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媽媽去旅行 第四章 貝林真 (Bellingen part 2)

離開瀑布後,往貝林真河流國家公園(Bellinger River National Park)出發,貝林真河流國家公園是新紐威爾斯少數的雨林國家公園,生態豐富,筆者這種生態愛好者,以後真的要申請生態研究證來這裡做生態考察,裡面多數物種都極為特別,很多未命名種,澳洲生態分類學研究方面確實落後很多。

Dorrigo

貝林真河流國家公園最有名的天空步道,抵達的時候時間已經有點晚,遊客中心已經關閉,但因為是夏天,太陽要到八點才會下山,我們還有時間在這裡走走。

Dorrigo

天空步道景色

Dorrigo

離地面有三十公尺。

Dorrigo

再來就是走一段貝林真河流國家公園的雨林步道。

Dorrigo

DorrigoDorrigoDorrigoDorrigo

板根

DorrigoDorrigo

象鼻蟲,微距鏡頭放在旅館,只能加減拍。

Dorrigo

DorrigoDorrigo

靈芝?

Dorrigo

國家公園裡有很多火雞?

DorrigoDorrigoDorrigo

沒想到到最後,我們居然迷路,走出來居然到了另外一個公園裡。

Dorrigo

附近的建築也都是廢棄房屋,房屋上的蜂窩。

Dorrigo

回程路上手機沒電,我們只能沿著公路走。

Dorrigo

就在我們不知所措的時候,一位澳洲大叔,看到我們迷路的樣子,讓我們搭了便車,載我們到停車場。Screen Shot 2016-05-15 at 2.55.22 AM.png

跟我對看的黃牛。

Dorrigo

回到旅館吃完晚餐,筆者決定到旅館附近走走看可不可以看到什麼動物。

沒想到在路燈下給我找到澳洲姬兜

Dorrigo

筆者馬上拿點香蕉給他吃。

Dorrigo

獵椿

Dorrigo

還有一些蛾類。

Dorrigo

 

DorrigoDorrigoDorrigo

最後筆者運氣很好的找到澳洲的老爺樹蛙,筆者高興的快飛起來,筆者台北的家裡也有好幾隻,現在放在我朋友家。

Dorrigo

白氏樹蛙(學名:Litoria caerulea),別稱老爺樹蛙、綠雨濱蛙,是一種原產於澳大利亞和紐幾內亞島的樹蛙,後被引入至美國和紐西蘭。白氏樹蛙屬雨濱蛙屬(Litoria),它在生理學分類上很接近同屬的大雨蛙(Litoria splendida)和巨雨濱蛙(Litoria infrafrenata)。   by wiki

Dorrigo

與澳大利亞常見的其他蛙類相比,白氏樹蛙的體形較大,體長約10厘米;壽命較長,人工飼養環境下平均壽命達16年。白氏樹蛙性情溫和,與人類相處融洽,經常出現在室內的窗戶上捕捉燈光引來的昆蟲。   by wiki

Dorrigo

白氏樹蛙是人類最為熟悉的蛙類之一,因為它近人的特性和可愛的樣貌,在全世界許多地區,它常被作為一種奇異的寵物而飼養。白氏樹蛙皮膚的分泌物含有抗菌及抗病毒成分,這或許可以成為相關藥物的原料,為人類所用。  by wiki

Dorrigo

白氏樹蛙原產於澳大利亞東部和北部及紐幾內亞島的南部,主要分布於溫暖潮濕的熱帶地區。在澳大利亞東部稍冷的地區有少量分布,在澳大利亞南部的維多利亞州也有發現,但是白氏樹蛙並不能適應澳大利亞南部寒冷的氣候,無法過冬。 在紐幾內亞島,白氏樹蛙主要分布於較為乾燥的南部地區,它的分布範圍由伊里安島到莫爾茲比港,尤其大量分布於達魯島(Daru Island)。在紐幾內亞島北部地區,白氏樹蛙也曾有被發現的記錄,但一般認為是由人為引進的結果。 白氏樹蛙也被人為引進到美國和紐西蘭,在美國它僅分布於佛羅里達州的兩個地區,分布數量很少,其引進很可能是源自寵物貿易。在紐西蘭,曾經有相當數量的白氏樹蛙存在,但自從20世紀50年代以後便再沒有被發現過。  by wiki

