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的週末 第一章 (Huizhou part 1)

我想人生中最有趣的莫過於那種巧遇,Ray是我在斯里蘭卡遇到的朋友,他在澳洲待了多年,畢業後到香港工作,後來回到廣州,一個週末我決定去廣州找Ray,Ray建議讓我跟他一起回他老家惠州,他招待我在惠州玩上幾天,也因為這樣筆者有機會跑到比較少人會去旅遊的惠州。

抵達廣州,筆者在廣州市區晃了一段時間,才和Ray匯合,上次我們見面已經是一年多前了,而筆者上次來中國已經不知道是幾年前的事情,如今廣州市有7-11、全家等過去沒有的便利商店,計劃經濟的成果是到處高聳的建築,筆者跟Ray聊到民主,以及中國的改變。

Ray說「中國並不適合民主,專制成就今天的中國。」

筆者「獨裁、專制體制是個豪賭,中國走了一個豪賭的體制,或許成功,但這豪賭代價太大,民主或許不完美,但跟專制相較,我更相信民主。」

道巴士站,我們買好票,追著巴士,排隊還是不存在於中國,這樣追巴士的情景,讓我想起印度的日子,終於坐巴士到惠州,廣州市到惠州市車成為兩個小時,抵達時已經晚上,Ray說要帶我去吃宵夜。

延伸閱讀: 斯里蘭卡 遇到港仔

第一站就是來吃當地有名的「麗麗小食店」,櫥窗里的各式滷味跟台北的滷味乍看之下沒有什麼差別,但是香料味比台灣的重、味道也偏鹹,筆者很喜歡,現場點現場加熱,

麗麗小食店在當地聽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1995年開店至今已有20年之久,是很多惠州人小時候的味道,不意外Ray就是其中之一,離開惠州後只會一有機會回家,就會回來吃。

地址:下角中路十三小對面

延伸閱讀:惠州老味道|下角人記憶中湯粉的味道,歷經兩代20年了

店面小小的但充滿Ray的回憶。

徐茶,旁邊賣茶的,Ray特地跑去隔壁買給我,光想都沒好事,果然是苦茶,來之前答應他,除了狗肉之外,其他奇怪的東西我都會嘗試,一律不拒絕,果然第一晚就苦茶伺候。

味道就是苦,沒有什麼好說的,會附上糖果給你,喝完吃。

滷味,有鵪鶉蛋、豬頭皮、牛筋、鴨血、牛喃等。

湯粉,味道清淡很滑口,搭配滷味很順口。

吃飽喝足就回旅館休息,隔天Ray爸媽要帶我們去惠州一日遊。

隔天一早我們在我住的旅館下吃飲茶,吃完Ray娘說要帶我們去採藍莓,去藍莓吃到飽,說真的熱,熱藍莓真的比較不好吃。

為了預防鞋子踩到泥巴,鞋子都要套上塑膠套。

大名鼎鼎的藍莓。

不想拍照遮臉還遮錯邊。

Ray的爸媽也很認真摘、認真吃。

Ray的老爸長得像是毛澤東,Ray跟我說以前他老爸被說像是毛澤東,他老爸就會給他一百塊。

吃了快一斤藍莓的Ray。

藍莓真的很好吃,而且都不同品種,每種吃起來的感覺都不太一樣,筆者應該吃上一公斤有。

最後合照一張,Ray老爸拍的所以有點沒對焦到。

沒想到這樣的雜草堆中居然有那們多好吃的藍莓。

基本上只要入園吃多少都不算錢,但是帶走就要算錢,而且不便宜,Ray默默地送筆者四盒,這四盒一百人民幣,只稍微比台灣便宜一點。

再來我們要出發到傳說中的山寨歐洲小鎮。

傳送點

messsky-bot-logo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