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之旅 史明 新珍味 革命的味道 第十四章 (JAPAN-Shinchimmi revolution PART 14)

 

「新珍味」很多人不知道,但對於我們這些年輕一代本土派台灣人,「新珍味」是革命的代名詞,一句你知道「你知道新珍味嗎?」就可以知道對方是不是同一個陣線的人,從國外回來的台灣的筆者,在因緣巧遇的機會上,受台獨前輩受邀史明的演講會,之後受邀至史明家吃大滷麵,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夢想成真,在墨爾本閱讀史明回憶錄,是伴隨我在旅館前台工作時無聊生活的精神支柱,也是旅外時跟台灣唯一的牽絆,有信跟史明吃飯對話,應該是人生中的一個高點,一且都很不真實,這次來東京,我需要把這種不真實帶到另外一高點,就是去池袋的「新珍味」。

革命的味道是什麼?

是大滷麵。

我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是1960年代。我除了賣麵賺錢、寫《台灣人四百年史》,同時也訓練台灣革命同志。我人在海外,以「台灣獨立革命軍」指揮島內地下同志爆破了台灣的軍用火車,當年真讓我覺得台灣獨立有希望。史明

這一天我們從上野搭JR山手線前往池袋,一路上情感上格外複雜,有種夢想成真的感受,沒有來過新珍味,如何能了解當時史明在新珍味革命的心酸,來新珍味吃一餐是一個正港台灣人的使命。

Tokyo

共有八條鐵路路線在此交錯,因此池袋吸引不少居住在東京西部、埼玉縣南部及西部的居民消費。

施朝暉(英語:Shih Chao-hui,臺語:Si Tiâu-hui,1918年11月9日-),筆名:史明(威氏拼音:Shĭh Míng,臺羅:Sú-bêng),革命家和台灣獨立運動先驅,為獨立台灣會創始人,政治立場偏台獨左派,主張先獨後左。其著作《台灣人四百年史》十分出名。左眼失明。未婚,亦無子嗣。  by wiki

Tokyo

池袋站每日乘客使用人數有約270萬人,池袋站僅次於新宿站,是世界上第二繁忙的鐵路車站。以池袋站為中心有多家巨型百貨,如西武、東武,也有各類商品的專賣店、飲食、風俗店。是東京商業的一級戰區。現在池袋站西口的大都會酒店一帶(西池袋1丁目),原來有個袋型的水池,稱為袋池(丸池),此為池袋地名的由來。    by wiki

池袋車站附近主要大樓

Tokyo

史明出生於臺北廳士林支廳士林區士林街(今臺北市士林區)。父親林濟川出身臺灣縣捒東上堡頭家厝莊(今臺中市潭子區),早年留學日本,參與過台灣文化協會的活動,也擔任過《台灣青年》的編輯。母親則出身於士林的施家大戶。五個兄弟中,史明被過繼母系,故從母姓。

1937年入讀早稻田大學時期的史明史明在唸台北一中(今日臺北市立建國高級中學)時,就強烈表現出反日的情緒。1937年,赴日本早稻田大學唸政治經濟學部,這個科目是台灣殖民時代很少有人選擇的一個科目,當時多數人選擇技術科目以求穩定的職業,他在此幾乎讀遍所有社會主義和無政府主義作家的作品,尤其為馬克思主義所吸引。    by wiki

然而我們這一天來到池袋,是專程為了在西池袋的新珍味,西池袋本身並沒有什麼叫有名的景點,從池袋站西口出站,大約五分鐘左右步行即可到達新珍味。

Tokyo

1993年我回台灣,不是要回家,而是要回來推翻中國國民黨。———《衝突與挑戰:史明生命故事》,頁168

大學畢業後,由於執著於自己馬克思主義及反帝國主義的理想,他在1942年跑到中國大陸戰場,並支援中國共產黨的抗日活動。1947年,他組成三百人左右的「台灣隊」;他第一次有台灣獨立的想法,就從這次的中國的經驗中萌芽。然而史明第一次對中國的社會主義者的做法感到失望,即源於戰後爆發的「中國革命」。

「我馬上看到中共頂獨裁。」「中共土地改革,我在華北看到過,不但土地拿起來,也把地主殺了,殺了頂慘。」此外,在中國參與對日戰爭時,他也親眼見識到中國人的「漢人種族歧視」:中共派台灣士兵往前線當炮灰,對台灣人實施「分化政策」,「叫一個客家人來打福佬人,也叫一個福佬人來鬥一個客家人。」