Dorrigo

白氏樹蛙得名於這個物種的發現者約翰·懷特(懷特為「white」的音譯,英文原意為白色),在懷特的1790年的書中首次被描述。它是澳大利亞第一個被科學分類的蛙種,它的最早標本被存放在英國,但在二戰德國轟炸英國時被毀壞。 白氏樹蛙全身為綠色,但最初卻被命名為「藍蛙」(Rana caerulea),因為白氏樹蛙最早被帶回英格蘭的標本遭到了防腐劑的破壞,由綠色變為了藍色。事實上,白氏樹蛙全身的綠色原本是由一層黃色覆層覆蓋到藍綠色素上形成的,而防腐劑會把黃色覆層破壞,於是將藍色顯露出來,它的拉丁文名稱「caerulea」同樣也是藍色之意。現在,白氏樹蛙的常用名稱已改為綠樹蛙,但這個名稱也經常與澳大利亞很多綠色的樹蛙混淆,如美國綠樹蛙(Hyla cinerea)。   by wiki

Dorrigo

最後居然還遇到會吃香蕉的螳螂。

DorrigoDorrigo

隔天一早我們就起床,在前往布里斯本以前,我們決定先去看狐蝠,但時間要抓緊,因為今天要一口氣開車到布里斯本,這又是幾個小時的車程。

這些狐蝠位於Island Reserve,顧名思義就是島嶼保留地,在這塊小島上這著成千上萬的狐蝠,來貝林真沒有去看狐蝠等於沒有來。

Dorrigo

狐蝠島嶼保留地離YHA約十分鐘的步程,穿過一條河後就可以抵達。

Dorrigo

遠遠的就看到密密麻麻的狐蝠了!

Dorrigo

這狐蝠是澳洲特有種的灰頭狐蝠(Pteropus poliocephalus),澳洲東岸都有分布,數量並不少。

Dorrigo

狐蝠科成員以大眼睛、短尾或無尾、耳朵結構簡單、口鼻部較長為特徵。 一般體型較大,但有些種類很小,體長5~40厘米,最小的體重15克(如食花粉、花蜜者),大者達900克。 狐蝠屬;尾甚短,或缺如。 股間膜不發達,僅沿後肢留存很狹的一條邊緣;第指具爪,且呈一定程度的游離狀(個別種類例外);耳殼簡單,卵圓形,耳緣聯成圓圈,無耳屏和對耳屏;眼發達,視覺良好;頭骨吻部較長,腭部後緣超出臼齒,臼齒齒冠平坦,中央具橫溝,適於軟質食物;舌很發達,食花粉、花蜜的種類尤其突出,可伸出口外很遠。

Dorrigo

狐蝠科成員的總體外形多比較接近,但體型差距很大,其中一些最大型的成員如狐蝠屬Pteropus的大型種類體長超過40厘米,翼展可超過1.5米,體重超過1公斤;而小型的無花果果蝠屬Syconycteris的成員體長僅5~7厘米,翼展不到15厘米,體重不及20克。 二者雖然大小差別甚大,但無花果果蝠看上去頗似小型的狐蝠。

Dorrigo

狐蝠科成員均為植食性,其中大型的種類多以果實為食,小型種類主要食花蜜。 狐蝠夜行性。 遠距離飛行覓食,有時可達15千米。 主要靠嗅覺發現食物。 僅棕果蝠等少數屬有超聲定位功能。

