SO PLEASE PRAY HARD AND GOOD LUCK!」

如果我們遇上異狀﹐這篇發表或是這文章系列的最終篇﹐但好運氣的﹐這並不是。我們一路挺進﹐直達官邸。

不過我似乎拍到一意想不到的照片……我故意落在人後﹐用DC(DIGITAL CAMERA)拍了一張團員走在陡坡的照片(圖2)。從DC螢幕﹐我驚訝地見到相中充滿無數大小不一圓形物體。

當時並沒下雨﹐我直接排除是水珠的可能性﹐反覺得應該是DC鏡頭沾上灰塵﹐但也未免太多了。我按鈕倒回看了3﹐4分鐘前的照片(圖1)﹐但卻見不著類似物體。鬼之旅後﹐我不斷用還未抹拭鏡頭的DC在黑暗中進行實驗﹐也不見類似效果。

我不敢武斷地判斷這是否所謂的靈異照片﹐但卻給我一詭異的感覺﹐不禁想到那方面……DC專業玩家的網友﹐請給給你們的意見。

Tasmania
碉堡
Tasmania
更多的廢墟不解釋
Tasmania
如果讀者對有關亞瑟港的鬼故事有興趣可以上網查「port arthur Supernatural pictures」
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
監獄長的官邸
TasmaniaTasmania
極度奢侈的官邸內部
待續
Tasmania
TasmaniaTasmaniaTasmaniaTasmania

Site Entry Tickets

Adult $37 / Child $17 / Family $90 / Concession $28

  • All Site Entry passes are valid for daytime entry for two consecutive days
  • A visitor guide with a map of the Site
  • A 40 minute guided walking tour—a great introduction to Port Arthur, its people and its past
  • A 25 minute harbour cruise on the MV Marana
  • Access to more than 30 historic buildings, ruins, gardens and restored houses on the Site
  • Fun, interactive experiences for all ages in the Visitor Centre, including the Lottery of Life, as well as our Museum and Convict Study Centre in the Asylum building
  • Access to the Convict Water Supply Trail, and the Dockyard
  • Shuttle buggy service for people with restricted mobility available between 10am and 3pm daily. An extended service is offered during summer

Our Family Pass is terrific value for money, with Site Entry for two adults and up to six children.

Site Entry + Isle of the Dead Tour

Adult $50 / Child $27 / Family $125 / Concession $45

This small island was the final resting place for more than 1000 convicts, military and civil officers, women and children who were buried here between 1833 and 1877. Discover some of their stories on this fascinating guided walking tour. Tours to the Isle of the Dead depart several times daily.

Isle of the Dead Tours are currently departing at 11.00am and 1.00pm daily.

Site Entry + Point Puer Boys’ Prison Tour

Adult $50 / Child $27 / Family $125 / Concession $45

Three thousand boys, some as young as nine years old, were sentenced to Point Puer Boys’ Prison between 1834 and 1849, the first reformatory built exclusively for juvenile male convicts in the British Empire.

Point Puer Boy’s Prison Tours are currently departing at 1.40pm daily.

Site Entry + Isle of the Dead + Point Puer Boys’ Prison Tour

Adult $70 / Child $35 / Family $160 / Concession $60

Combine both of these tours with your Site Entry to really experience everything the Site has to offer. It is possible to undertake each of these tours in one day though it is highly recommended that you utilise your two days to ensure you optimise all of your Site Entry inclusions.

The combined Isle of the Dead/Point Puer tours currently depart daily at 1.00pm.

相關詳情可以參考官方網站:http://portarthur.org.au/

待續

 

Tasmania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