史明從此認定「台灣人不能跟中國人一起」。據台灣民主自治同盟前副主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高山族代表田富達的回憶。史明在中共內被稱為為林斗。在台灣隊時因其為「出生在地主家庭的知識份子」,無法順利融入以工農子弟為主的八路軍。對中共的制度與政策也不以為然,曾遭其他人所批評。族群之間的矛盾多半在生活方面,並無史明所說情形。   by wiki

我們到了新珍味所在的轉角,各留下一張與新珍味的合照之後進入餐廳。

Tokyo

1949年底中國共產黨勝利前夕,史明經過一番輾轉曲折的過程,終於逃離中國大陸,回到了睽違十年的台灣。回台後,看到台灣國民黨政府的白色恐怖與中共如出一轍,認為台灣系漢人與中國系漢人雖血出同源,但在社會與價值觀發展上已與中國分裂為不同民族,要解決台灣長期以來的階級壓迫問題,唯有台灣獨立一途。

於是在1952年,他在台北郊外山上組織了「台灣獨立革命武裝隊」,利用中共抗日時所教授的游擊戰經驗,準備刺殺蔣介石,未料事跡洩漏,於同年偷渡到日本。亡命日本以後,為了生活,史明在西池袋開了一家「新珍味」小料理店,賣水餃、燒賣、大滷麵等。    by wiki

筆者難得入鏡

Tokyo

史明當時白天在麵店樓下包水餃,晚上在樓頂寫《台灣人四百年史》,同時重新學習和理解馬克思主義。1962年七月《台灣人四百年史》日文版在東京出版。史明在日本曾與「台灣青年社」的王育德接觸過,認為王育德「才華別具」。不過,道不同不相為謀,他在該組織短期逗留後就離開了。1967年4月,他所領導創立的「台灣獨立連合會」在日本東京成立,參加的團體有:「台灣民主獨立黨」、「台灣自由獨立黨」、「台灣共和黨」、「台灣獨立戰線」和「台灣公會」,但隨即於同年6月因為無法獲得「台灣青年獨立聯盟」和「台灣獨立總同盟」的協調加入,而宣告該組織解散。    by wiki

新珍味是什麼?在2015年的“搶救新珍味”臉書活動裡,是這樣介紹新珍味餐廳的:

這家麵店的閣樓,曾經是海外台獨革命的秘密基地,訓練出無數的革命烈士;這家麵店的閣樓曾有一位偉大的思想家,一字一字的刻下台灣四百年的歷史。位於日本池袋西口街角的新珍味拉麵店,是革命家史明流亡海外重要的據點,他白天炒著大鍋麵,晚上寫歷史,從事地下的秘密運動,就是為了念念不忘的家鄉—台灣。

Tokyo

該組織解散之後,史明又立刻籌組比較傾向左派陣營的「獨立台灣會」,1967年6月30日正式成立,成員約七十人左右。奉行「主戰場在島內」為圭臬,積極從事島內的地下工作和群眾運動。和該會相關的台獨案件至少包括1967年的顏尹謨案、1974年的鄭評案、1983年的盧修一案、以及1991年的陳正然案。該會同時也出版《獨立台灣》這份刊物,並在刊頭下清清楚楚地標明其為「台灣人民解放革命陣線機關誌」。    by wiki

一樓,由於我們到達的時候午餐時間即將結束,廚師正在收拾

Tokyo

在台灣民主化以後,被稱之為「最後一個黑名單」的史明,也於1993年以自己的方式回到故鄉,他一面發展組織,成立「台北愛鄉會」、「高雄愛鄉會」等基層組織,另一方面也風塵僕僕地繼續推展獨立台灣會的政治理念和鬥爭路線。史明自回到台灣後便重新將獨立台灣會轉回島內。

1994年2月1日獨立台灣會台北總部正式成立,1995年3月29日獨立台灣會台北宣傳車隊正式成軍,每週六、日下午利用打鼓車隊宣揚台灣獨立和台灣民族主義,持續至今從未間斷。1995年7月31日於台中設立聯絡處,並於1996年至1999年設立台灣大眾地下廣播電台。史明除以台灣大眾電台作為宣傳工具外,並且多次舉辦營隊推廣台灣獨立革命意識。    by wiki

日本人店員引導我們到二樓,已經有一桌日本客人在那裡大聲的談笑著。我們點了招牌的大滷麵,肉片炒飯還有幾道小菜,店員送上一大壺消暑的冰水。

Tokyo

來新珍味必點的料理就是大滷麵,對台灣人來說是外省口味的中國北方麵品,是當時史明在中國打抗日戰爭時學的料理,大滷原名“打滷”,在中國西北方, 打滷就是所謂的勾芡。新珍味的大滷麵滷汁香味十足、口感濃稠順暢,帶著些微的醋香,很有飽足感。