大型者多聚居,小型者多獨棲。 終年繁殖,或集中在9~11月間,翌年2月產仔。 最多每年1胎,每胎1~2仔。 飼養條件下可活20年。

Dorrigo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科學家警告說,由於人類的大肆捕殺,生活在東南亞的世界上體型最大的蝙蝠——狐蝠將在幾年之內走向滅絕。 他們表示,如果繼續以當前的速度濫捕濫殺,生活在馬來西亞西部的狐蝠(學名“Pteropus vampyrus”)最快將在6年內滅絕。 狐蝠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食果蝙蝠,翼展可達到6英尺(約合1.82米)。 在馬來西亞以及其它東南亞國家,人們捕殺狐蝠的目的通常是為了果腹和進行比賽。當地人同樣認為,狐蝠有一定的醫學價值。 馬來西亞半島每年被合法捕殺的狐蝠數量估計在2.2萬隻左右。 非法捕殺的數量現在仍舊是一個未知數。

Dorrigo

研究人員對這一地區的33個狐蝠棲息地進行了調查,並將狐蝠數量與馬來西亞政府頒發的獵捕證數量進行比較。 此外,他們還利用衛星發射器對狐蝠活動進行跟踪。 結果發現,狐蝠在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以及泰國之間長達數百公里的區域內活動。

Dorrigo

亨德拉病毒出現後,當地對5000 多家養動物進行了抗體檢測,沒發現有抗亨德拉病毒的抗體。 後來,調查的目標轉到了能在發病地區之間活動的野生動物,發現黑狐蝠、灰頭狐蝠、小紅狐蝠、眼圈狐蝠等四種狐蝠體內具有抗亨德拉病毒的抗體。 此後,又在一隻懷孕的灰頭狐蝠生殖道內分離到亨德拉病毒。 對昆士蘭的1043 個狐蝠樣本進行血清學檢測,發現47%的樣本呈亨德拉病毒陽性反應。 抗體監測發現狐蝠體內的抗體水平與疾病的地方流行性相一致,預示狐蝠處於感染的亞臨床狀態。 雖然沒有發現病毒從狐蝠直接傳播給馬,但實驗室感染證實這種方式是可能的。 最可能的傳播途徑就是馬采食了被攜帶病毒的狐蝠胎兒組織或胎水污染的牧草所致。 在昆士蘭,馬群的發病時間正好與果蝠的繁殖季節相重疊,而且從實驗室感染和自然感染的狐蝠胎兒組織中分別分離到亨德拉病毒,進一步支持這一推測。 其次,馬由於採食狐蝠吃剩的果實而感染也是發病的原因之一,病毒在馬群中的傳播是通過感染的尿液或鼻腔分泌物,人由於與病馬接觸而感染。 實驗室感染的情況下,亨德拉病毒卻不易傳播。

Dorrigo

新的研究表明狐蝠可能是埃博拉病毒的宿主,尤其是在中非居民有捕食狐蝠的傳統的情況下,這個問題就更值得關注。

Dorrigo

自1976年首次記錄的人類感染埃博拉病毒爆發以來,研究者們一直不能確定這種病原體的野生宿主。 在這次研究中,來自加蓬民權國際醫學中心的Eric M. Leroy博士及其同事們描述了在三種狐蝠中存在無症狀隱性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相關情況。

Dorrigo

正如12月1號刊的《自然》雜誌的報導,最近在加蓬和剛果共和國的人和大猩猩間發生了埃博拉病毒爆發,研究者們在此期間收集了超過1000隻小型脊椎動物,然後對其進行埃博拉病毒的檢測。 這些動物包括679只蝙蝠、222隻鳥和129隻小型陸地動物。

Dorrigo

研究者們說,在三種蝙蝠中發現了埃博拉病毒的G特異性免疫球蛋白,其中的每一種都有著廣泛的地理分佈,並複蓋發生人類埃博拉病毒爆發的地區。

“人類可以通過教育避免從狐蝠感染埃博拉病毒,因為發生爆發地區的當地居民喜歡捕食這些動物”,研究者們表達了自己的觀點。

Dorrigo

看完狐蝠時間也差不多,是時候出發去布里斯本。

Dorrigo

澳洲也有這種開心農場,路邊的賣菜,我一直以為這只有在台灣可以看到。

待續

Dorrigo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