18927308_1787146454645842_1211699336_o.jpg

例外我們加點的肉片炒飯,飯粒粒分明,肉份量很多,肉本身也很入味。

Tokyo

小菜皮蛋,這味道不用特別訴說,出了台灣,皮蛋顯然成了一種奢侈品,這樣一盤要價350円(95台幣)

Tokyo

小黃瓜,吃起來就是一般普通的小菜,中華料理在日本屬於高價位的料理。

Tokyo

看著座位後方的門,想著上去的房間就是史明先生在那裡著書、立論,上課、教育著眾多青年的地方,也曾經在這裡策劃著許多曾有機會真正改變台灣的歷史軌跡的行動。

實在是好難想像這麼一間小小的麵店曾經日以繼夜堅定的承載著台灣獨立這麼大的目標啊。

回去翻閱了史明回憶錄裡相關的記載。新珍味在一九五二年年底從一個小攤子開始,在一九五零年代的東京算是第一家賣餃子的攤位。當時會考慮賣餃子是因為有許多從中國華北、東北地區歸國的日本人,他們都已經很習慣吃水餃、鍋貼,喝高粱酒等等。三年之後,史明先生在車站附近買下十七坪大的店面,後來改建為五層樓,樓上當成住所使用。客人越來越多,每個月都能夠有一、兩百萬的收入。也漸漸成為當時許多新聞記者、雜誌編輯、文人學者口耳相傳的名店。

史明先生就靠著一盤六個餃子五十円、白酒一小杯五十円,慢慢累積了投入台獨運動的資金。    by wiki

新珍味、新珍味,不知史明先生當時取名是否是取嶄新的、值得珍惜的味道之意?希望能有更多台灣人明白,我們現在所習以為常的環境、自由,都是歷史長河上許許多多人犧牲奉獻而換來的,而我們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Tokyo

他唯一一次用中華民國身分證是在2004年將票投給了陳水扁。2005年3月中國大陸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之後,與台大學生於台大校門口發起長達十四天之靜坐活動表示抗議。2005年4月1日晚上,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於與中共簽定「十項共識」後返台,史明與支持者在桃園機場阻止江丙坤回台。

同年4月26日連戰啟程赴中國大陸時,發動群眾於中山高速公路及桃園機場阻擋連戰車隊,史稱「426擋連事件」史明並且提出兩條道路的台灣獨立路線以及台灣獨立運動的工作方向,即「體制外革命路線」與「體制內改革路線」,表示「體制外革命路線與體制內改革路線是獨立運動的一體兩面」,台灣獨立運動的「二個工作方向」,分為島內的改革與革命的「島內工作」與國際關係上與美日結盟的「國際工作」,以實現台灣的「完全獨立」。

並且表示自己「一心一意為台灣,老老實實做獨立,一切行動對歷史交代。」此外,史明從不願意承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統治權,他第一次使用中華民國身分證投票是在2004年中華民國總統大選時投給了陳水扁。    by wiki

據說史明先生當時剛抵達日本,許多的台灣朋友建議他開柏青哥店,是當時最好賺錢的。史明回答:『我是要為台灣獨立打拼,哪裡能做賭博生意?』

我們就這樣座到了營業時間結束,這樣一餐下來2500円(684台幣)。

特別文章延伸閱讀:日本之旅 靖國神社 第十一章 (JAPAN-YASUKUNI SHRINE PART 11)

Tokyo

上池袋的豐島清掃工廠,相當醒目的焚化爐,每天能夠處理四百頓的廢棄物。比較特別的是當初興建的時候為了拉攏居民,在中間有一座大型的健身房,常溫游泳池的電力就是以燃燒的廢棄物發電。

Tokyo

池袋同時也是動漫迷的重鎮。世界最大的動漫產品商店,著名的Animate總店就在這裡。

Tokyo

池袋海鮮的價格,其實許多與台灣相比並不貴。

Tokyo

長住在日本的朋友跟我們說,在東京要找餐廳其實可以放下手機,同一條街上就能看到各種各樣不同類型的餐廳。

Tokyo

左下角的DVD鑑賞在東京隨處可見,是許多成年男性抒發壓力的地方。

Tokyo

雖然沒有進去這個神社,但我們喜歡這張莊嚴寧靜的感覺。

Tokyo

東京隨處可見百年的舊鐵路與兩側的新建築

Tokyo

池袋能滿足許多人的食慾、物慾。然而從六、七十年前開始,也在新珍味這秘密基地裡孕育了一代又一代來到日本的青年不一樣的思想。

吃完新珍味,在池袋採買、拍照、看著日本人與世界各地的旅客們來來往往。我們心念著,台灣人究竟會走向何方。

Tokyo

日本.j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